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张秉钧:母亲说没有国就没有家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06日 17:4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张秉钧

张秉钧

  姓名:张秉钧

  出生:1923年4月

  住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

  参军:1939年春

  部队:第三战区上饶司令长官部通信兵第二营无线电8连

走1个月路去参军

  谈起母亲,张秉钧老人一脸愧疚,因为在他回部队的第三天,母亲就因病去世了。

  张秉钧祖籍连江,从小在福州长大。1939年,16岁的他从福州赶了近1个月的路,抵达长汀,在入伍生第五团入了伍。

  “那时候白崇禧来到福州,看到这里青年很多,担心福州一旦沦陷,这些青年人会被日军利用起来,所以就开始在福州征兵。我就当了步兵。”

  “走累了,我们就扒车。那时候车不是汽油机的,很慢,我们扒车了他们也不知道。”谈起76年前参军的那段经历,张秉钧嘿嘿地笑了,带着些调皮。

  “后来,部队又在入伍生团里召了一半(900人)人去通讯科学习,相当于现在的大专。通讯科分有线和无线,我学了无线。

  “学完后,我被分到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第三战区统管江西、浙江、福建,那时候顾祝同将军是第三战区最高长官,我任无线电排排长兼一台台长。”

  张秉钧回忆说,他大约是1941年才被分到部队,刚开始大家都想去当步兵,想到前线和日本人干一战。但由于当时通讯人员紧缺,上级不同意。

  上级告诉我们说:“你们的每一份电报,都关系前线百万士兵的性命。电报,是军中的神经!”

  谈起电台的重要性,张秉钧老人还说起了长沙会战。

  “你知道吗?第一次长沙会战,焦土抗战的发生,就是因为电报上差了一个字。长沙有一条河叫新长河。当时上面发了一份电报给守城司令部,告诉他们新长河一带日本部队活动很频繁。但不知道是发报还是译报时弄错了一个字,结果守城司令部放火把长沙烧了。当时张治中任湖南省长,洪地任团长。蒋介石听到这个消息,暴跳如雷,说一字之差,就把长沙给烧了,是奇耻大辱,把洪地等三人枪毙了,张治中也被撤职查办。”

母亲说抗日比尽孝重要

  “1942年,母亲病重,我从建阳请假回福州看望母亲。那时,第三战区司令部也从上饶撤到了建阳。回到家里,母亲却对我说:‘是抗日重要还是请假回来看我重要?没有国就没家!’母亲把我赶回了部队。没想到我离开家的第三天,母亲就过世了。那是中秋的前一天,农历八月十四,家人只说母亲病重,没告诉我过世,我还在到处筹钱,想给她治病。”

  谈起母亲,张秉钧老人的言语中满是愧疚。

  “我母亲是闽清山沟沟里的人,没什么文化。但她一直和我说,做人要守信用,抗日比尽孝重要。我母亲真的很伟大。”

最早接到日本投降消息,不敢相信

  “1945年8月15日,实际上是8月14日晚上,大约是午夜12点左右,我正在机上值班。那时使用的是两用机,既能接电报,又能听电台。拨电容器时,我听到‘日本天皇向盟军无条件投降’,这是CAP国民党中央电台发出来的。我不太敢相信,又拨到COP(延安)电台,也是播着同样的内容。这下我觉得可靠了,马上通知总机,上报司令部。不到半个小时,上饶这个小山城里鞭炮齐鸣,直到天亮。” 张秉钧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当时以为这下可以回家了,没想到16日只休息了一天,17日司令部就来电,‘不得请假、随时待命。’随后就接到命令,去接收杭州。”

日夜兼程接收杭州

  “那时候虽然是国共合作,实际上已经有了裂痕。共产党主要在乡下接收,国民党主要接收城市。因此,有时候一个县里会有两个县长,一个是共产党的,一个是国民党的。在经过桐庐县时,我们看到一支日本炮兵队,他们把炮推到河里后,集体剖腹自杀了。”

  “我们日夜兼程,水路并进,两三天的功夫就赶到了杭州。到达杭州时天还没亮,日本兵只知道投降的消息,但还没接到命令,所以不让我们进城。但日本军队就地缴枪的命令很快就下来了。”

  “我们进城后,看到很多百姓在日本仓库抢大米等物品。我来到保叔塔下面的一个别墅,赶紧把电台架起来。别墅隔壁还住着8个日本军官,他们很害怕,看到我都90度鞠躬,还把戒指等贵重物品都拿出来要给我们。我告诉他们,这些是私人财产,我们不会要。后来日本军官将一把军刀交给了我们。”

  “随后,我又进城找‘打摆子’的药。日军医生还把医院的战马给我。我骑着马,在杭州城里飞奔了一场,日本人看到我,都站到两边,向我敬礼。”讲到这里,张秉钧老人很是兴奋。

  2015年4月26日下午,我有幸拜会了张秉钧老人。那时,他住在福州女儿的家里,虽然已经步履蹒跚,但讲起这些历史,仍然精神焕发。不想1个月后,张秉钧老人就去世了。(此文原标题为“张秉钧:母亲说没有国就没有家”)

责任编辑:汪蛟龙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