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孙庆余:伤疤见证烽火岁月

上海市长宁区 孙志洁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31日 01:1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孙庆余,山东省招远县徒道于家村人,抗战期间参加革命,任区委组织委员,县武工队队长等职务。全国解放后他先后任金山县公安局局长,卯港区委书记,后调任上海黄浦区公安分局三科科长。在经济建设的高潮中,历任上海市航海仪器厂公方厂长,上海市合金轴承厂、上海粉末冶金厂、上海货车制造厂、上海动力机厂、上海幸福摩托车厂厂长等职务,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离休后于2015年1月6日病故。享年91岁。

  记得那是个仲夏的一个夜晚,我们全家坐在一起纳凉,忽然间女儿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父亲腿上那一块深褐色的伤疤问道:“爷爷腿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块伤疤?爷爷你疼吗?”父亲看着孙女惊奇的眼光笑着说:“不疼,这块伤疤已经陪伴我度过了大半辈子了!”。

  母亲在一旁看着孙女好奇的眼光,讲起了七十年前的一段往事:“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霸占了胶东,看重我们招远的玲珑金矿。他们到处抓劳工,修炮楼,并派遣鬼子兵驻扎在煤矿上,逼着我们的同胞打井挖矿,大肆掠夺我们的金矿。很多同胞忍受不了日本鬼子暴行,愤起反抗,却被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活活刺死或放狼狗咬死。

  “鬼子还经常进村抢夺老百姓的粮食财产,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同胞们活在暗无天日之中。

  “就是那时,你爷爷参加了抗日队伍,带领着武工队,炸炮楼、打鬼子,破坏金矿的生产。那时的武工队涌现出许多‘双枪老太婆’式的战斗英雄。其中有个武工队队员,一只手能甩出三颗手榴弹,目标稳、准、狠,一招制敌,美名在外,因为他手上有个花斑,所以大家送他一个‘花爪’的绰号。鬼子闻风丧胆,吓得不敢轻易下岗楼。

  “那年深秋的一个夜晚,你爷爷带着通讯员刚回家不久,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鬼子来了!’面对冲着自己而来的日本鬼子,爷爷立刻提起盒子枪和通讯员踏着猫步沿着猪栏翻墙而过。一边朝逼近的日本鬼子射击,一边扔出了手榴弹。只听‘轰’的一声,前面的鬼子应声倒下。趁着手榴弹的烟雾还未消散,两人很快跑出了村子,但鬼子依然紧追其后。在一处山坡处突然一颗子弹击中了你爷爷的腿,顿时血流如注。通讯员急中生智,连忙用绑带给他扎紧伤口,继续赶路,就这样一直跑到了大沙河边。眼看着前有大沙河,后有鬼子兵,他们毅然跳入了冰冷的河水,沿着河岸慢慢地移到芦苇丛中隐蔽起来。深秋的河水刺着伤口钻心的疼痛,忍着伤痛你爷爷屏住呼吸观察着岸边的敌情,随时准备着最后的战斗!鬼子兵一路追到岸边不见了人影。朝着芦苇荡一阵叫喊之后又是一阵扫射。枪声过后,只有秋风吹着芦苇‘哗哗’的响声,水面隐约泛起麟麟波光,远处村庄传来的狗叫声,还有片片乌云飘过头顶遮住月亮,时明时暗,有一丝诡异。鬼子们端着枪胆战心惊地望着四周,生怕中了武工队的埋伏,慌慌张张撤退了。

  “躲过一劫的你爷爷回到了县大队,卫生员将子弹从你爷爷的腿肚里取出。幸亏没伤到骨头,但由于在水里浸泡时间太长,伤口一直发炎,过了很长时间才长好。从此你爷爷的腿上就留下了这么个伤疤 ……”

  “经过了八年抗战,最终我们取得了抗战胜利。在毛主席发出解放全中国的号召下,你爷爷的武工队编入了南下的大部队,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渡江战役。在艰苦的解放战斗中,有很多战友倒在了战场上,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听完了母亲的讲述,女儿含着眼泪用敬佩的目光,看着现在满脸慈祥的父亲,仿佛那段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七十年过去了,回顾历史,今天的美好生活是多少前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要不忘国耻,牢记曾经的苦难,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就像革命导师列宁所说的那样“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此文原标题为:听母亲讲那过去的事)

责任编辑:田延华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