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郑林辉:不惜生命代价 保护作战物资

北京市人民大会堂管理局人事处退休干部 郑兴斌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9日 07:18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郑林辉的乡长任命通知书

  我的父亲郑林辉,生于1910年8月,殁于1993年10月,享年83岁。他出生在河北省丰南县张庄子乡张庄子村(现为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张庄子乡张庄子村)。曾以财粮委员的公开身份,参加了冀东根据地游击战,对日寇及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

  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疯狂侵略和屠杀晋察冀人民,该地区的军民,采用地道战、地雷战等多种作战形式,打击日本侵略者。

  日本帝国主义在冀东根据地遭受重大损失后,又变本加厉地大举进攻冀东地区。1943年4月的一天,日伪军“扫荡”、“清乡”来到我村,我父亲当时是村财粮委员,保管着县财科送来保存的30多匹花其布及大批棉花、粮食等作战物资。在得知日伪军进村之前,就发动村民 “坚壁清野”,将物资隐藏在南港二坨子及本村草垛、地窖等难以找到的地方。日伪军进村后,首先找村财粮委员,将我父亲叫去,让他说出隐藏物资的地方。我父亲深知,这是八路军的作战物资,是战胜敌人的重要保证,决不能让敌人抢去,坚决回答说“不知道”,不管怎么问,就是这句话。鬼子气急败坏,将我父亲脱去上衣,吊在屋梁上,几个鬼子用木棒轮流狠打,打断了两根木棒。这时,屋外的村民们眼看着我父亲快要被打死了,表示把自己家的粮食和棉花凑一些给了他们,也是因为天色已晚,鬼子才算罢休,离村而去。几个乡亲将我父亲抬回家里,他已是奄奄一息,全身血迹斑斑,右后肩鼓起个碗口大的包,直到1993年去世都没有消退。日本帝国主义的疯狂侵略,任意残害人民,早已激起冀东游击队及广大人民的愤恨,因此,游击队及当地人民联合起来,首先除掉毕家的几个据点、碉堡,然后引出小集的鬼子,进行了一场比较大的战斗,痛歼了日伪军的有生力量,拔掉了小集的所有据点、碉堡。当然,我游击队在这次战斗中也有一些人员受伤。由于游击队长的指挥得力,有勇有谋,狠狠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经过全国各游击区、根据地军民八年抗战,迫使日本鬼子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一面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一面指使国民党兵对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他们又一次来到我村,目标对准48军领导的地下游击队。我父亲事先接到情报后,先将负伤的10名伤员、1名军官,分两次藏在我村南街老爷庙里的隔扇底下,由于藏人的地方很隐避,巧妙地躲过了国民党兵的两次搜查,保证了大队长及伤员的安全。我父亲除了不怕付出生命代价保住了八路军的作战物资,保障了伤员的安全外,还多次组织乡亲躲避日伪军的“清乡”、“扫荡”,保证了乡亲们的生命财产未受太大的损失。

  由于我父亲英勇对敌斗争,1946年6月3日,经张洪武、郑仕祥同志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冀东地区刚刚解放,1948年12月的一天上午,从我村东北胡同口开进一辆吉普车,到北街我家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位解放军军官,他就是于三年前被我父亲藏在老爷庙隔扇底下而获救的伤员,这次远道而来,就是为了感谢我父亲的救命之恩。

  新中国成立不久,于1951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组成的老区慰问团,到冀东地区进行慰问。我父亲是受到慰问的人员之一,荣幸地获得了一枚毛主席像章和一份毛主席亲笔题写的“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的荣誉题字,一直挂在我家的墙壁上,每天看着毛主席题词,更加激发了我父亲及老区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1953年8月3日由河北省丰南县县长李克签发的委任字第53号和1954年4月县人民政府签发的人干字第208号,任命我父亲为河北省丰南县张庄子乡乡长,成为不脱产的国家干部,在河北省和丰南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张庄子乡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迅速发展。

  1955年5月14日,我被老王庄供销社录取为售货员,干起了商业工作。在去上班之前,父亲教育我说:参加工作后要听党的话,听领导的话,团结同志,要记住共产党是咱们的大恩人,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是咱们的大仇人,父亲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和村民救活的,永远不要忘记共产党、毛主席的恩情,永远不要忘记游击队和村民的救命之恩。

  我父亲的卓越品质,和敌人顽强拼搏的革命精神,以及对我的深情教育,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也影响了我的一生。我参加革命工作后,一直按照他的教育,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团结同志,勤勤恳恳做好本职工作,于1958年12月24日(我18岁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于1959年4月10日,选调到人民大会堂工作。

  我在人民大会堂管理局人事处一直工作了四十年,见证了大会堂的发展变化。今年是共和国建国66周年,也是人民大会堂建成56周年。在这喜庆日子里,我的心情格外兴奋。因为我亲身感受到伟大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亲眼目睹了人民大会堂欣欣向荣的深刻变化,使我深受教育,并在思想、工作、文化学习方面得到了提高,逐步成长为现在具有大学本科文化程度的国家干部。所有这些,与党的亲切关怀和我父亲的教育分不开的。我深切怀念我的父亲。

  (此文原标题为“影响我终生的身边抗战英雄——深切怀念我的父亲”)

责任编辑:路平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