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余玉林:战斗中负伤与部队走散 乞讨回老家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8日 09:10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余玉林

  出生:1924年11月17日

  地址:福建省仙游县度尾镇

  参军:1944年

  部队:第32军109团1营2连3排

        第28军输送连

打长沙,我们败了

  “长沙打了二十几天,两股国民党部队都打不过他们。部队死了几万人,有的人盖人,有的被土盖着,有的还在水里。”余玉林老人回忆起这些往事,声音有些颤抖。

  余玉林是仙游人。1944年闰四月十四那天,被国民党抓去添新兵。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一班15个人,挑着担子,从仙游到永安,手被绑在扁担上,怕人跑掉。

  后来部队转移,从永安去了连城、瑞金、宁都、余都,又到广东,从曲江坐了一天火车,最后到了湖南桂阳。在那里开始布兵,然后在长沙和日军打起来,死的死,残的残,退的退。“我们本来在城里,日本打得我们不行了,退了出来。”余玉林说。

武器比日军差太多

  “我们的兵器有汉阳造、湖北造,子弹统一是69式。每个人背120粒子弹、6斤米。一个连9把捷克式机关枪,一个排三把,一班一把。一个班含正副班长共12人,有2个人没枪,就配4个手榴弹。我们的枪是捷克式的,打起来是啪啪啪,日军的枪好,打出来是嘎嘎嘎,完全不一样。”

医疗后勤补给差

  “士兵得病很多,痢疾、拉稀,一直不好。吃不饱,体格差,死了很多。医院都没办法,大家都自顾不暇。打到惨烈的时候,被褥什么的都顾不上,下战场的时候都扔掉了。冬天冷,没鞋子只能穿草鞋,十个手指甲、十个脚趾甲都掉光了。棉衣也不是很厚,晚上睡觉三四个人盖一张毯子。”

  “本来六斤米是准备吃四天的,可一天就吃一斤半。后面没有米了,只能扒红薯吃。有些百姓的房子被烧了,地上的红薯,都被烧熟了。”

能活着,很幸福了

  余玉林曾经胸口中弹,险些牺牲。“那个时候天很冷,我穿了棉衣。子弹打到胸口,嵌在这里,胸骨骨折了。如果再往里面一点,就穿过去了,人就死了。幸好子弹不是机枪打来的,要是重机枪就一定穿过去了。”

  子弹在体内留了一个月多,肉都烂掉了。余玉林自己找了些草药,敷了药,才把子弹挤了出来。余玉林老人自己觉得非常庆幸:“能活下来就是再生的,现在真是幸福了。”

  负伤后,余玉林随部队撤到湖南桂阳疗伤,后来在另一次战斗中再次负伤,与部队走散。他边疗伤边乞讨,最后回到了老家。(此文原标题为“余玉林:战友被刺死,肠子流出来”)

  备注:

  1、第4次长沙会战:1944年5月26日起,日军为打通粤汉铁路,计划投入8至10个师团的兵力,分三路由湖南省北部向南进犯。第9战区部队共约47个师,计划按照前三次长沙保卫战办法,边打边退,阻滞、消耗日军,待撤至纵深有利地区再行决战。6月中旬,日军攻陷长沙,又接连突破萍乡、醴陵、株州、湘潭等地。23日,包围衡阳,第10军在衡阳坚守40多天,终因兵疲粮缺,伤亡极大,又无援军,至8月8日投降。1945年春,日军全部打通粤汉铁路。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