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张鸿庵:被迫辍学 入伍当了通讯兵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9日 14:03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张鸿庵

张鸿庵

  姓名:张鸿庵

  现居:福建省福州市

  出生:1919年8月

  参军:1939年下半年

  部队:黄埔军校贵州麻江陆军通信兵学校第17期28中队

        西安第8战区长官部通讯连

  农村人没钱,失学后就入伍当兵

  我1939年从福州中学初中毕业后,福州中学迁去三明。因为我是农村人,没有钱,没办法跟去三明,就失学了。

  正好国民党军训部部长谭承槪那一年来福州,见福州青年好多,就两次组织招收军训部入伍生。我在1939年下半年入伍去了长汀,学习了3个月。

  长汀学习结束后,又去了贵州麻江17期28中队的通信兵学校。那时候大概有300多人一起去贵州麻江,有专人带队。一天要走40里,前后大概走了十多天。我那时22岁,比较机灵,走到哪里看到汽车一上坡,我就去扒车,还算轻松。

  我在贵州麻江通信兵学校学的是有线通讯。大约学了一年零三个月后,于1940年11月毕业。一毕业,我和4个伙伴约定不回南方,去较为偏僻的甘肃兰州第八战区。

  甘肃没去成,机缘巧合留在了西安

  我们一路走到成都,来到第八站区长官部办事处,他们愿意送我们一程,车子出了成都,过了秦岭,把我们送到了西安。

  西安有个第八战区副长官部,通讯连连长张宋儒正好是福建古田人,就把我们这些福建老乡留下来了。

  留下之后,我们中有一个人被派到37集团军司令部,另一个被派到第八战区副长官部特务团通讯排当排长,我和一个老乡则留在通讯连里,一起当排长。

  1942年,我升为中尉。从那以后,我都在西安,一直到抗战胜利都没有离开。最远就是到华山,那里是第八战区长官部前线指挥所,属于抗日前线。

  五天五夜值班后,飞机终于起飞了

  1943年,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美国B2远程重轰炸机降落在西安飞机场。由于西安飞机场是临时建的,跑道还不能载重,美军紧急迫降在那里,跑道都塌陷了。我们的参谋处处长立即和成都基地联系,最终商定,先把角炮、四挺机关枪和挂弹装置都卸掉。

  我在那里值了五天五夜的班,负责将电话接通到参谋处。直到第5天,零件都装车运到成都去,减轻了重量后的飞机,才成功起飞去了成都。

  听到满街放炮,才知道抗战胜利

  虽是通讯兵,但我们能知道的消息也有限。抗战胜利那一天,我在西安,听到满街放炮才知道,我们胜利了。

  由于我们通讯排不在编制内,抗战胜利后重新整编。部队把我们送到郑州的通讯兵第四团,2个月后又辗转到了徐州、广州。在广州的时候,我碰到同学,他在通讯兵第六团当副连长,也是通讯兵学校的,我在那里一直待到解放。(此文原标题为“张鸿庵:五天五夜后,迫降的美国飞机重新起飞”)

  备注:
  1.陆军通信兵学校:前身是南京的通信人员训练所。1936年9月,扩大为陆军通信兵学校。1938年7月,学校由广西兴安迁往贵州麻江县。学生总队下设6个分队,每队100余人。面向全国招生,对象是高中毕业生,学制规定三年,主要学习有线电话、无线电通讯,辅以学旗语通信、闪光通信,毕业后按少尉待遇分配部队。在麻江共办3期,培训1000多人。1944年冬,日军侵入贵州黔南,通校分批迁往四川江津。抗战时期,黄埔军校很多分校缩短学习时间,以满足前线需要。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