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陈同友:一生为党 不求回报

辽宁省丹东市 陈红霞 陈稳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7日 07:0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陈同友

  我们的爷爷叫陈同友,1919年9月23日(农历)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县虎山乡虎山铺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十几岁的时候,爷爷的父亲亡故,母亲带着他和两个哥哥沿着海边一路逃荒要饭,到了山东省文登县十一区瓦房庄村(现今的荣成市人和镇瓦房庄村),被一对极富爱心的老奶奶和老爷爷收留。这家人姓连,老爷爷是山东早期的共产党员。后来我们的爷爷走上革命的道路,一方面是亲眼看到日本鬼子的残暴,另一方面也是受连老爷爷的影响。

  爷爷虽然没啥文化,但正值青年的他有着高昂的爱国爱家热情。在共产党的感召下,爷爷参加到新四军的队伍里,十余年转战齐鲁大地,生生死死,义无反顾。

  爷爷是一个严于律己近乎苛刻的人。他一生为党,不求回报。见奶奶保存着他当年的“立功奖状”,他说:“别存着,有什么可炫耀的?”便撕掉了奖状。一张字迹并不漂亮的给新四军捐献物品的证明,若不是奶奶偷偷保存,连这也被他扔掉了。在当年那么简陋的条件下,新四军给他开具了三级甲等残疾证明,可是爷爷怕地方上照顾会有困难,坚持不领。只是后来他一直告诉我们,共产党员就应该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时侯,才拿出这个来举例,我们才知道。当然,他身上的伤疤也是不言的证明。他唯独不让扔掉的是他的复员证,因为那上边有新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的名字。那是他的光荣史,是他革命生涯的档案!

爷爷的退伍证明

  92岁的奶奶于2014年先爷爷而去了。但每每小心翻看奶奶保存下来的,爷爷的这些泛黄的糙纸上的文字和粗布新四军袖章等,不禁联想万千。当年,那战火纷飞的岁月,身带数伤仍冒着枪林弹雨在抬伤员、送弹药、护送部队过封锁线、饿着肚皮给指挥机关运送黄金的身影里有一位就是我们的爷爷。每每想起这些,除了无限敬仰眼前我们高龄的爷爷外,又万分感谢奶奶,是她几十年默默地支持着爷爷为国家赴汤蹈火舍身弃利,是她艰难地支撑着四个儿子的家,养育儿孙谨记丈夫要求不向国家伸手、不给组织添乱、勤俭持家不居功自傲、不借誉沾光。

  参军入伍第三天就开始了战斗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大举进攻中国华北华东,同年12月成立的新四军在山东设立军分区,地下党动员爱国青年参军抗日。1938年2月,18岁的爷爷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报名参军。在交通员的组织下,同12名同志经过十几天的夜行军,到达山东省掖县姜格庄集合,之后被分配在新四军胶东5旅13团3营8连当了一名战士。

  入伍第一天,连长于德水对新战士们说:我们是共产党的军队,是打日本鬼子的队伍,只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大家才能有好日子过。军队是有严明纪律的,一切行动要听指挥,要爱护老百姓,这样,老百姓才能拥护我们,我们才能打胜仗。爷爷把连长的这些话牢牢记在心里。

