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臧桂田:额头中弹坚持抢救伤员

山东省诸城市海王医药有限公司退休职工 杜英杰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2日 13:5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臧桂田1955年摄于南京

臧桂田1955年摄于南京

  任何一种奖章都代表着一定的意义,代表着艰苦、坎坷的历程,也代表着成就和辉煌。

  200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给抗日战争老战士一枚金质纪念章。

  回忆参加革命时,根本没有考虑过将来的发展、出路、奖励和荣誉,想到的只是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配合独立营打游击

  1943年春天,有一个贫农出身的孩子,高高的个子,黑黑的眉毛,炯炯发光的眼睛,黑色的小布棉袄,外面系着一根旧皮带,腰间插着一把单打手枪,显得格外英俊,他就是诸城马庄公社唐立戈庄的民兵队长臧桂田。自从日寇侵略中国以来,国人被欺辱、杀害的消息不断传来,他总想找机会多杀几个鬼子。随着抗日青年的不断加入,他们组成了几十号人的民兵队伍,并和周边的民兵组成了临时联合大队。平时除了零星的、小规模的战斗,每次有战斗任务时,区中队便通知各村民兵队长把队伍拉出去,配合独立营打游击。捣鬼子的碉堡、埋地雷、炸桥梁,采取能打就打掉他们,打不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声东击西,把鬼子扰得不得安宁。鬼子就像缩头乌龟一样吓得不敢轻易出来,有时出来扫荡,就打他个伏击,打得鬼子死伤若干。夜间出击把鬼子的碉堡炸上天,白天就化整为零在农田里干活,摇身一变都成了农民,鬼子上哪去找?

  穿上军装打鬼子去

  1944年春节快到了,百姓们像往常一样,希望过上一个和平的团圆年,吃上一顿吉利饭。正在忙年之时,一阵锣鼓喧天声震撼着石埠子乡,一排佩戴着大红花的青年,雄赳赳气昂昂地走来,早已搭好的台子上挂着大红色的“欢迎英雄参军”的标语,那么醒目。正在这时,一位眉清目秀的青年披红戴花朝台子走来宣布,欢迎英雄跳台。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民兵队长臧桂田喊着“我们要穿上军装打鬼子去!”走上台,在一片锣鼓声中光荣的参了军。随后,一队胸前戴着大红花的青年也都走上台去向乡亲们致以谢意,他们告别了父母、兄弟姐妹和乡亲们到部队去了,从此成了八路军老十三团的战士,随着部队到各地参加抗击日寇的战斗。

  为了打击侵略者,全体将士不怕苦累,一天行军200余里,飞奔在各个抗日战场,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无一日不战。下雨一身泥,下雪爬雪地。身穿单褂和一件没有棉花的夹袄,匍匐在雪地里打仗,不怕天寒地冻,每天在枪林弹雨中度过。在严冬季节,有时打完仗正要吃顿热乎饭,突接情报,就得马上出发,一口也来不及吃就奔向战火弥漫的地方。这样一跑就是百十余里路,夜间伸手不见五指,坎坷的小路来回就是二百余里,跋山涉水,天天如此。打了就跑的运动战,敌住我扰的灵活战术,炸铁路、炸桥梁的破袭战、地雷战,把鬼子打得胆战心惊。战士们也都疲劳不堪,行军路上只要一声命令:“停止前进,抓紧休息”,他们一坐就睡着了。但只要出发的命令一下,战士们便会迅速揉揉眼爬起来继续走向征途,开辟新的战场。

  不能丢下任何一个受伤战友

  一年365天,天天打仗,大小仗不计其数。参军后不久,臧桂田被调往战地救护队,当了救护员。战地救护员必须具有不怕牺牲、勇敢战斗的精神,哪里有枪声就要冲向哪里,他们和战斗员一样,有受伤和牺牲的危险。开阔地上,敌人扇面式的扫射,使封锁线上的战友们一片片地倒下,伤亡不计其数,现场惨不忍睹。臧桂田顾不上难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丢下任何受伤的战友,拼上命也要把他们抢下来。在密集的炮火下,大雨倾盆,泥水都被鲜血染红了,他打着滚儿奋不顾身地去抢救倒在泥水中的战友,包扎好伤口再连滚带爬地救下来,汗水和雨水混杂着血水,湿透了被战火烧破的军装。

  一次战斗中,鬼子的炮弹在臧桂田附近爆炸,一瞬间,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伤员,巨响声后,虽然被震得耳聋眼花,还是忙爬起来查看伤员的情况,确认安然无恙后,便急忙驮起伤员向前爬。这时,突然发现地上有一道血迹,摸了摸额头,才知道是自己也受了伤,他顾不上包扎,先把伤员送到了急救站。跑出急救站后,才抠出头上的弹片,简单包扎一下又重新回到战场。将士们的口号是“人在阵地在,重伤不叫苦,轻伤不下火线”,每一个受了伤的指挥员和战士,都是为争取最后的胜利在坚持战斗。他们与侵略者无数次的激战,打死打伤俘虏鬼子若干,缴获鬼子大批武器弹药和其它战利品,屡次取得辉煌战果。战斗中,臧桂田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血的代价,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长期斗争中,他一直跟随着大部队转战祖国各战场,经受着战火的洗礼和考验。

  主动请缨到最艰苦的地方

  在和平年代,臧桂田为了祖国的经济建设,主动请缨到最艰苦的地方——北大荒。在那里奉献着青春,也为建设北大荒立下了汗马功劳。臧桂田曾担任850农场卫生所长,在农垦局麦收时被授予过“飞刀手”的光荣称号,并立过一次一等功。

  1963年,臧桂田被调回山东诸城老家,担任诸城县人民医院业务院长兼门诊部主任。他还兼任诸城卫校的校长,以理论联系实际,耐心细致的讲解,在卫生战线上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他逢人称赞共产党好,总说:“离休那么多年了,共产党还没忘记这批抗日老兵,常常给我们涨工资,想想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真是天大的福气,参加革命时哪想到过这些。”

奖章合照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时,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给他一枚金质纪念章。一种由衷的喜悦和荣誉感,在这位布满皱纹的九旬老人的脸上显现出来,小女儿迅速按下快门,留下了这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张照片。(此文原标题为“闪光的奖章” 作者为臧桂田之妻)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