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郑信强:遗憾未能参与长沙会战一线战斗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3日 14:3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郑信强

郑信强

  姓名:郑信强

  出生:1921年1月

  地点:福州市晋安区

  参军:1939年

  部队:黄埔军校第17期步科

        空军军官学校25期飞行科

  第一次见郑信强老兵,难以相信这位满面红光的老人已经95岁高龄了。郑信强老人前些年还笔耕不辍,这两年休息后仍爱看书,床头摆着很多书籍。

  郑信强1921年生于福州。1939年抗战爆发后,考上了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第17期。“当时学校从长沙搬到武冈,我读的是陆军步科,读了二年。1941年毕业后分到长沙第10军,任参谋部少尉见习参谋。军长方先觉(见备注1),是黄埔三期的。” 

  1941年底,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同时进攻香港。为牵制国军南下支援香港,武汉日军发动了第三次长沙会战(见备注2)。“那时候我们是10个军21万人,打日本7万人。虽然我们伤亡很重,最终打赢了。”

  谈起没能参与长沙会战一线战斗,郑信强老人一脸的遗憾:“那时候我没在一线,驻守沅江,负责后勤。大约是1942年年底,1943年年头,我下来了,编到税警总团第二总团6团,一个总团相当于一个师。当时在湖南沅陵,负责军需后勤。” 

  从1941年到1944年,郑信强一直在抗战最激烈的湖南一带驻守。那里发生的三次长沙会战、衡阳保卫战曾震惊了世界,并直接导致了日本东条英机内阁下台。

  1944年8月以后,为响应“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我被调到青年军军事训练团第二团,去了重庆。那时候我已经是上尉,罗卓英当训练总监。我和蒋纬国同在32队。蒋纬国当时在西安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少校任连长。我们一个队,100多人。这时候大约是1945年年头。”

  “青年军毕业时,我本来要被分配到207师。后来我在重庆考上了中国空军军官学校,就去了成都空军军官学校入伍生团第25期。”

  郑信强老人说,考空军最难,体检非常严格。第一道查视力,那时候飞机扔炸弹是没有机械测量的,要靠眼睛,因此眼睛最重要。然后是检查身体,总共80多项。最后才是笔试。整个过程要一个多月。

  “当时100个人,就2个人能通过。体格好,才能笔试。笔试反而比较容易。学了一个多月后他们说,你是黄埔军校毕业的,不要再当入伍生了,就直接去训练。训练地点在成都往西100多公里,那边的生活非常好,但训练非常苦。每天3:30就要起床,起床先做30个单杆。”

  “1945年我回到盐务局守盐仓,随后当了几年上尉队长。1945年12月到衡阳,接收盐务局。那时,衡阳盐务局还是由日本人看管。”

  “后来,我们部队调去扬州接收淮南盐务局。1947年5月底,国民党政府派了一个汪精卫政府的人来盐务局当领导。汉奸来领导我,伪军领导国军,哪有这个道理!我和他吵架后回到了福州,和哥哥做食油生意。”

  如今郑信强老人和儿子一起住,家里已经是四代同堂。(此文原标题为“郑信强:我和蒋纬国同一个队”)

  备注:

    1.成立于1940年的国民党第10军时任军长是李玉堂,方先觉是第10军下属的预备第10师师长。1942年3月,李玉堂升任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后,方先觉才担任了第10军代理军长,1943年4月才获正式委任。衡阳会战是1944年6、7月份,方先觉作为军长一战成名。此处可能是郑信强老人记错了。

  2.第一次长沙会战是1939年9-10月,第二次是1941年9-10月,第三次是1941年12月-1942年1月,第四次是1944年5-8月。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