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张同顺:中条山战役中右腿中弹 右脚趾被炸没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县委宣传部 徐小妮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4日 08:07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在乾县城关镇中留村,我们见到了今年95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张同顺。张同顺左胳膊底下支着一个拐杖,一瘸一拐出了房间的门。老人原名叫张凤祥,后改名张同顺,生于1920年1月(民国9年)。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削,目光炯炯有神,让人很容易想出老人当年的勃勃英气。提到抗战,说到当年打鬼子的情景时,张同顺老人总要说:“苦啊,当年太苦了啊!”他说自己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当年曾作为游击队一员参加了中条山战役,在战争中右腿膝盖被子弹射穿,右脚趾被地雷全部炸没。

  据老人回忆,当年吃过的苦,遭受的磨难,是后辈们难以想象的。民国28年,也就是19岁的时候,他被抓了壮丁,在游击队总司令毕梅轩的带领下,充入第1战区第6游击纵队,去中条山参加抗战。中条山战役(日方称之为“中原会战”)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军队在山西范围内进行的一场大规模对日作战。1941年5月7日,外围日军在航空兵的支持下,由东、北、西三个方向展开全面进攻。据老人的儿子讲,父亲年轻时曾对他们兄弟姊妹说过:“中国士兵装备比日军差太多,很多人没有枪,得从日本鬼子手里抢,有时候抢到枪也没用,没有子弹啊……”中条山战役历时一个多月,中国军队由于事前准备不足、又缺乏统一指挥,除少数突围外,大部分溃散。

  老人回忆道,当年抗战的战士们喜欢夏天,不喜欢冬天。夏天的仗还好打些,因为日军不敢到林子里去,无论日军去多少,都能把他们消灭光。钻树林子日军也钻不过我军,我军在暗处,敌军在明处。冬天就不行了,冬天有雪蹓子,战士们的脚印也常常会暴露行踪。天上是飞机,地下是部队,飞机一发现目标,日军便从四面八方开始发兵,目的是打包围仗,我军还就怕这个。一打包围仗我军就损失了,战士们得往外冲,冲就得有牺牲。我军黑天白天走,边走边打,走一段留下一挺机枪和机枪手进行堵击,敌人来了,机枪手把日军都打死后才撤回来,我军趁这个空档才能做点饭。

  当年打仗吃饭是一大问题,夏天林子里随便找点什么就能充饥,可是到了冬天,大雪没膝盖,走路都不方便,更别说是找吃的了,有时候只能煮煮干硬的玉米粒,甚至煮没去皮的谷子吃。没住的地方,战士们砍下松枝睡在上面,睡十几分钟就被冻醒了,又赶紧起来烤火,战士们十有八九脚都有冻伤。冬天时,雪到腰那么深,仗一停,大家便抱着枪,在雪里刨个沟,躺到雪里就睡,听到枪一响,马上站起来就跑。由于环境的恶劣,伤病致死的战士比因战斗而死的战士还多。

  中条山战役失败后,张同顺被日军俘虏到日本做了两年苦力,主要是挖隧道。当时和他一起被俘的战士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在当时做工的隧道里,把看守他们的日本警察打得落花流水。二战胜利后,张同顺由战胜国美国军舰送回天津充入国民党军队,最终在全国解放时期回到陕西乾县老家。回忆起那战火硝烟弥漫的年代,他嘴里不断重复着:“苦啊,那年代太苦太艰难了!”张同顺回家后,一直在生产队里喂牲口、磨豆腐、种地。他喂牲口从来不含糊,一个晚上起来喂三四次,家人责怪他,他总是一句:“负责干一件事,就要给人家把这事干好,不然别人怎么放心把活交给你。”张同顺30多岁才结婚,婚后媳妇因无法忍受家庭贫困而离开他和两个孩子,他没有去找媳妇。“当时家里的生活实在太苦太难了,媳妇能走就是铁了心不回来了,我也不必再去找人家来和我过苦日子,只是苦了两个娃了。”于是他一人将两个年幼的孩子拉扯长大。如今,他和大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但因年事已高,听力很模糊,思维也不是很清晰。

  几乎每一位抗战老兵,都有穿越死亡的生死经历,都有对于民族侵略与反侵略史的深刻反思。如今,健在的抗战老兵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后人能够记住这段历史,记住父辈的付出,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记住国家、民族和先烈的不易。(此文原标题为:乾县城关镇中留村抗战老兵张同顺)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