  那个时候,战事紧急,没有太多时间进行新兵训练。入伍第三天,部队给每位新战士发了一支链登式旧枪,十几发子弹,战士们就开始参加战斗了。

  一天,天刚蒙蒙亮,爷爷就和十几个战士在排长的带领下,肩挑藏着枪支的柴草,混在赶早市的老百姓中,直奔莱阳城。当时莱阳城墙高大,城墙上到处设有碉堡和岗哨,并有日本兵警戒。开始,城门紧闭,赶早市的老百姓被挡在城门外。正在等待开城门的时候,突然,城内传来几声枪响,城内秩序大乱,城楼上枪声大作。这时,有几个鬼子打开城门往外冲,看样子是要出来抓人。排长一声令下,战士们迅速从柴草捆里拿出武器,朝着从城门冲出来的鬼子射击,放倒了几个,排长命令大家边打边撤。当时情形很危险,幸亏我军后续部队及时赶到,才安全撤下来了。后来听说,这是一次有组织的军事行动,我军先是打进了城内一个班为内线,外面也有我军的大部队,本来设计的是一次里应外合的行动。但是,有人泄露了机密,使敌人事先有了准备。这次军事行动虽然我们打死打伤十几个敌人,但也牺牲了两名战士。爷爷后来回忆起这第一次战斗,说,一开始听到枪声很害怕,但是后来参加战斗多了,逐渐就不怕了。在这之后,他多次积极要求上前线打敌人。

  贾家村迎击来犯敌军

  爷爷所在的部队,常年活动在山东省蓬莱县、黄县、掖县、招远县、栖霞县一带。1938年秋的一天,部队驻在掖县的贾家村。这个村的后面有一座地势险要的荒山,我军在那里修筑了居高临下的工事。平时,战士在工事里隐蔽,时刻准备迎击敌人。一天拂晓,哨兵突然发现山下来了好几千敌人,他们正借着早晨的大雾,悄悄地向我军阵地摸了上来。营长命令各分队马上进入工事,做好战斗准备。当敌人离我军工事只有二三十米时,营长一声令下,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打得敌人乱了方阵,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敌人调头往回跑。这时,我军阵地响起了冲锋号,爷爷与战友们跳出工事,像猛虎一样向敌人冲去。这次战斗共打死敌军数百人,缴获各种武器上千件,可算是一次大胜仗。这次战斗受到新四军总部的通令嘉奖。

  部队战士平常更多的是站岗放哨,在当时的战争环境里,这项工作一点不能马虎。爷爷每次站岗放哨都全神贯注,一丝不苟,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有一天早晨,天刚刚亮,爷爷正在下庄营区站岗,忽然隐隐约约听到从很远处传来枪声,他意识到很可能是敌人要来偷袭,就立即报告了连长。那次由于部队及时撤离,避免了一场损失。事后,部队首长表扬了爷爷。

  重伤之下坚持战斗 多次完成护送任务

  有一段时间,爷爷所在的3营负责向沂蒙山区新四军司令部护送兵员和钱币(黄金),这是一项十分艰巨而危险的任务。在1939年前后,他们护送了成千的干部、战士还有钱币,一次也没有出现差错,很好地完成了任务。那个时候没有多少吃的,常常是饿着肚子,扛着枪越过敌人的各种封锁,非常艰苦,可是没有人抱怨,鞋磨破了,赤脚走,趁黑夜几十公里地穿越,保证把干部、战士一个不少地送到指定地点,把钱币(黄金)一文不少地交到司令部机关。记得那是1939年的冬天,他们又负责护送一批新兵和物资由山东寿光向波山转移。当时,天气很恶劣,下着鹅毛大雪,北风呼啸,指战员们都睁不开眼。在经过陇海铁路时,一辆日本运输火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由于大部分战士没见过火车,不知道这是什么庞然大物,都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爷爷带着十几个新兵把身体藏在齐腰深的雪窟窿里隐蔽起来,等火车过后,又继续行军。经过十四五个小时的夜行军,最终安全到达了目的地。在部队返回途中,他们再次跨越这段铁路时,遭遇了日本鬼子的伏击,在突围战中,爷爷被一块炮弹皮打中,身负重伤。当时,鲜血湿透了棉衣,疼得汗水直流,但那个时候,敌人就在眼前,爷爷脑子里只想着咬紧牙继续战斗。战友们看爷爷挂彩(当时他们把负伤叫“挂彩”)了,劝爷爷下去包扎一下,爷爷说什么也不肯,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爷爷被抬到战地救护所,医生发现一块炮弹皮卡在了左胸下的肋骨上,好险!差一点就挨着心脏了。医生说:“你的命真大!差一点就就没命了。”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爷爷的伤逐渐好转,但是没等完全康复,爷爷就偷偷地跑回部队继续参加战斗。

