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危德彰:与日军激战怒江 机枪架在尸体上打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8日 13:53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危德彰

  出生:1922年

  籍贯:福建省龙岩市武平县

  参军:1938年

  部队:28军183师3营3连3排机枪班

  自小无依无靠的危德彰,命运又给他增加几分苦难:前往缅甸战场的第一批军人,无一人回来;他随着第二批前往,负伤作战,所熟悉的战友只剩2人平安回家。

  当回忆起亲历的长沙会战时,危德彰只说了一句话“那次我们赢了”。或许,在他眼里,始终无法抹去的,还是在那高黎贡山的血雨腥风……

  1941年去缅甸,我们回来了

  7岁的时候,我的爸爸死了。13岁那年,母亲也死了。我大哥比我早几年被国民党抓壮丁,后来也死了。我14岁时被国民党抓壮丁,在武平关了一年。15岁时,接兵的人来把我接走,补到国民党28军183师。我被分配在3营3连3排机枪班,使用轻机枪,一挺机枪要3个人,其他人用步枪。

  1941年,我18岁,被派到缅甸去,但没打仗。那时候,去缅甸的只要18到20岁之间的,第一批去缅甸的死得很惨,都没有回来。我们是8月作为第二批去的,编在国民党28军28师,军长是卫立煌。这次,我们回来了。

  高黎贡山:尸体垒起来,机枪架在上面打

  高黎贡山位于怒江之前,很高,一天翻不完。山路窄,并排最多走3个人。当时军队雇了很多老百姓做挑夫,因为下雨,本来就很滑的路更难走了,又没有雨衣,只能穿草鞋,挑夫们挑着东西很容易摔下去。那次,摔死了很多人。

  在高黎贡山,山上山下有很多日本人,我们经常和他们作战。山上的日本人躲在碉堡里,火力很猛,还有飞机,我们弟兄死了很多。我们只能把尸体垒起来当掩体,机枪架在尸体上打,虽然打死了一些日本人,但是我们的兄弟也牺牲了很多。

  血战腾冲

  腾冲不仅有护城河,还有高高的城墙,比我家房子还高。一次作战时,我从楼梯往城墙上爬的时候,脚被日本人的步枪打到,摔下来,摔到尸体上。

  受伤后,我经过简单包扎便继续战斗。部队派遣美国飞机轰炸城墙,但城墙太坚固,将投来的炸弹弹开了。后来,美国人在炸弹包上绑了钢筋,扎在城墙上,终于炸开城墙,部队打进了腾冲城。

  解放战争中,我们在山东临沂县起义,加入了共产党。1950年回家,一年后结婚生了三个孩子。(此文原标题为“危德彰:把尸体垒起来当掩体,机枪架在上面打”)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