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林竞远:有勇有谋 用大炮痛击日军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0日 14:1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林竞远

林竞远

  姓名:林竞远

  出生:1924年9月

  住址:福建省福州市

  参军:1940年

  部队:黄埔军校王曲七分校第17期步兵科

          93军战车防御炮兵营排长

          炮兵57团2营8连

学习战斗防御炮,专门打坦克

  1940年,我16岁,刚从福州格致中学的初中毕业。那时候,日本人正在侵略我们国家,我也有爱国心,就报名考上了在西安王曲的黄埔军校第七分校。

  我读的是步兵科,两年后毕业,被分在四川战车防御炮教导总队,学习战车防御炮,专门打坦克战车。1942年年底,又被分配到93军战车防御炮营,当了少尉排长。

  那时候,93军战车防御炮在重庆綦江。大概在1943年6月(似有误,应为1944年8月以后)衡阳失守后,我们就到广西全县布防。日本人打完衡阳想打广西,想从广西打到贵州再打重庆。

团长说,“炮丢了,就枪毙你。”

  我们有一个师,八九千人,守着黄沙河。

  第一天,日本兵很麻痹,在黄沙河靠着水的地方洗澡,结果被我们发现。我们用山炮打他们,打死了不少日本兵。

  第二天,有大部队和战车向我们阵地攻击。那时候,漫山遍野都是人。团长命令我,带两门炮去配合93军第10师29团,在公路边上狙击日军。

  我当时差不多20岁,根本不怕死,就想怎么消灭敌人。按照部署,本来应该立一个前沿阵地,我的炮躲在后面。但我跟团长说,如果炮在后面,日本兵战车一来,阵地肯定沦陷,应该把我这个炮摆在第一线,这才比较有效。

  那时候武器少,炮是个贵重的东西,需要保护。一个排的炮,还要专门派工兵营的一个排帮忙修路。团长就说:“炮丢了,就枪毙你!”

差不多三四百米,第一发就打中了

  我当时把两个炮布置得比较靠前,和步兵阵地在一起,还布置了几个预备阵地。我说,战车防御炮,打的就是日本战车。

  日军的进攻非常激烈,很快战车就出来了,日本兵跟在战车后面,向我们攻击。在日军战车距离我们八九百米时,团长打电话命令我赶快开炮,我说不行,八九百米太远,没把握。

  战车又往前走了两三百米。团长又打电话催我:“再不开炮就枪毙你!”我说,太远了,还是没有把握。

  等到差不多三四百米的时候,已经能将日本兵清清楚楚了,我大喊:“开炮!”第一发就打中了,但是日本战车还在走,我赶快又打了一炮,战车被打坏,另一辆战车也被炮弹炸伤。日军见状赶快后退,在他们后面还有三部战车,两个战车刚开过来,看到前面这样也就赶紧退了。

刚撤出阵地,敌人的炮弹铺天盖地洒下来

  我赶紧叫炮兵撤退。有个士兵不懂,他说:“排长你那么怕死啊,我们刚刚把战车打退,你就喊撤退。”

  还好我们撤退得快。敌人的炮,在阵地上铺天盖地地洒下来,因为日军见我们打了战车,就知道这里有炮了。

  战争就是这样,打完了要变换阵地,不能死待在一个地方。

  这一仗,我们整整打了一天,终于打赢了。日本兵打了一会儿就退了,从黄沙河全线退过去。第二天,日本兵没有来。晚上,突然接到命令,要求准备7天的新鲜口粮,随后我们就转移了。

  抗战胜利后,我所在的炮兵57团被撤销,我被分到步兵学校,是在重庆的军官总队。1951年,我回到福州,随后考入厦门大学,最后以福建省建筑科学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退休。(此文原标题为“林竞远:把炮摆在第一线,一炮打中敌战车”)

  备注:1944年,日寇大举进军湘南。攻陷湖南衡阳后,由湖南、广东分兵向广西进犯。蒋介石严令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在广西的桂林、柳州等地进行防御抗敌,这次对日寇防御作战史称“桂柳会战”,是豫湘桂会战的第三部分。

  期间,张发奎命令93军在黄沙河构筑防御工事阻止敌人南进,掩护桂林市疏散及作战准备。林竞远参与的抗战就是桂林抗日中93军在黄沙河构筑防御工事的黄沙河全线战斗。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