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马志良:不畏伪军巧传情报

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委老干部局 李清学 丁逸枫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8日 05:10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马志良,河北衡水人,1931年4月出生。1943年开始随父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秘密活动,抗击日本侵略者。1945年正式参加八路军,在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工作。1946年入党,1947年11月在晋冀鲁豫军区警卫团工作。三大战役结束后,随部队从北平南下武汉,解放两广、海南后,返回武汉。1954年由中南军区分配到随县武装部工作,1958年5月转业到地方。1991年离休,现居湖北随州市曾都区。

  4月23日,古老的编钟城随州市,久雨初晴,阳光灿烂,柳叶轻拂堤岸。我们一行在曾都区干休所见到了84岁高龄的马志良老人。

  马志良老人身体敦实,虽然在随州市扎根生活50多年,仍然是一口浓重的乡音。老人对当前的政治经济形势非常清楚,丝毫没有“年纪大了,跟不上形势”的感觉。他说自己每天要看好几份报纸,学习时间不少于4个小时,央视新闻更是每天必看。人老了,爱怀旧,他也是,从前的戎马岁月,他记忆犹新,讲到动情处,潸然泪下。

  随父进行情报工作

  马志良的老家河北景县,毗邻山东德州。卢沟桥事变后,就被日本人占领。从记事起,父亲马忠玉就为地下党秘密工作,主要为八路军征收粮食、传送情报等。

  1943年,马志良在村高小读书的第三年,12岁的他见同桌邓洪臣因经常迟到、不会背书而被老师罚站、挨板子打,很同情地劝他“以后上学早点来”,邓洪臣低声回答说:“我有特殊情况……”欲言又止。

  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放学时,邓洪臣邀马志良一起去邻村,见到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男子,介绍说他是地下党的中心联络员,叫王晓风。这时,马志良才知道邓洪臣是地下交通联络员。

  近半年的时间,马志良和邓洪臣多次给王晓风传送关于日伪军的一些活动情报。最后一次两人因送信上学迟到,被老师打了手心。担心连累马志良,邓洪臣很快退学了,正式投身抗日工作。

  那年冬天的一个黄昏,父亲将一张叠得如同铜钱般大小的纸,塞进马志良棉裤的破缝中,那是日伪军近期将出城扫荡根据地、抢收粮物等的情报,嘱咐他连夜送到地下党手里。这是马志良第一次单独完成地下交通工作,他心里乐滋滋的。

  两天后,马志良去上学,半路上遇到一队出城扫荡的日伪军,被拦住了。汉奸翻译狐假虎威地在日本小队长面前问他:“你是小八路?”同时上来七八个伪军,用枪指着他围了一圈,威胁着他。马志良很镇定地说:“我去上学。”日伪军又问他:“你是八路探子?”马志良连连摇头,再次说自己是“去上学读书”。鬼子小队长让翻译把他的书包和全身上下搜查了一番,没任何发现,才让他离开。

  1944年4月上旬的一天,父亲又交给马志良一封信,让他送给王晓风。信上是两天后日伪军出城扫荡所走的路线。因为情报及时,30多名游击队员提前埋伏在日伪军必经的40里长冲堤下,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使日伪军死伤20多人。

  “那一仗,打得真漂亮……” 马志良开心地笑了起来。

  亲友牺牲哽咽落泪

  4月下旬,因汉奸告密,马志良的父亲、大哥以及家中亲友共13人被日本鬼子逮捕,关押在宪兵队水牢里。3个月后,地下党组织千方百计地才将他们营救了出来。

  耳濡目染中,马志良和地下党的往来更加密切了。不久,王晓风、邓洪臣相继被捕,被押送到日本做苦役。说到这里,马志良的眼眶湿润了:“日本投降后,王晓风才回国,而和他一起去的邓洪臣早已惨死在小鬼子的煤井下,他只比我大3岁呀!”

  马志良柔和的声音,哽咽了。

  良久,马志良才稍稍平静下来,说:“我这个人性格刚强,当年我父母去世时,都没掉过一滴泪,可一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就忍不住……1947年11月,我组织14名同村的基干民兵一起参加解放军,有7个人没能看到革命的胜利,活着的7个人,现在也都没了,只剩下我一个了……”说到这,马志良的眼角,有泪光在闪烁,令人唏嘘。“我一辈子都没向组织上提过要求,想起他们,我很知足!”老人的这句话说得铿锵有力。

  美好的晚年生活

  为了不让老人的情绪太过于起伏,我们询问起马志良的日常生活,他的话匣子再一次被打开。

  离休后,马志良的生活重点是学习和锻炼。他每天阅读党报党刊,深刻领会党在新时期所制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每天收看《新闻联播》,了解党和国家、省、市的大事。

  “现在看书看报更方便了,新建的老年活动中心就在这旁边,里面阅览室的书报很多,昨天,我就在那看了一天……”说到此,马志良脸上露出了笑意。

  “我不光坐得,也动得。” 马志良幽默地说,“所以生活很丰富,时间安排很紧。今天要不是知道你们要来,我又骑车出去了。”见我们诧异,他脸上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我从15岁开始骑车,对自行车有感情,到现在,每天还要骑两个多小时,不光是能锻炼身体,还能看看市容市貌,见证着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每周去钓两三次鱼,我有时也骑车去。我每个星期的固定安排还有打乒乓球、打门球、游泳。”马老环顾着自己整洁明亮的三居室,感慨地说:“我对党的贡献不大,党给我的待遇却不低,身逢盛世,享受着党给予我们这么美好的晚年生活,我要争取活得久一些……”

  (此文原标题为:满腔热血沃中华——寻访抗日老战士之马志良)

责任编辑:路平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