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陈添霖:步行48天考军校 学成回乡勇抗日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5日 14:17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陈添霖

  姓名:陈添霖

  出生:1920年9月

  住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

  参军:1939年初

  部队:黄埔军校二分校(湖南武冈)十七期27总队5大队步科

        第100军暂编第9师29团3营机枪连中尉副连长

  陈添霖老人的家在福州市仓山区齐安村一座破旧的两层土屋。96岁的陈老是村里最年长的老人,平时由老伴照顾。今年他气色已大不如前,前一段还中风了。见到我们陈老很是高兴。

  “又麻烦你们来,谢谢,谢谢。”

  老夫妇俩住在一楼,地板就是土地,里外两间。外面厨房、餐厅,里面是他们的卧室。

  阳光从窗棂撒进来。我们就借着那点微光,一起和他回到80年前……

  保家卫国去参军

  “那时我16岁,学念中医。很快日本人打了过来。为了保家卫国,我就去考了(马尾)海军。学了一年,日本飞机就来炸我们学校。没办法,学上不了了,学校就让我们各自回家避难。我去参加了国民党第100军,陈琪任军长。不到6个月,差不多是1939年8月,(黄埔)军校组织考试,那时候部队里福州老乡有20多个,都去考了。

  “当时铁路都被日本人破坏了,军校在湖南。我们就从福州走路去,每天60里,走到武冈整整用了48天。我考上的是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第十七期,学的是步兵科,炮兵、测量、孙子兵法等都要学。学了将近两年,我一天假都没请。”

  学成回乡勇抗日

  陈添霖老人每讲几句,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喘几口气,再接着说。谈到自己两年都没请一天假,他强调了好几次,语气中透着一点骄傲。

  “1941年6月毕业,我和20多个福州老乡都请求回乡抗日,上面很快就批准了。我被分到漳州预备第9师重机枪连,全连150个人,6挺重机枪,还有炸药排。当时属第100军,胡琏任师长,他是‘金门王’。”

  “刚开始我当了6个月少尉指导员,然后就任中尉连长。28岁时就当上团副。”

  谈起自己的军阶,陈添霖语气中有一点得意。

  英勇抗战险牺牲

  “那时候日本军队主要在厦门,我们就在厦门、漳州与日本人展开拉锯战。一会儿他们退,一会儿我们退,反反复复。

  “最惨的是集美那次,还有诏安、东山岛。炮弹落下来,我差点被炸死。后来又打福州,在城门、黄山都打过,终于打得日本人从马尾撤退了。”

  说起这些战斗,老人声音很是低沉。虽然年代更近,但记得反而没有前面的清楚。不知是遗忘,还是不想多提。最终我们也不敢多问。

  “1945年日本人投降了,我们又调去接收台湾(备注:此时预备第9师已划属国民党第70军)。到了那里,日本人都向我们敬礼。”谈起日本投降,他又笑了。

  “后来又调去东北跟着(国民党)第71军打内战。最后我们投诚,回到福州,分到建设局当了技术工人。”

  老兵的孤独

  “那么多战友,现在还有联系吗?”作为后辈,我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却不料勾起老人的伤心。

  “都死了,战友们都死光了。军校1万多同学,也都死了。20几个福州同学现在也都走了,有的是战死的,有8个去了台湾,后来也都死了。现在就剩我一个……”

  说着,老人闭上了眼睛。

  屋外的墙上端正地挂着一张照片。那是两年前的照片,陈添霖面对镜头,敬着军礼,精神很是矍铄。(此文原标题为“陈添霖:现在就剩我一个了”)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