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韩沛凡:用忠诚和信仰书写长征精神

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委组织部老干部局 蒋明玖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8日 14:0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韩沛凡

韩沛凡

  时光荏苒,当年的红军战士,如今已是百岁老人。对于韩沛凡老人来说,当年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他用青春和热血,忠诚和信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有人说:这80年来,韩老一直都在长征。在他历经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乃至离退休后的时间里,他一直用长征精神激励着自己前行,同时也激励着我们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奋斗。

  在韩沛凡老人家的小院里,我们见到了这位百岁老红军,老人还是一身军装,身板依旧硬朗,岁月的沧桑,只在他慈祥的面容上刻下道道皱褶。抗战胜利70周年,把我们带回了那战火纷飞的艰难岁月。

  1935年,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散布谣言,污蔑红军,老乡们都躲进了深山老林。但21岁的韩沛凡没有跟随大家躲进山里,而是跟着红军打土豪、分土地、分物资、搞宣传。韩沛凡工作积极认真,得到红军军官赏识,于1935年冬,和同村的其他青壮年一起被编入了红军第四军军部炮兵连,并担任班长。参加红军后,韩沛凡的第一次战斗就是峡口坝一带的阻击战。

  1936年2月,随着小垭子口、老娃子岗等阵地的失守,韩沛凡随着红军撤离天全,开始了北上征程。

  红军部队在敌军的围追堵截下负重翻越海拔3470米的马鞍山、海拔5100米的夹金山和海拔5400米的党岭山。翻越雪山的时候,韩沛凡一人背着两个粮袋、一门迫击炮的底座和一支长枪,由于路滑,只能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越往山上走,空气越稀薄,战士们喘不过气来,只好张开嘴喘气,狂风裹着雪团直往喉咙里扑。转眼间,狂风卷起积雪,积雪裹着冰雹翻滚着扑来,战士们完全不能站起来,只有手牵手伏在雪地上,背上的饭盒和迫击炮筒被冰雹打得叮当响。终于艰难地登上山顶,可下山更困难。因积雪成冰,滑得站不住脚,只要一不小心,整班整组掉进几丈深的雪缝里就永远起不来了。历经千难万阻,战士们终于翻过了三座大雪山。

  翻过雪山,部队进入了茫茫无边的大草地。出发时,韩沛凡和战士们每人只有三天的粮食。为了保存力量,首长命令他们把迫击炮等重武器全部丢在沼泽里,轻装前行,同时寻找树皮、草根、野菜等一切可以吃的东西。饥饿、冰冷、伤病,使一批战士长眠在了这里,韩沛凡的同乡云洪就是在过草地时掉进了沼泽。大草地的天气一日数变,战士们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经过七天七夜的艰苦行军,终于穿越了荒无人烟的草地。

  1936年10月,历经长期紧张的战斗和极端艰苦的生活,韩沛凡跟随红军部队终于到达了甘肃会宁,胜利与红一、红二方面军会师,结束了长征。

  1936年11月,韩沛凡被编入西路军,奉命西渡黄河。在夺取天水铺的战役中,韩沛凡被敌机炸伤臀部和右腿,伤好后在军委干部房任主任,后来又调到柳树店疗养院担任院长。

  1937年后,韩沛凡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并在解放平津和解放华中华南的战役中多次立功授奖。1952年,韩沛凡转业回家,在新场公社担任支部书记、村长、副主任,后来到粮站工作,于1977年退休。

  在近18年的战火生涯中,历经大小战役多少次,负过多少次伤,韩沛凡自己也数不清,只知道这一生征战了大半个中国。(此文原标题为:80年来,他一直都在长征——记韩沛凡老红军抗战事迹)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