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叶高蔚:子弹穿肠险丧命 伤愈复原又从军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0日 13:5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叶高蔚

叶高蔚

  姓名:叶高蔚

  出生:1919年7月7日(农历)

  住址:福建省宁德市罗源县城关

  参军:1939年

  部队:黄埔军校武冈分校17期27总队步科

        陆军暂编33师3团机枪连

        22兵团150师50团

  “国难当头,好男儿都应该站出来保家卫国,哪怕最终喋血沙场,也算是为国家尽忠。”1939年,叶高蔚老人在报考黄埔军校的作文题《为什么要参军》里这么写道。叶高蔚老人是霞浦人,1937年入读福安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宁德三都抗日后援会做抗日文宣工作。1939年军训部招收黄埔军校学生时,他毅然投笔从戎。

  “那时我们有8个人去考,考上了6个,考上后先去长汀军训部办的入生团三个月。那时候,大家文化参差不齐,刚好厦门大学搬到长汀,我们就去厦门大学辅导补课。三个月后再到军校来考试,考上再录取,考不上就淘汰。我被分配到二分校——武冈分校。那时候去武冈不容易,没车坐,都是跑步,一天2双草鞋。一路经过瑞金、广东、衡阳,好多同学脚底都起泡了,一个多月后才到达武冈。”

  叶高蔚老人说,那时候由于前线需要军官,所以军校原来三年的功课两年就完成了,然后就被分到前线部队。

  “我分到浙江温州陆军暂编33师3团,师长邵义铭,团长钟学栋是广东梅县人。1942年年头,分过去刚5个月,我就下到连队,当了一营机枪连排长,和队伍开到前线去打战。那时候我所在的师在最前面。先到丽水,再到永康,这一条战线都是我们33师负责。那是1942年5月,浙东会战。”

  正是那一年,中国抗日战场上发生了一件大事。1942年4月2日,美空军飞行员杜利特尔上校率领16架B-25轰炸机从旧金山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这是二战后日本本土第一次遭到美军轰炸,极大提振了珍珠港事件后的同盟国士气。但长途奔袭后,美军轰炸机航油也快用光,返航已不可能,迫降在了浙江机场。为防止美军再次轰炸,日军决定摧毁浙江机场群,于5月份发动浙赣战役。

  “浙江衢州机场很重要,美国飞机要停那边,所以,日本人就来争夺这个飞机场。我们要保卫那个机场,当时还有其他师一起来打,但我们师在最前面,我们排又在这个团的最前面。”

  “在浙江的青田县船寮乡,日本人想架三座桥渡欧江口(音),机枪连派我们排,封锁欧江口。我们没有飞机,也没有大炮,只能依靠重机枪、轻机枪、步枪抵抗。重机枪射程只有2000米,第二道桥就打不到了,更不用说第三道桥。而且我们这边地势很低,是农民种地瓜的丘陵地。日本人在对面的山上居高临下,地面有大炮、迫击炮,上面还有飞机。当天晚上我们到了那里就开始做防御工事,挖战壕。第二天下午4点半,开始打仗,大炮的烟雾很大,我眼睛就是那时熏伤的。到下午6点钟,打了一个多小时,班里的机枪手被打倒了。我正在战壕指挥,马上站起来,接过枪继续打,结果被对方发现,子弹打过来,把我的肚子打穿了,我也倒下了。”

  叶高蔚醒来后自己从山上爬下来,乡政府救护队帮他找了一个走江湖的医生,开了三包药。医生说他肚子里面有淤血,如果能通下去就有希望,通不下去就有生命危险,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淤血全通了。又过了一天,师救护队才发现他并把他抬走。

  叶高蔚老人说,那时候部队医疗条件都差,师救护队没办法治,在给他发了“抗日战争荣誉证”也就是负伤证后,又把他转到陆军救护队,后来又转到福建建瓯的陆军医院。在那住了三个多月,伤口才慢慢好了。

  在陆军救护队,叶高蔚偶然认识了副官处处长,也是霞浦人。那时刚好已近中秋,处长就邀请他一起请假回霞浦探亲。“是农历八月十五到的霞浦,全家人好高兴,请全村的人来吃饭,好热闹。”说起73年前一家人在生离死别后的再次相见,叶高蔚老人依然十分兴奋。

  大约1943年9月,叶高蔚在家里留养了一年多以后,来到霞浦地方行政干部训练所当教官。1944年9月份左右,被调到永安的省干部训练团实训一个月,结束后又被调到福安专区干部训练所工作。没多久,日本打到福州,窜到霞浦。叶高蔚的父亲被日本人抓去挑担子,后被日本人刺死,母亲也跳井淹死。叶高蔚离开了福安干部训练团,到青年军干部训练团又去参军。

  1947年,叶高蔚认识了太太并结了婚。1949年,调回福建22兵团,驻守厦门小担岛,后投诚解放军,定居罗源。由于早年战场中,眼睛被炮烟熏伤,3年前叶高蔚老人双目已经失明,现在和儿子一起生活,子女孝顺。(此文原标题为“叶高蔚:子弹打穿了我肚子”)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