  1940年,部队驻守在山东省涞阳县西义庄时,又一次与敌人交火,这一仗打得很艰苦、激烈,打了三天三夜。第三天的时候,敌人用炮弹轰,爷爷又一次被横飞的炮弹皮划破了左臂,险些把胳膊削断。当时,爷爷感觉眼前一片漆黑,鲜血湿透了衣服。此时,爷爷仍紧咬着牙,用右臂夹着枪坚持打击敌人。后来,因失血过多昏倒在地,被战友们抬下战场,送到战地救护所进行治疗。

  十几分钟的巧妙伏击战

  1941年秋,在山东省招远县城南小庙,爷爷和十几个战士执行部队的任务,趁黑夜在日本鬼子两据点之间的大道上,挖了一个5米长2米深的大坑,将耙地用的大铁齿爬犁的四周绑上手榴弹放在坑里,上面用木棍、树枝等铺好后再用土伪装好,我军的小分队埋伏在旁边。等到正午时分,有两辆载着50多个鬼子的日本汽车从南面据点出来,直奔北面据点开去。当第一辆汽车行驶到大坑时就一头栽了下去,手榴弹爆炸了,数名日本鬼子被炸死炸伤。我军小分队赶紧又用手榴弹、步枪、机枪猛烈地朝其余的敌人投掷、射击。敌人从车上跳下来,以车体为掩护顽抗了一会儿,看势头不对,赶紧逃回了据点。那次战斗,准备充分,组织周密,我军打扫战场,收获了很多枪支弹药,在把两辆汽车烧掉后,迅速撤离了战场,整个战斗仅用了10来分钟就结束。

  和牺牲的战友同享荣誉

  1942年冬天,部队在莱阳西义庄又一次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在战斗中,敌人躲在一座碉堡里用机枪扫射,我军伤亡很大,无法进行抗击。部队紧急动员,组织战前敢死队去炸碉堡。爷爷当时担任班长,自告奋勇带着两个战士接受任务。为了靠近碉堡,爷爷他们想了一个办法,找来了三张桌子和9床棉被,把棉被用水浸湿后,每张桌子上摞3床棉被,他们一人顶着一张盖着棉被的桌子,趁着黑夜慢慢地向碉堡靠近。一开始,离得远,敌人似乎没有察觉,还算顺利。但是,快要接近碉堡时,还是被敌人发现了。于是日本鬼子用机枪猛烈扫射,两位战士都被子弹打中不能前进,任务压在了爷爷一人身上。此时,爷爷身后的部队也组织了掩护,爷爷冒着枪林弹雨,躲闪着,继续向前接近碉堡。在离碉堡很近的地方,爷爷一把掀开桌子,用力投出了两枚手榴弹,敌人的碉堡炸开了。但是,就在爷爷投出手榴弹的一霎那,碉堡里射出来的一颗子弹,打中了爷爷的右臂,顿时鲜血直流,爷爷完全失去了知觉,后来是战友把他救了下来。这次战斗,爷爷受到部队领导的嘉奖,他的英勇事迹还上了军报。这次战斗中,爷爷受了重伤,爷爷的两名战友却不幸牺牲了。多少年来,每当提起这件事,爷爷总是说,他的命是两位战友保下来的,他必须完成任务并一定和牺牲的战友们同享荣誉。

  几年的战斗,爷爷三次负重伤:一次是右胸部、一次是左臂,一次是右臂,他被军团认定为三等甲级残疾。但是他从来不居功自傲,甚至从不主动让我们看他身上那深深的伤痕。他和他的战友们是无比坚强的一辈人。

  (此文原标题为“爷爷的抗战故事——根据新四军老战士陈同友的口述整理”)

责任编辑:路平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