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李佛龄:被毒气弹片所伤 留下永久黑色烂痕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0日 08:2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李佛龄

  出生:1917年6月18日

  住址:福建省周宁县礼门乡

  参军:1938年12月

  部队:国民革命军第62、63军152师456团81炮连

抓壮丁,跑一个诛杀一个

  “我是1938年12月参的军,那时抓壮丁,同村被抓了4个人,礼门有14个,整个周墩(现周宁县)有100多人。与其他县被抓的人一起,可能有千把人,被集中到福安,称为补充团。”

  李佛龄说,在福安过完年后,补充团把他们编成连队,由12个士兵押解,将他们从福安送往部队。他们白天要搬盐或其他物品,晚上则用绳子绑在一起。路上不断有人逃跑。

  “后来部队规定:前面一人逃跑,后面一人枪毙;前队五人逃跑,后队五人枪毙。壮丁之间不忍株连别人,互相监督,再无个别人逃跑。但仍有整连逃跑的。”

  就这样一路经过古田、南平、沙县、永安、长汀等地,抵达广东南雄。休息10多天后,李佛龄一行补充进广东曲江的国民革命军62军152师456团81炮连。

第一战,51人上去15人下来

  “入伍第三天,还没经过训练,我们51人就开始参加战斗,搬运炮弹。第一场战下来,51人战死36个,只下来15个。”

  1939年3月,日本已攻陷广州,曲江成为广东临时省会和华南抗日指挥中心。为打通粤汉铁路,日军沿铁路发起两次粤北战役。国民党军队在清远、从化、佛冈、龙门等地区构筑起上百公里防线,长期与日军对峙。李佛龄的粤北7年抗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上次我们在牛黄山,与敌人大战。我们被日军围了17天17夜,后来其他两支部队增援后,我们才得以突围。最后缴获了日军50多匹战马。”

日本人使用毒气弹

  “战场上,步兵在前,炮兵在后。炮连一般设在山脚,前面有侦察兵,报告目标与参照物,然后炮兵瞄准发射。为掩护步兵进攻或撤退,我们还会使用烟雾弹。”

  “步兵分三个梯队,第一队持步枪,第二队持轻机枪,第三队持重机枪。步兵在前方保护炮兵,所以炮连基本没与鬼子正面遭遇。”

  但有一次,李佛龄被鬼子飞机的弹片击伤脚背和小腿。由于鬼子在战场上使用毒气炸弹,李佛龄腿部受伤后开始腐烂,久治不愈,最终留下很多黑色烂痕。李佛龄老人还说,当时鬼子抓了粤北一个村80多名百姓,逼着他们互相残杀,第一个由第二个杀,第二个由第三个杀,依此类推,极其残忍。

国共同仇敌忾齐抗日

  “抗战八年,我参加了六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中国开始全面抗战。有一个打一个,所以说全面抗战。两党联合,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都是自己人。一样的指挥,大家真心抗日。大家的目标都在日本。”

  抗战胜利之后,部队调往江西上饶、浙江金华。李佛龄接到母亲家书,后以母病为由申请回家。当时的团长姓李,他告诉李佛龄说:“抗战已经胜利,不对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兵,即将裁军,到时候退伍回家有安家费。”但李佛龄思家心切,经三番五次要求,准假两个星期。不想探亲期间,部队开赴山东,李佛龄老人遂留在家劳动至今。现与老伴生活,育有二女一男,近百岁高龄的他,还能上山干活。(此文原标题为“李佛龄:第一战,51人剩下15人”)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