1 1 1

宋守旺:脸颊的弹片是特殊的勋章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委党研室 雷静 江明 杨本旻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9日 05:07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抗战老兵宋守旺全家福

抗战老兵宋守旺全家福

  2015年6月上旬的一天,彭州市委党研室一行人来到位于天彭镇花园路抗战老兵宋守旺家里采访时,这位身材高大、86岁的老人在谈及日军侵略中国方面的问题时,情绪总是十分的激动。“他们一进村子就是烧光、抢光、杀光,那可是我们的家、我们的粮、我们村民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啊!”他不停地摆动自己的右手,异常愤慨地说了好几次这样的话,足以证明老人对当年日军的暴行是如此强烈憎恨,对人民遭受的苦难又是那样的同情怜爱。在采访人的引导下,这位抗战老人慢慢开启记忆之窗,让我们了解了他那尘封已久的往事。

  那些年,他亲眼目睹了日军的残暴

  他叫宋守旺,出生于1929年5月,山西省介休县张兰镇史村人。家里有兄弟姐妹七个,他排行老六,家里人都叫他“银儿”。

  张兰镇史村距离介休县城五十多里,地处太原盆地向太行山区过渡地带,是一个缺水的地方。宋守旺家里有二十来亩薄地,主要种植小麦、高粱、花生,院子周围栽着几颗枣树。一般年景还能勉强度日,如果遇上旱灾,收成减少,便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只得靠挖野菜、摘树叶来充饥。他们的日子虽然过得很清苦,但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宋守旺还是每天开心地在村子里跑来跑去,欢度自己的童年。在他稍懂一些事理时,父母便将他送去村里的私塾念书写字。

  刚进私塾三天,日本鬼子就侵占了宋守旺的家乡,并在村里大肆进行烧杀掳掠。他们霸占了村子,向村民强行摊派钱粮,还把青壮年男子抓去修公路、建炮楼,不听从的就抓起来吊打、枪杀。一次,躲在土墙一角的宋守旺眼睁睁地看着日本鬼子放火烧了村里的房,抢了村里的粮,将放牛的王老汉砍了头,还有两个日本兵将一个半岁的婴儿举在空中,然后活生生地撕扯成两半……日军的暴行,在他幼小的心里刻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那时,他还不满十岁。

  那些年,他知道了八路军是爱人民的队伍

  1937年8月洛川会议后,八路军总部及其下辖115师、120师、129师三个师约3万余人,在朱德率领下,取道韩城东渡黄河,奔赴华北前线,抗击日本侵略者。随后,129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以及聂荣臻带领的八路军120师和115师一部先后来到宋守旺的家乡,以太行山为依托,在西起同蒲铁路、东至平汉铁路、北接正太铁路、南临黄河北岸的范围内,建立晋冀豫、晋绥等抗日根据地,和这里的日军进行长期抗战。

  那些年,家乡经常遭遇大旱,地里庄稼颗粒无收,老百姓只能到处去挖点野菜、摘几片树叶来充饥。八路军战士就住在村外,吃着自己背来的东西。而且部队首长还下了命令:村子十里以内的野菜,任何战士都不能挖,要全部留给老百姓,就是榆树上面长出来的“榆钱”也留给老百姓,战士们只能吃榆树叶子、榆树皮。

  慢慢地,村子里的老百姓就像喜欢亲人一样喜欢上了八路军。他们纷纷腾出房子给战士们住,还帮战士缝衣织袜,帮部队打探鬼子的消息,给八路军带路。当八路军离开村子、开赴新战场时,村里人边送边哭,就像在和自己的亲人道别,是那样的依依不舍。

  那年,宋守旺毅然决然地参加了八路军

  八路军虽然离开了村子,但是一名叫王忠的战士还经常到村子里来,和百姓们拉家常,鼓励大伙儿拿起枪杆子,同日本鬼子斗。开始,宋守旺参加了村里的儿童团,常拿起红缨枪站在村口山头站岗放哨。发现日本鬼子来了,便放倒身边的消息树,告诉村里的人赶紧躲避。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羡慕村里当了八路军的大哥哥们,觉得他们挺神气、挺英勇,能够到前线去与日本鬼子拼杀,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1945年3月的一天,快满16岁的宋守旺正和玩伴“狗儿”在田地里干活,突然看见村里几个大哥哥急匆匆地从自己身旁经过,还小声嘀咕着什么。他好奇地拉着其中一位哥哥询问,才知道八路军正在邻村上梁村招兵。

  这个消息顿时激起宋守旺参加八路军的欲望。他不敢告诉父母,怕家里人不同意。于是,他将头往“狗儿”手里一放,让他帮忙拿回家,并转告他父母说自己参军打鬼子去了。

  宋守旺的母亲听说儿子要去参加八路军,马上追了出来:“银儿,快回来!”她拖着一双三寸金莲,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在后面声嘶力竭地喊道:“你还小啊,等你长大了,我们会让你去的!”

