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石先:改名换姓 智斗日本鬼子兵

陕西省委老干部局苏成君 王立民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3日 01:35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石先

石先

  她风华正茂的岁月是在硝烟战场上度过的,中国人民抗战八年,她在敌后根据地和新开辟的边区开展民运工作、群众工作6年,与日本鬼子、日伪军斗智斗勇,经受了残酷斗争的考验,造就了她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性格;她几次遭遇到日伪军的搜捕,但一次次都化险为夷——她就是现已93岁高龄的陕西省总工会原副主席石先老人。

  “谁也动摇不了我参加共产党队伍的决心”

  石先原名穆钟平。在她出生六个月时,家里由于贫穷举家迁徙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西楚霸王项羽自刎的地方——和县乌江镇。石先回忆说,坚定她参加革命的是在上小学时遇到了一位小学校长,名叫王易今(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王易今经常在课堂上宣讲中国共产党为的是穷苦百姓,共产党要带领大家,消除贫富差距、实现人人平等的思想,从此,她幼小的心灵里便萌发了要参加革命的念头。1939年,新四军到了乌江镇,石先父亲对她说:“钟平(石先原名),新四军是共产党的部队,听说部队纪律好,晚上都睡在大街上不打扰老百姓,对老百姓讲话也和气,你有空上街看看去。”石先就到处打听新四军在乌江镇的住址,当她听说新四军住在离乌江镇三十里地的香泉街时,她就来到了新四军五支队八团和县服务团(即文工团)。当时部队扩军,在那里她受到了同志们的热情接待,团领导田野同志还给她讲了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及有关政策,这更坚定了她参军的决心。石先回到家后把想参加新四军的想法告诉了父母亲,父亲坚决支持女儿参军,但母亲却强烈反对。有一天,母亲在灶台上烧火,石先帮忙炒花生,石先一边炒一边想做通母亲的工作。但任凭石先怎么说,母亲就是三个字,“不同意”。石先急了,举起炒花生米的铲子将炒锅戳了一个大洞,瞬间花生就燃烧起来,遭到了母亲一顿痛骂。母亲哭着说,你愿意上哪就上哪,我不管了。1939年6月1日,石先动员了小学同学汪廷芳、范培琦、谢宗玉3人一同奔赴香泉街新四军所在地,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那时,石先年仅17岁。

  “凭着良好的身体素质逃脱了日本鬼子的追击”

  1939年7月24日,由于石先出色的表现,她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转为正式党员。1939年10月,石先被分配到定远县藕塘镇负责民运组工作,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和筹建农、青、妇、儿童团等组织。

  1941年6月的一天,石先正在参加乡抗日骨干会议,大会开始不久,会场就被日本鬼子包围了。石先她们没有武器无法抵抗,只有赶快紧急疏散,石先在奔跑撤离时,发现一个鬼子头戴猪耳朵帽,手端大盖长枪,正紧紧追着她。石先横下一条心,绝不能让鬼子抓活的。她利用在教导队学习过的S型方式往前跑,在田埂上右躲左闪。鬼子看追不上石先就在后面开枪,子弹从石先耳旁擦过,石先摸了摸耳朵还在,越跑越有劲。当她跑到前面小村庄的一个路口处,幸好遇到一个民兵一把将她拉到家中,民兵让石先迅速换上他老婆的便衣,将她送出了村。

  “冲过了敌人封锁线我就改了名”

  1940年秋,当石先在定远县积极开展民运工作时,组织决定要她到安徽天长县江北干校去学习军事、政治。当时抽调的有部队的、地方的二十多人,都是女性。每过一道敌人封锁线时,石先她们都解下绑腿带,连结成一条长带,拴在骡子后腿上。有一次在过封锁线时,一条绑带中间断裂,二十多人都跌倒了,石先等四五个人像叠罗汉式地跌入一个大石头坑中。历经多次危险,石先和20多名姐妹安全到达安徽天长县叉涧镇江北干校,她被分配到女生队学习。干校领导为确保学员及家人安全,决定要她们改名换姓。为了纪念跌入大石头坑这段过封锁线的经历,石先和同学唐玲商议后决定改名。一个叫“石先”,一个叫“石锋”。石先说,为何改成这个名字,因为新四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共产党员又是先锋队,所以取“先锋”两字。从此以后,“石先”代替她原名穆钟平,在皖南大地传开了,一直延用至今。干校还未结业,组织通知石先赴苏北盐城开辟抗日根据地,在一次过敌人封锁线时她见到了胡服(刘少奇同志当时代名)。1941年,石先在新四军军部机要科担任译电员,后调入新四军后方政治部秘书科,负责收发文电。1942年担任华中抗大女生排排长。

  “沉着冷静巧避日伪军搜捕”

  1943年,石先被分配到江苏省甘泉县(现邗江县)公道区任组织科长兼桑园乡指导员。该乡离敌人驻地十五里地,还是个新开辟的边区,群众尚未发动起来。10月份的一天晚上,石先在斗坛大寺庙开动员大会,拂晓前散会。石先就住在离斗坛很近的新党员张保田家,石先与张母同住一屋,当晚石先还未熟睡,忽然听见有人砸门。石先判断有敌情。果然,30多名日伪军进门后一个劲喊:“石同志,我们是县政府派来的,检查你们扩军情况的。”一面喊叫一面四面搜索着。石先坐在床上听着动静,灵机一动,叮咛张保田母亲说,如果有人找她,就说石同志走了。幸运的是当时过道门开着,正好将她住的房门遮挡严实。加之当时天色朦胧,敌人没有发现,加上张母跟敌人说石先走了,敌人便乱打了几枪后,又返回了开大会的斗坛寺庙,石先躲过一劫。石先说,当时边区经常有敌人化装成便衣下乡抓人。她为了安全起见,每晚睡觉要挪动几家,有时吃了晚饭要跑三十里外去睡觉,翌日再返乡工作。虽然生活艰苦动荡,形势严竣,但石先在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下,发展了10多名党员,壮大了党员队伍,建立了党支部,选出了乡长、民兵、农救会等组织负责人。

  1945年日本投降,组织又派她与一批干部一起去东北地区开展工作,她愉快地服从组织决定,竭尽全力兢兢业业为党工作。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老人说,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无数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希望年轻一代勿忘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把国家建设更加强大!(此文原标题为:我走上了一条光明正确的革命道路)

责任编辑:石光辉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