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汤俊:通讯员手刃日本兵

山东省蓬莱市委老干部局 刘丽华 张亮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1日 01:2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汤俊与战友,右为汤俊

  汤俊,男,现年86岁,是一位16岁就参加革命,经过战火洗礼的老兵。1945年3月,任山东北海独立团二营通讯班的通讯员,亲历多场战役。1958年9月,转业到山东省蓬莱县人民医院,在该院工作32年。

  手刃一个日本兵

  1945年7月,招远张华山头伏击战。

  那时,汤俊是北海独立团二营通讯班的通讯员。战斗打响后,首长命令他去给四连传达新的战斗指令,事情就发生在返回途中。

  汤俊沿着公路旁两公尺高的地堰,向营指挥所急奔。突然,他发现前面谷地里情况异常,有几垄谷子翻转起伏。他马上隐蔽,接近谷地观察,看见四连五班班长史洪田遇到一个日本兵。史班长作战很勇敢,把日本兵的耳朵咬下了半截,两人厮打在一起,不分上下,情势危急。

  情急之中汤俊提着小马枪冲上前,想帮史班长解决掉这个日本兵。但是,两人纠缠在一起,他不敢开枪,怕误伤了战友。自己缺乏战斗经验,一时心急如焚,不知如何下手。

  “小汤,那有刺刀。”史班长喊道。他如梦初醒,快步上前捡起日本兵丢下的三八大盖上的刺刀,使劲向敌人背部、臀部猛刺。趁机,史班长一个翻身骑在日本兵身上,向脸上猛击数拳,接着抄起一个手榴弹向他头上猛砸数下。这时,汤俊瞅准机会向日本兵头部打了一枪,送日本鬼子去见天皇了。

  史班长起身来不及喘息,喊了声:“小汤,战后见!”又投入激烈的战斗中,他也赶紧整理一下,向自己的战斗位置跑去。

  错把炸药当美食

  1945年8月19日,解放龙口战役打响了。

  攻克日本驻龙口领事馆后,营卫生员黄受基跑到汤俊身边小声说:“小汤,我这有个大西瓜,还有这个东西。”边说边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用光滑的纸包得很整齐的东西递给他,汤俊把纸打开,将东西分成两半,两人张嘴就吃。

  “哎呀!又苦又涩不好吃。”谭副营长听到后,接过这莫名其妙的东西,用鼻子闻了闻,用舌尖舔了舔说:“你们两个小傻瓜,这是TNT炸药,怎么会好吃呢?”看到西瓜后,谭副营长又问道:“这是从哪里搞来的?破坏群众纪律要关禁闭的!”

  黄受基申辩说:“副营长,这是从日军的仓库里拿出来的,我这儿还有几条TNT呢。”谭副营长向小黄下指令:“你回去看好西瓜,谁也不准拿。”又转头对汤俊下令:“小汤,你让四连派人到仓库去拿西瓜。”他明白首长的心愿:四连担任攻克大碉堡的主攻任务,要让战友们吃好喝好,攒足劲打更多的敌人。

  8月20日清晨,战斗结束,龙口迎来胜利的曙光。

  打枪臀部挨两脚

  1945年9月,平度城有伪军6000多人、日军600多人,成为胶东腹地最后的反动堡垒。

  9月7日,解放平度战役开始。经过一天的激战,平度城的外围阵地已经被我军拿下。第二天,我军兵临城下,做好了攻城的准备。

  夜晚,汤俊所在的二营四连配合十三团攻城,封锁城墙上火力点的机枪班长老邹突然疟疾发作,机枪火力中断。他马上把两片奎宁给老邹服下,但是药效不能立刻发挥作用。

  这时,车吉林连长喊道:“九班长,给我封锁住敌火力点,爆破组要送炸药!”大老邹仍在哆嗦着,汤俊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拿起捷克式机枪用右肩抵住,瞄准敌人火力点开枪射击,因为夜间射击技术不过硬,招来了敌人火力,敌人向他疯狂扫射,枪弹雨点似的落在身边。

  突然,屁股被人踢了两脚。回头看,是车吉林连长。车连长夺过轻机枪,向敌人火力点连续点射,掩护爆破组穿过敌人密集的火力网将绑在支架上的炸药包送到城墙上。

  一声巨响传来,城墙却只炸开一个小洞。时间紧迫,上级立即调整部署,让他们从十三团打开的缺口冲入城内,十六团也攻入了城区。经过一整夜巷战,9月9日清晨,歼灭了负隅顽抗的守城之敌,平度城彻底解放。

  (此文原标题为:汤俊忆抗战时期二三事)

责任编辑:田延华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