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商锡坤:夜袭淄河大桥 切断日军运输线

中国煤炭科工集团南京设计研究院 方明才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8日 06:15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商锡坤,男,山东淄博人,1928年9月生,中共党员,大学文化。中国人民解放军28军原副军长。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中的昌潍、济南、淮海、渡江、松沪、福州战役和剿匪等战役,荣立过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和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奖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8月15日,周六,天气格外的酷热。10时左右,我如约来到28军南京干休所商锡坤老首长家中。只见阿姨正在厨房忙着摘菜,打过招呼径直来到客厅。老首长坐在沙发上正在看《解放军报》,客厅一台风扇正在飞速地旋转着。虽然有一阵阵凉风吹来,但依然感受到热浪扑面。采访的过程中,老首长边讲述着,边不时用手绢擦着汗水。

  淄河大桥长约470米,为胶济铁路著名桥梁之一。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先后攻占青岛、济南等地,并乘机取代德国霸占胶济铁路。同年冬,日本将胶济铁路改名为山东铁道,由日本临时铁道联队管理。

  “七七事变”后,日本再次侵占了胶济铁路。利用这座桥向东掠夺我们的煤炭和钢铁资源,向西从青岛港输送着侵略战争所用的武器弹药。日寇通过这座桥将我们的资源运回国内,用我们的资源生产的武器弹药再来欺凌国人。

  1945年初秋的一天,我们临淄三分区独立营接到上级指示,命令二连做好战斗准备,夜袭位于胶济铁路的淄河大桥。

  淄河因齐故城临近淄水,由此而得名临淄。淄河是山东重要河流之一,是淄博境内最大的河流,也是临淄人民的母亲河。淄河是季节性河流,这个季节,宽宽的河床早已干涸,两岸长满了的野草和大片大片的庄稼,正好利于隐蔽。

  在夜袭前,我们已对淄河大桥进行了多次侦察,有关大桥的建筑设施和兵力布署已胸有成竹。大桥东侧有一个碉堡,是日本鬼子用来保护铁桥和军事设施的,有一排的兵力在这里驻守。桥西侧是日本鬼子的占领区。破坏铁路桥梁公路可以阻断敌人支援,将敌人分散并各个击破,更可以切断日本鬼子的补给及交通线路。

  晚上十时左右,我们二连三个班的战士,趁着夜色来到了淄河大桥下。我们到了大桥东侧的河草丛后,连长立即布置了行动方案和具体方法。连长观察片刻,然后沉着镇定而充满信心地说“准备炸桥!”一班和二班火力掩护,三班负责炸桥。

  我们三班九个人分成三个小组,前后拉开距离,一组抬着一箱40多斤重的炸药,一组抬着一把从老百姓借来的长木梯,一组断后。

  我们刚猫腰踏上裸露平坦的河床,准备向淄河大桥的中心集结,还没行几米就被碉堡内的小鬼子发现了。鬼子的机枪瞬间响起,打到沙石上火花四溅。一班和二班立刻进行了还击,很快就压制了敌人的火力。我们迅速从沙石上跃起,冒着敌人的枪雨向前跑去。我们气喘吁吁跑到大桥中间的桥墩下,疾速地架好了木梯。我望着近10米的桥墩,挽着绳子第一个上了木梯,另外二名战士,也随后上来了。鬼子的子弹,时时从我们的身边飞过。我们三人在上面,迅速用绳子把这箱炸药拉了上来。我们把箱子固定放好,然后顺着梯子依次下来。我下来时,把长长的导火索用火柴点燃。我们三个跳下木梯,和战友们一起向河东岸撤离。中途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我转身一看,在火光冲天之中,这个桥墩上面被炸毁的路轨、桥梁歪在了一边。我们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连续不断的枪声中,全班安全地返回出发地点,和一班、二班战友胜利会合,迅速地撤出了战斗。

  这次夜袭,我们只有一名战友受了轻伤,基本实现预期作战目的,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胶济交通线,给侵华日军以强有力的打击。

  历史需要借鉴,而这座桥梁就是一个很好的历史参照物,它经历了我们中华民族在近代的悲痛和屈辱,也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后中华民族迅速崛起的艰辛和自豪。

  如今,淄河大桥虽已历经百年风雨,却依然像钢铁战士一样矗立在齐鲁大地上,也在轻声诉说当年在胶济线上数不清的抗战故事……(此文原标题为:夜袭淄河大桥)

责任编辑:石光辉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