  但是,一心要参加八路打鬼子的宋守旺不顾母亲的呼叫、劝阻,连头也没回,义无反顾地向上梁村跑去。他要当八路军,把日本鬼子赶回去,让家乡的人过上安宁祥和的日子。追得气喘吁吁的母亲气得顿脚捶胸,无奈之下,只得远远望着儿子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中一点点消失。

宋守旺右脸骨颊内至今保留的弹片还隐隐作痛

  宋守旺走上抗击日军的战场

  宋守旺终于当上了了八路军,所属部队为129师386旅,旅长陈赓、副旅长陈再道。这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主力旅之一,他被分配到了3团炮兵连当战士。

  到了部队,宋守旺才知道,经常来村里给他们拉家常、讲抗日故事的八路军战士王忠是一名共产党员。他不仅作战勇敢,还有一副热心肠,像大哥哥一样照顾着队里的小战士,在行军途中时常帮他们背行李、扛炮弹。

  后来,宋守旺被分到了教导大队,参加了几次破坏同蒲铁路的战斗。同蒲铁路是日本鬼子在山西的重要运输线路,日军掠夺的煤炭、粮食等物资就是经过这条铁路线运送出去,然后又运来枪支弹药,对抗八路军、伤害这里的老百姓。

  “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我们爬飞车那个搞机枪,闯火车那个炸桥梁,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打得鬼子魂飞胆丧。”只要一看到日军,宋守旺的脑海就会浮现出日本鬼子残暴对待中国百姓的画面;每一次参加战斗,他都会不顾一切地冲锋在前,想要多炸几座桥梁、多炸几节车厢、多杀几个鬼子,给乡亲们报仇。

  当时,宋守旺有一位山西战友叫关名生,说起打日本鬼子,他浑身就来劲,因为他和宋守旺一样,痛恨日本鬼子侵占中国,在自己的家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有一个河南战友宁顺乾,日本鬼子杀了他全家,参加八路军后,每一次战斗他都是不怕流血牺牲,英勇向前。和宋守旺经常睡在一起是石贵其,也是山西人,在一次破坏铁路线的战斗中被日本鬼子的机枪扫中牺牲。宋守旺至今都还记着他那爱笑爱说话的模样。

  宋守旺已经记不清自己参加过多少次的夜间行动、杀过多少个鬼子、受过多少次的伤了。他的左手食指被敌人的弹片削去一大块,至今留着伤疤;他的右脸太阳穴附近的骨颊内至今保留着一个弹片,还经常在里面和他作对,让他疼痛难忍,但又不能再做手术,害得他落下“鸭摆头”的毛病……但他毫无怨言,毫不后悔——他为自己打过鬼子而自豪,为自己亲手给乡亲们报仇而欣慰,为自己参加过抗战而光荣!

  淡泊名利 正直坦荡的宋守旺

  抗战胜利后,宋守旺在王忠的影响下于1946年8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班长贾跃旭也是入党介绍人之一),更加明白了自己肩负的使命和奋斗的目标,并时刻准备为全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奉献一切。他先后任解放军4纵10旅28团炮兵副班长、班长、副排长、团司令部正排级参谋,以及该团2营炮兵连副连长、第二炮校学员等职。

  作为陈赓兵团的一员,宋守旺一生随部队先后转战10余省,分别参加了上党、洛阳、淮海、渡江、南昌、两广、滇南等10多个战役,在与日军和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数十次战斗中,总共荣立大功2次、小功3次,被评为学习模范1次,多次受到嘉奖和表扬。

  全国解放后,宋守旺和众多南下干部一样,迈出军营,积极投身到了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设大潮中。1954年10月,他转业到四川省彭县(现为彭州市)花纱布公司任副经理。他的入党引路人兼介绍人王忠后来也南下,转业到彭县相邻的什邡工作。后来,宋守旺又先后在彭县商业局、粮食局、手管局、物资局等单位担任领导。

  宋守旺一生正直坦荡,淡泊名利。多次放弃自己享有的分房、安装电话、旅游等权利;军区给他办理的《军人残疾证》在一次埋伏作战中被损坏,他就一直没有补办;谈到过去的抗战经历,他总是更多的说起自己的战友;对自己的三个子女,也是严格管教,现已退役的大儿子宋治毅曾经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后勤部副部长…… 1983年8月,宋守旺离休后,仍然积极参加老干部局组织的政治学习和各种文体活动,并在关心教育下一代工作上取得显著成绩。他经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学生们讲述中国共产党人的感人故事,教育大家要从小爱党爱国,长大后为民族、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此文原标题为:烙在脑海的记忆)

责任编辑:石光辉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