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陆江:战斗负伤幸得百姓相救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临洮街街道办事处 陈炎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6日 14:05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陆江

陆江

  我家住的院子里,有一位叫陆江的抗战老兵,在与日本侵略军的一次作战中负伤。利用双休日我拜访了这位德高望重、令人崇敬的老前辈,陆伯伯给我讲述了他同日军作战负伤的经历。

  陆江1921年出生在山西省离石县一个农民家庭。1937年冬天,正在师范读书的他参加了由共产党员组织领导的抗日救亡宣传队,走村入户宣传抗日,并于1938年4月参加革命,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离休前任甘肃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现居住在甘肃省军区兰州滨河路干休所安度晚年。

  陆伯伯虽然94岁高龄,但思维敏捷,记忆力非常好,岁月褪得去伤痕,但永远抹不去历史的记忆。他讲述的抗战故事可歌可泣、生动感人。

  那是1940年7月,晋西北大地抗日烽火燎原。八路军120师几个团奉命攻打被日本侵略军第26师团一部分及伪军一千多人占领的岢岚县城,拔掉伸进晋绥抗日根据地的这颗“钉子”。陆伯伯所在的晋西北新军,是我党和八路军直接领导和指挥的人民抗日武装,他在这个部队特务团二连任政治指导员。该团的作战任务,是在五寨县和岢岚县的公路中段设伏截击增援岢岚的日军。

  岢岚城的城墙又高又厚,坚固非凡,高大的城门关得严严实实,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有这样的“保险柜”,日军当然不愿意到城外来和八路军打游击战,自取灭亡!

  敌人仰仗易守难攻牢固的城池,又知道我们没有炮兵,因而有恃无恐,十分嚣张。小鬼子骄横的巡逻兵扛着枪在城墙上边晃来晃去,还有的像狼嚎一样唱着歌,听了令人作呕。我军发起几次攻势未能突破敌防御。上级从晋西北抗战全局利益考虑,决定暂时放弃攻城计划,撤出战斗,另谋对策。 

  特务团阻击由五寨县城出发增援岢岚的日军,战斗从拂晓开始,日军兵力多,装备精良,炮火十分猛烈。特务团阻击战打得异常英勇顽强,抗击日寇的热情持续高涨,悲壮的抗日救亡歌声不绝于耳:向前走,别后退,生死已到最后关头,同胞被屠杀,土地被抢占,我们再也不能忍受,我们再也不能忍受!7时许,部队接到撤退命令,随后,边打边向舍科山撤退。一营的战斗队形是:三连在右,一连居中,二连在左,三个连交替掩护,二连最后撤退,全连成一字型散兵战斗队形阻击敌人。一部分敌人抢占了一个制高点,位于二连正前方,居高临下,对该连构成严重威胁。陆伯伯单腿跪地,右手紧握手枪,边射击边与连长共同指挥战斗,在他扭头与连长说话的刹那间,敌人一颗子弹射进他右上胸肩甲下部位,子弹从右后背穿出,鲜血不断外流,身体一颤倒在地上,当他想坐起来时已力不从心。

  两位班长一起背着陆伯伯回部队,陆伯伯见两位班长十分疲劳,走路很吃力,便让他们放下自己快回部队去。可是,他俩不顾陆伯伯再三恳求,硬是坚持背着他走。走到岚漪河边一处野草丛生的小沟旁,陆伯伯又恳求他们将他隐蔽起来快去找部队,他们也许是觉得陆伯伯不行了,便同意把他隐蔽在这条小沟里,拿上他的背包和挎包去追赶部队。他们走后不长时间,陆伯伯就听到日本鬼子呜噜哇啦的叫声从背后传来,而且,听得越来越清楚。他屏住呼吸,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不敢眨一下,紧握手枪,心想万一被发现,他就和小鬼子拼了。这时,几个鬼子从他藏身的沟边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仓促走过,杂乱的脚步声和唰唰的草响声混在一起。陆伯伯没有被鬼子发现,幸运地躲过一劫。他心里默默念着:一定要挺住!

  陆伯伯强打精神坚持到快天黑后,从草丛中爬出,左手捂住伤口,右手持手枪,沿着向东的大沟往下走。快出沟口时,有一道不深的崖,由于向下跳时手没有抓牢,陆伯伯掉进一个水坑,衣服被泡湿了,包伤口的绑腿也浸湿了,使已不流血的伤口又渗出血来,血水顺着皮肤向下滴。陆伯伯走出沟口天已漆黑。1938年4月以来,他和战友们不断出没在这一地区打游击,对许多村庄比较熟悉。他想去三井村寻求救助,当走到村边,看到有些村民院子里灯火明亮,觉得可能是老百姓烧火煮饭,但转念又想到是不是日本鬼子在村里宿营做饭?陆伯伯疑虑着,为防万一,没有进村,而是从村外绕过去,爬上村背后的半山腰,敲开了一户农民的木门。这家人姓张,父子二人见陆伯伯伤成这个样子,心痛又急切地把他扶到炕上,解开包扎伤口的绑腿,用温盐水给他清洗伤口,换了块干净布条重新包扎伤口,又给他小米粥和棒子面饼吃,安顿他睡觉,张爷爷则在门外守护。可能是由于负伤失血过多加之过度疲劳,他竟然一觉睡到天亮。

  后来,张爷爷决定用自家的毛驴送陆伯伯去找部队,张爷爷父子俩一人牵驴一人扶住骑在驴上的陆伯伯。他们翻过山下了沟,又走了几里路,到了特务团团部驻地三岔堡,政治处王主任立即派人将陆伯伯送到卫生队治疗。“我负重伤还硬撑着回到部队,全凭一个信念:一定要活着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多亏张大叔父子冒险相救,悉心照顾,才从死神手中把我抢回来,张大叔的救命之恩,永远铭记心中,没齿难忘。”陆伯伯动情地回忆道。

  陆伯伯回到团部当天,部队立即向兴县开进。行军中,他躺在由老百姓抬的担架上,一站接一站换员转送,途径界口河、兴县城,最终将他送到位于黄河口的碧村八路军120师野战医院三所住院治疗。当时,医院条件差,药品极为短缺,枪伤好得慢,将近半年陆伯伯才恢复健康。此后,陆伯伯离开连队到新军政治部组织科当干事。

  聊天结束时,陆伯伯感慨地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想说的最多的是,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我们期待永远的和平,更希望我们的下一代牢记过去勿忘国耻,发扬不畏强暴的拼搏精神、舍身救国的奉献精神、统一抗战的团结精神、坚持到底的自强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

  听了陆伯伯的故事,我被抗战老前辈不怕流血牺牲,抛头颅、洒热血、英勇杀敌的战斗情景和奉献精神感动,接受了一次极具震撼的心灵洗礼。我深刻感悟到:勿忘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共创未来的重任落在我们这一代人肩上,我们要敢于担当,慎终追远,让和平常驻,正义长存。我们要牢记抗战老兵为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作出的重大贡献。尊重抗战老前辈,学习老前辈,汇聚正能量。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爱国、爱党、爱人民,让爱国主义价值观深植灵魂,把伟大抗战精神传承下去。(此文原标题为:一位抗战老兵负伤的经历)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