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董增吉:战火中成长的八路军战士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一三三团广播电视站 王艳丽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1日 06:24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董增吉与妻子秀娥

  姓名:董增吉

  民族:汉

  出生:1927年12月3日

  籍贯:河北省藁城县城张名甫村

  部职别或身份类别: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新四旅七七一团编为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二营六连。

  我叫董增吉,1927年12月3日出生于河北省藁城县张名甫一个穷苦农民家庭。父亲董老衡终身务农,育有九个儿女,我排行老五,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和四个弟弟。因为家里人口多,养活不起,我10岁便给地主去放羊。

  12岁那年,我听人说县里有个武工队,是穷人的队伍,专打日本鬼子和汉奸走狗,便跑去当兵,给县大队队长李方当了警卫员。日本鬼子攻占石家庄后,抗战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县大队处境非常危险。李队长见我年纪太小,劝我先回家,等长大了再来当兵,我不同意,他就哄我说家里带信来,父母亲想我了,叫我回家看看。我回家只待了两天,便赶快回去找部队,结果部队早转移没影了。没有办法,我只有回家继续给地主扛长工。

  战火中成长的八路军战士

  我人虽然回来了,但心仍然在部队,一边干活,一边打听部队的消息。1945年3月的一天,我终于从县大队的战友马丸那里,知道了部队的去向,于是,我背着家人,又跑去当了兵。

  大队长见我个子挺大,人也机灵,就问我:“你为什么当兵?”我随口答道:“为了吃饭。”

  队长笑着对我说:“我们是人民的队伍,当兵不只是为了吃饭,是为人民打天下,为人民服务的。”我似懂非懂地点头说:“知道了。”

  虽然我长得瘦,但是有一米七八的个子,腿脚又麻利,脑子好使,不到两个月,我就当上了机枪副射手。后来,机枪手牺牲了,我成了机枪手。当时,抗日战争已接近尾声。我随县大队去藁城端鬼子的炮楼,炮楼里驻有鬼子兵一个小队20多人,国民党宪兵一个连100多人,由于敌人拼死抵抗,火力太猛,炮楼久攻不下。我们就改变方法,用机枪火力压制敌人,掩护老百姓挖地道。最后,地道一直挖到炮楼下面,放上炸药包,敌人和炮楼一起被炸上了天。

  因为我作战勇敢,出身又好,连领导找我谈话,问我:“你愿不愿意入党?”

  我好奇地问:“入党都干些啥?”

  领导说:“入党就是要学习,提高觉悟。”

  我又问:“入党开不开会?”

  领导说:“要开会。”

  我说:“要开会我就不参加,但叫我打仗,我保证冲在最前面!”

  当时,敌强我弱,我们的战术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为了引诱敌人上钩,我们故意天黑前从村东头进村住下,汉奸必然去报信。等天黑透了,老百姓刚进入梦乡,我们又悄悄出发,埋伏在村西边的土坑里。鬼子来了,如果兵力少,我们就上去把他们“吃掉”。就这样,下雨天趴在水坑里一身泥水,下雪天趴在雪地里,把雪盖在身上,伪装自己,等鬼子一到,我们就突然袭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连鬼子也叫我们是“神兵天将”。

  部队的生活更是艰苦,每年过“五一”换单衣,过“十一”才换棉衣,一上身就穿半年,很多时候晚上睡觉也不能脱衣服,腰里还别着手榴弹。因此,部队流传着一首顺口溜:“虱子不上身,不是八路军。身上不长疮,抗日不坚决。”我开始注意向老兵和共产党员看齐,参军不到一年,就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此文原标题为“老八路董增吉的故事”)

责任编辑:路平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