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吕合:从东南到西南的7年戎马征程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09日 08:2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吕合

  出生:1920年12月18日

  住址: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

  参军:1938年

  部队:云南战区76师226团第3营9连

  初夏雨后的山村云雾缭绕,空气里散发着阵阵泥土的清香。沿着弯曲的乡村小道,几番询问,我们终于找到老兵吕合的家。听说有福州来的客人,吕合家的小院挤满了邻居。96岁的吕合老人很是开心,大声地说:“我身体还行,要不是今天有下雨,我就去菜园了。前几天我在村里的龙眼林弄柴火,不小心把脚给弄伤了。” 

从军7年,从东南打到西南

  1938年,19岁的吕合被国民党抓去当兵。

  “当年,我从龙岩出发,去过江西、广西、湖南、湖北、四川、云南、贵州打日本鬼子,还参加过缅甸的远征,这些战斗具体是哪一年,记不清了。”

  “我们的参战部队是云南战区76师226团第3营9连,只记得师长姓王,团长姓谷,时间太长了,叫什么名字也已记不清楚了。”

  “我主要参加了4次与日本鬼子的战斗,分别在广东韶关、广西平阳县、湖北宜昌、云南与缅甸交界处的平甲山。”吕合回忆说。

遭日军伏击,全连没剩几个

  “当年日本鬼子进攻广东韶关边上的一个县,我们正在湘潭训练,就奉命去参加战斗。韶关一战后,我们伤亡了一部分人员。后来我所在的部队回到湖南,再到广西柳州,经当地老百姓带路前往平阳县。中途遭日本人埋伏,被迫撤退到另一座山上。

  “我们的武器太差,连部有三个排进攻都失败了。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行军,日本鬼子的三挺机关枪突然满山扫射。那次战斗伤亡很重,连队里死的死,伤的伤,没剩几个人活着,连队也被打散了。”吕合回忆说,“那时如果没有及时疏散躲避,我自己可能也牺牲了,不能活到现在。”

宜昌一战,战衣染满鲜血

  “我第三次与日本鬼子打仗是在湖北宜昌,打了40天左右。我们部队和日本鬼子打了好几场仗,伤亡严重。在宜昌长江出口处,我的头和手受伤,后来又上战场,遭炮弹轰炸。我昏迷趴在地上,醒来后,发现全身都是血,衣服都被染红了。

  “我自己拄着一根拐杖,慢慢走回了营部。后来,我被送到四川的医院治疗。那时候日军的飞机还在轰炸重庆、成都。伤好后,我又回归了队伍。”

远征缅甸,伤亡惨重

  “归队不久,我当了警卫员。后来又接到命令,随谷团长进入缅甸。团内组建了侦察队,我是通讯员。我们在云南龙陵训练了一段时间,然后出发去缅甸。当时走的都是陆路,一天就到了。在缅甸,部队一边训练,一边维持交通治安。”

  “我们在云南与缅甸交界的平甲山打了一场攻坚战,敌守我攻,。我们和日本人兵力差不多,双方都死了很多人,伤亡都很惨。我记得,当时我们的连长是湖南人,功夫非常好,一下子可以打倒几个日本鬼子,但不幸被远处鬼子的枪打伤了。我当时跟在连长身后,就迅速把他送到了医院。”

厌战,卸甲归田

  “1945年日本投降的时候,我们团在缅甸,在那呆了大概几个月的时间。后来,我们接到命令,团部被调回武汉。当时谷团长说,有可能还要打内战,自己人打自己人没意思,就给我开介绍信,我便离开部队,回到家里。”

  如今,吕合老人仍保留在部队时的习惯,他住的房间东西都摆得很整齐,还有一些战争年代的老照片,他都珍藏得很好。他每天都出门散散步,活动下筋骨,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子孙们也十分孝顺。(此文原标题为“吕合:战衣染满鲜血”)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