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亢营川:参加“砖桥战役”大获全胜

河南省临颍县委组织部党员教育管理科 杨雅宁 闫涛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3日 14:1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亢营川

亢营川

  亢营川老人今年已经88岁了,精神矍铄,开朗健谈,他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

  说起现在的悠闲日子,老人感慨说:没想到能活到现在,能亲眼看到自己国家的强大,真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老人出生于1927年,童年是在日本侵占中国的轰隆隆炮声中度过的。1944年,日军发动了河南战役,17岁的亢营川亲眼看到日本铁骑践踏中国的领土,亲眼看到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内心充满对日本人的仇恨。讲到这儿,老人的眼睛中闪烁着泪光:“我们不怕和鬼子打仗,却见不得亲人受害啊!”

我成了一名掷弹筒手

  1944年,我决定去当兵,当时整个河南几乎都在打仗。紧邻临颍县的西华县是开展抗日活动很出名的,我们同村8个伙伴一起到西华投奔部队,后来被编进了八团(即128部队),团长是王定烈,这应该是第二年的事情了。在八团,我身体素质还比较好,岁数小,人还机灵,部队让我做了一名掷弹筒手。那时候,我们的武器比较落后,掷弹筒算是稀缺武器,一个团有几个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有的还是缴获日本人的,我每天背着它跟着部队在战场上穿梭。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怕,反正上战场会死,不上战场也得死,不把鬼子赶走不行!每次上战场打了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只想多杀几个鬼子。

我参加了“砖桥战役”,哥哥也参了军

  1945年5月份,我参加了“砖桥战役”,为了更好的隐蔽,部队都是晚上悄悄行军,不走大路,专走偏僻崎岖的小路。有时候借宿在老百姓家,部队要求不能惊扰老百姓,每次有任务都是晚上悄悄摸黑起来,天明又悄无声息地回来了,百姓也不会知道一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出门的时候,身上背一点干粮,在野外有时候喝不上水,将就着填填肚子。攻打砖桥那晚,我们团共攻打下四个寨子:砖桥、河崔、王亭寺、万金,还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大获全胜。打完仗,我们就睡在大街上,没有惊扰老百姓。早上起来,才发现身边一群“黑乌鸦”:脸上都是炮灰。

  后来,我们部队又攻下邓襄、逍遥、张明等一些寨子,那一阵,仗很多,亲眼看到身边战友有被子弹射穿脸颊的、射穿屁股的、甚至失去生命的……那时候,一心杀敌只知道昏天黑地地打仗。

  砖桥之战后,我哥哥也加入部队。他比我参军晚,但是立功次数比我多,得到的奖章也比我多。当时同村去的8个人,因为没有打仗的经验,3个人顶不住战争的惨烈跑回家去了,剩下五个,三个战死在战场,只有我和卢建芳活了下来,现在他在焦作。

“调皮骡子”与敌人同归于尽

  那时部队里有个东北小伙,大伙都叫他“调皮骡子”,很调皮,性格开朗,没事喜欢唱个小曲什么的逗大伙儿开心,他年龄不大,也就不到二十岁,在一次作战中,抱着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了。在战争中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太多了……看到鬼子,我们每个人的眼睛里都能喷出火来,心里充满着仇恨,我们当时就一个信念:为兄弟们报仇、把鬼子从我们的家园赶出去!

离开逍遥镇,与老百姓依依不舍

  1945年中秋节前后,我们部队奉命北撤,离开逍遥镇。临走,老百姓舍不得我们,送来好多吃的,许多老百姓拉着我们战士的手放声大哭。八团在那里创建了抗日根据地,群众基础非常好。有一个老奶奶将煮熟的鸡蛋塞给我,我不要,可说什么她都不依。老奶奶说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都参了军,可是已经好几年没有他们的消息了,想想他们和我们一样,在战场上与小鬼子拼命,心里还是很自豪!我收下了奶奶的鸡蛋,哽咽着吃下。当时还在心里祈祷,希望老人的儿子都还活着。 

  把小鬼子赶走后,内战爆发,我们向北走(注:经查史料,当时是奉命北上参加邯郸战役),在鄢陵遭到国民党围堵,又南下去桐柏,一路走,一路打。到了嵖岈山,与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五师部队会和,我们被编入中原军区四团。

左手受伤,回乡务农

  1947年,我们跟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一路上遭到国民党包围,走走打打。记得有一场战役,我们打了五天五夜,久攻不下,后来选定在一个夜晚,摸黑突围,终于拿下。在这次战役中,我的手被弹片炸伤,后来住进大别山医院。在医院休养一个月,但左手已经握不住抢,不适合再上战场,只好回到临颍县老家,做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这一晃就是几十年过去了。

  交谈中,亢营川老人一个劲儿地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兵娃子,没做出过什么大的贡献,国家还如此记挂与照顾着自己。

  曾经的兵娃子,如今已经是耄耋老人,正是这些成千上万普通平凡的热血青年,在民族危难之际,毅然决然地告别故土浩浩荡荡奔赴抗战第一线,正是他们流汗、流血甚至献出宝贵的青春生命,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安宁与幸福,他们是如此可爱而不平凡!

  后来,亢营川老人庄重地向我们展示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抗战60周年纪念章”以及民政部门颁发的残疾军人证。9月2日,县领导们又为老人送去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此文原标题为:亢营川——我曾经是一个掷弹筒手)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