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林国桢:进入黄埔学习“毒”知识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30日 08:3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林国桢

  出生:1923年2月

  住址:漳州市芗城区

  参军:1939年

  部队:黄埔军校18期特科

        第97军军部防毒官

  福建漳州盛产蔗糖,古朴的漳州老街散发着闽南独特的香味。沿着古街,我们寻访到位于漳州市区林国桢老人的家。林国桢老人独自住在一楼的一间小屋,得知我们的来意,他很开心,拖着虚弱的身体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前几年我在医院看病,说打过日本鬼子,他们都不信”。

上海一·二八,家被日军炸了

  “日本人打到家门口来,厦门失守,漳州都不能待了。学校一搬再搬,从长泰到龙岩,后来又搬到漳平,书没法读了。我在上海的家都被日本人炸了。国仇家恨,和日本人打仗是应该的!”

  林国桢有兄弟姐妹7个,他在家里排行老大。谈起当年为啥报名参军,林国桢老人说到这里,双眼布满了泪水,哽咽着说道:“我父亲和祖父都是做生意的,祖父在上海开糖作坊,制作漳州红糖。1932年,日本人打上海,我在上海闸北的家被日本人炸了。家都没了,一家人逃到法租界。那时候我才九岁。”

国仇家恨,报考军校

  上海沦陷后,林国桢老人随家人回到漳州。1939年,他从龙溪中学(现漳州一中)初中毕业后,报名参加了国民党军训部义务军第五团。黄埔军校当时在漳州、龙岩招生,在龙岩考区的林国桢参加了入学考试。

  林国桢说,考完试后,他们在长汀进行了近一年的基本训练,步兵科目都要学,含操练。当时的文职教官都是厦门大学的学生。“那段时间最苦了,冬天雪再大也只能穿草鞋。在长汀一个团大概1000多人,但升学的只有650人,淘汰一半以上。”他们从长汀开始走路,衡阳到桂林坐火车,走到河池下车后,又走路到贵阳、乌江渡,走小路到娄山关、遵义、赤水,到达四川泸州。

艰苦的化学兵学习

  林国桢他们在纳溪县双河厂盖茅房,停下来受训。那时候生活很苦,一日三餐,米需要自己到大地主家去抬,靠马驮、人背。米价高得不得了,菜要自己种。教育方式和美国西点军校一样,生活管理按照德国的模式,教官们都很凶。

  训练半年后,林国桢开始学习化学专业知识,包括军事化学、化学兵器使用、化学迫击炮、释放毒气、气象学等。“当时化学科都在双河厂。化学兵科是最新型的特种兵科,是为了防卫日军发动化学战才成立的。”

  “那时候,我们国家穷,为避免被日寇知悉,我们对外都称为‘特科’。美国人经常去,史迪威两三个月就去那边看一看。当时化学科主任是李忍涛,也是军政部士兵总队的总队长、防毒处处长。他更是中国化学兵的始祖,我们化学兵总队就是他创办的。”林国桢老人说。

可怕的化学武器

  那时候日本人用的化学武器主要有催泪瓦斯、煤炭瓦斯、窒息性的瓦斯、糜烂性的瓦斯,还有令人备受痛苦、慢慢死亡的糜烂性毒气、芥子气,这种是最危险的。双光气、氯化苦等都是窒息性毒剂,而且无色无味,叫人防不胜防。尽管已经过了几十年,林国桢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当年学习的内容。

  化学兵科不同于其他兵种,不但要懂化学,还要学习和化学战有关的科学,比如交通学、气象学、统计学、心理学等,还要研究防毒、消毒。“懂得气象很重要,假如敌人放毒气,你往有风的地方跑,那不是找死吗?” 林国桢老人强调。

  1941年4月,林国桢从黄埔军校防毒第七期毕业。“当时福建全省650人报考化学兵。学习很苦,有些同学受不了,成绩不行,被淘汰了。毕业时,只剩下200多人了,福建人占了一半”。

一个军,只有一个防毒官

  毕业后,林国桢去了重庆,在卫戍司令部担任97军军部防毒官、少尉军官,军长李明浩。1944年9月份,林国桢跟随部队参加了独山战役。“独山战役打了一个多星期。当时我在军部,我们一个军只有一个防毒官,防毒官要跟着军长走。我没有直接参加战斗。”

  而后,林国桢又调往青年军207师担任防毒官,抗战胜利后调往军政部第五军官总队,1945年冬天调回重庆。1946年,林国桢老人跟随军政部汽车兵团去台湾各地接受日本投降。1946年,林国桢赴东北。1948年,沈阳和平解放,改编后,林国桢跟随部队到达武汉。1949年秋,武汉解放,部队清队,林国桢返回老家漳州。(此文原标题为“林国桢:同期化学兵,一半是福建人”)

  备注:

  1、上海一·二八事变: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企图侵占上海作为继续侵略中国的基地。1932年1月28日夜间,日军由租界向闸北一带进攻。驻守上海的19路军在军长蔡廷锴、总指挥蒋光鼐的率领下,奋起抵抗。2月14日,张治中为军长的第5军增援十九路军参战。一个多月内,日本侵略者受到沉重打击,死伤1万余人,四度更换司令。在英、美、法等国调停下,5月5日,双方签订《淞沪停战协定》;取缔一切抗日活动,第19路军留驻停战线、划上海为非武装区;中国不得在上海至苏州、昆山一带驻军(但中国保留行政权和警察权);日本军队撤退到公共租界暨虹口方面之越界筑路,即恢复1932年1月28日事变之前的状态。不久,19路军撤离上海。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