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郭培芝:直面狼烟的八路小兵

山西省人大人民代表报社 岳君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6日 01:5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郭培芝老人胸前佩戴的奖章之一为我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荣誉奖章。目前老人已双目失明,无法看镜头配合照相。

  参军去延安

  郭培芝,男,生于1926年,山西文水人。1938年5月,国共合作联合抗日,八路军一二0师在文水、交城一带活动,12岁的他参加了一二0师青年连。不久,部队西渡黄河赴延安,在那里他给抗大军事主教官杜基祥当警卫员(杜基祥曾到法国勤工俭学,在法结识了周恩来、朱德等进步青年。受他们的影响,投身革命。抗日时期领导组织八路军兵工生产,被誉为八路军兵工之父。建国后,杜基祥被委任重工业部副部长,后任财政部副部长兼国家金银库主任)。在抗大期间,郭培芝亲眼目睹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林彪等首长在抗大讲授政治、军事和抗战形势,尤其是毛泽东同志讲授《论持久战》时,他就用白色搪瓷缸为毛主席倒过水,这些历史画面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奔赴上前线

  1940年,根据中央命令,抗大迁往晋东南。由于日寇正对我晋东南根据地进行残酷的扫荡,沿途大部分是敌战区和游击区,经常遭遇敌人步兵的阻挠和飞机轰炸。上万人的队伍长途行军,打打停停,昼伏夜行,进退维艰,战况空前惨烈。过敌战区需要夜间行军,部队多次遭受敌人的突然伏击,一次,一颗流弹打在首长杜基祥和郭培芝之间的马夫身上,马夫当场牺牲。杜基祥和郭培芝怀着沉痛的心情把他抬到路边,挖个坑草草掩埋,继续前进。这次长途转战河北平山、牟平等地抗日,整整八个月时间,辗转行军数千里,待到达目的地武乡蟠龙时,人员折损过半,剩下不足五千。很多郭培芝平时熟悉的优秀指战员都倒在途中。但是,经过这次血与火的锤炼,活下来的人继续战斗,成为我军的基干力量,他们越战越勇、越打越强,后来终成钢铁之师。

  柳沟造炸药

  大约1941年,堪称“军工之父”的杜基祥,受朱德总司令委任为太行军区军工部厂长,领导研制战场急需的枪支弹药。郭培芝随首长一起来到柳沟军工厂,由于当时根据地条件十分艰苦,一无原料,二无设备,技术人员也非常匮乏,而战争形势的发展又异常激烈紧迫,他们只能因陋就简,因地选材,日以继夜,依靠土洋结合的方法,经过一次又一次试验,一次又一次失败,最终,根据铅室法的原理,利用老百姓盛水的陶制大缸,垒成蒸馏塔代替铅室,成功研制硫酸。军工部化学厂以硫酸、硝和棉花为原料,用铁锅脱脂,陶瓷缸硝化,石磨碾棉粉,土炕做烘干机,木棒做辗压辊等土办法,终于试制出枪弹用的炸药。与此同时,他们为能制造出炸弹用的铁,专门成立试验小组,派留学德国的冶金工程师陆达和技术人员孙兆熙,把国外关于铸铁韧化处理的工艺与民间的烟火技术结合起来,经过反复试验,研制成功火焰反射加热炉。用加热炉对白口铸铁弹体进行焖火处理,弹体表面由硬而脆变成软而韧,以达车削加工。最终兵工厂制造出了手榴弹、地雷、手雷、滚雷、六0炮弹等。当时,年龄尚小,且没有读过书的郭培芝,跟着首长和同志们学制造、搞试验,勤学好问、认真细致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逐渐锻炼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兵工技术骨干。为抗战期间我军兵工事业的起步发展作出了贡献。

  1948年,郭培芝调到黎城东凹炮厂,从事五0炮弹尾翼的焊接工作。这项工作很艰苦,因为当时没有电、没焊枪,整个过程要先用硫酸把焊接件酸洗,然后把尾翼和硼砂用铁丝固定在弹体上,再用火烘烧,使铜熔化后将尾翼与弹体粘合为一体。此工序复杂,技术性高,但在当时的战争环境下,为了早日生产出炮弹支援前线,他在硼砂和铜加热后散发出来有毒气体,且要频繁观察七座加温炉火光条件下,仍然坚持生产,以致患上了气管炎,双眼视力不同程度受损,至今未愈。郭培芝工作细心,焊接的炮弹尾翼合格率都在90%以上。他工作努力,干起活来不分白天与黑夜,有一次为了赶任务,他在敌机盘旋厂房上空,随时有可能扔炸弹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抢修铣车,保证了加工炮弹的需要。兵工厂的领导,根据郭培芝的表现,给他记大功一次。

  1951年,郭培芝调到长钢(原故县铁厂)工作,1986年从长钢处级岗位光荣离休。

  而今,90高龄的郭培芝老人用一生的革命经历告诫子孙后人:我是一名八路小兵,也是兵工厂的老兵,在国家危亡之际,我没有退缩,以幼冲之龄直面狼烟,于国于家,我心无愧!

  (此文原标题为:直面狼烟的八路小兵——郭培芝 郭培芝口述 岳君整理)

责任编辑:田延华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