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李坤元:恨不马革裹尸还

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农业局 申龙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2日 08:3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李坤元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落芷江。

  抗日战争的滚滚硝烟早已散去,但壮怀激烈的抗战精神永垂史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多数抗战老兵早已作古,仍然健在的英雄寥若晨星。李坤元便是鄂西会战、湘西保卫战中一名普通的一等兵。

立志报国 投笔从戎

  1925年4月24日,李坤元出生于湖南省芷江县土桥乡冷水铺村一个农民家庭。他7岁上学,读过6年小学。1942年4月21日,受老师誓死不当亡国奴的抗战思想影响,还差3天满17岁的李坤元毅然参军,在湖南芷江国民党陆军独立第1旅3团3营9连服役。

  李坤元虽然算不上高大魁梧,但身板硬朗结实,声音洪亮,机灵勤快。一天,连长刘任仲与其谈心,李坤元一字不落地将孙中山遗嘱背诵并默写出来。消息不胫而走,他很快得到旅长李楚藩的赏识,调旅部警卫连当文书。湘西汉子性格执拗,李坤元“不识抬举”,不愿舞文弄墨做文书,非要下连队参加新兵集训不可,站军姿、走正步、练枪法、拼刺刀,流汗流血不流泪,一门心思上前线,打鬼子,为国捐躯不后悔。

站岗放哨 智抓特务

  抗战时期的芷江机场,地处群山环抱的山间盆地,是盟军远东第二大军用机场,占地2000余亩。中美空军鲨鱼式、野马式、黑寡妇式战斗机、侦察机、中程B—25轰炸机、大型C—46运输机聚集芷江,最多达三、四百架。芷江机场高度保密,即使是战报宣传,也只用“红岩机场”、“湘西基地”、“湘西某地”等代号替代。芷江机场蒙上了神秘的面纱,机窝、弹药库更是绝对机密。李坤元被分配在国民党航空第九总站防守弹药库。

  芷江民间的能工巧匠制作了以假乱真的木飞机,用帆布盖着停在机场中间,蒙蔽日军;机窝隐蔽在山洞中;弹药库则在离机场10公里之外的岩田铺。鱼鳞式黑色的木板营房、仓库,隐藏在连绵起伏的山坳里,明岗暗哨,戒备森严。

  一天,两个30来岁农民模样的陌生人,来到基地问路说是走亲戚,土生土长的李坤元觉得口音不对,机智地向战友递了一个眼色,“哦,杨木匠我认识,他家离连部里把路。”李坤元说,“马兄你暂时一人站岗,我送老乡到连部再回来!”陌生人放松了警惕,和李坤元有说有笑地走着。

  “翻过山岭就是杨木匠家。”李坤元说。 “嗯,哦,嗯嗯,谢谢!”陌生人支支吾吾,睃巡着营房和仓库。

  “连长,来客人了!”李坤元声如洪钟。倏地,他一个漂亮的锁喉动作,将其中一人制服,其他战友轻而易举将另一人擒住,“有家伙,连长!”陌生人的手枪也被当场缴获。

  经审查,陌生人是刺探情报的日本特务和汉奸。后来,被移交宪兵枪决。

防守机场 战火洗礼

  1945年春节刚过,李坤元所在3团奉命换防鄂西恩施县,负责保卫机场。其部属于国军第六战区,驻湖北恩施,司令长官孙连仲。恩施机场位于县城北郊,丘岗、山包是天然的屏障。日军为了占领陪都重庆,必须攻占芷江机场、恩施机场。李坤元说:“白天日机狂轰滥炸,机场弹坑累累,但军民同心,用畚箕、锄头、石碾子,当日炸烂,当天填平、夯实!保证飞虎队飞机升空作战!”他说,“我们不分昼夜,负责警戒,严防汉奸在机场周围坡地设置可疑物为日机导航。”

  “我要上前线打鬼子!”李坤元当兵3年,始终未能面对面与日本鬼子交锋。一天,他向连长递交了申请。

  “这就是前线,傻小子。”连长说,“机灵点,保住机场就是保家卫国!”

  李坤元没有受过伤,没有证书,没有军功章,只是抗战中一名普通的一等兵。他惭愧自己没有马革裹尸的壮怀激烈,没有为国捐躯受人敬仰爱戴,没有将军荣归故里的风采。今天,他老了,硬朗结实的身躯已变得瘦小佝偻,但中华儿女不屈的脊梁永远笔直挺拔!(此文原标题为:恨不马革裹尸还--记抗战老兵李坤元二三事)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