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耿兆江:冀东抗日战场上的一员虎将

河北省遵化市委组织部 赵剑锋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4日 08:5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耿兆江,湖北省遵化市岳各庄村人,一九三八年参加八路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侦察员、排长、连长和县支队长等职务。他转战长城内外,屡立奇功,被誉为冀东“五员虎将”之一。抗日战争结束后,冀东军分区授予他坚持冀东游击战争的“坚持中坚”勋章。

急中生智 巧妙突围

  一九四一年秋前,日寇对我根据地和游击区实行大“扫荡”。一次冀东军分区包森副司令员在滦河东开完会,由耿兆江带一个警卫排护送他去盘山一带。

  半路夜宿于一个大院子里。一切安排妥当,耿兆江躺在炕上,突然站岗的班长来报告,说听到村东方响动。他迅速爬起来,在断定有情况后,立刻喊醒大家掩护首长转移。警卫队伍还没有全部出院,敌人已经疯狂地闯了进来。耿兆江最后一个钻出院墙,他两脚刚一沾地,就有便衣特务从墙洞里探出头来。耿兆江伸手拿过身旁一个战士身上带有刺刀的步枪,朝着特务的脖子“嘎哧”一下穿过去,两手将枪把子一转,刺刀刃横别在特务的脖子里,两臂用力,将尸体拽出墙外。后边紧跟上来的鬼子,接着也往外探头,耿兆江照此办理,一气儿拽出了一个特务、两个鬼子。看后边的敌人还没跟上来,耿兆江趁势和身旁的两个战士转身开跑,还没跑出几步,突然东边大道上大喊一声:“站住!干什么的?”耿兆江一听,这是敌人包围过来了。他灵机一动将计就计,大骂一句:“混蛋!还不快追八路!”紧接着,他朝东南方向接连打几枪,口喊:“往南山跑了,快追呀!”

  敌人听见耿兆江命令似的口气,看到他举枪就打的动作,都以为是友军的长官。正在这时,东南方向不远处“砰、砰”响了几枪,敌人认定八路是朝东南方向跑了。哪知道,我们的首长已经向西转移出三、四里远了。

  部队赶到事先确定的集合地点,耿兆江向包司令汇报了这次突围的经过,包司令拍拍他的肩头,笑着说:“行!老耿不光是猛将,还蛮有韬略呢!”

英雄虎胆 单臂擒敌

  一九四二年夏末,耿兆江从口外战场上回家养伤,他邀集童年挚友赫连维兴和孙孝到北宅村办事员全安家去串门。全安无意中谈道:“我刚才从公路上过来,看见一个特务骑车子从北往南去了,不定又有什么事,咱们还得提防着点。”耿兆江一听有特务,再也坐不住了,说到:“维兴,咱们走,到公路上等着他去!”维兴劝他先把伤养好。耿兆江说:“—个胳臂也不怕,这几天没打仗,怪痒痒的。”大家扭不过他的犟脾气,只好同他一起来到遵唐公路,隐藏在大道边上。等了两个多小时,日头压山还不见特务从南边回城,只好怏怏不快地回家了。

  第二天早饭过后,耿兆江不死心,又招呼赫连维兴和孙孝到遵唐公路夏庄子村南河沟东侧,藏在玉米地里等着特务。十点多钟,从南边开过去五辆汽车,车上站着伪军,这个特务骑着车子尾随在后。再往南一望,新店子北边尘土飞扬,又有汽车向北开来。然而,耿兆江不畏艰险,趁特务下河沟的时机,飞快地跃出庄稼地大喊一声:“站住!”特务先是一愣,看只有一两个人,就猛劲蹬一下车子,企图闯上河沟的坡子逃跑。耿兆江一枪将其撂倒,窜上去翻出一卷文件。听到枪声,北面的汽车停止了前进,南面的汽车也调转了车头。在这紧急的情况下,耿兆江又朝特务的脑袋补了一枪,迅速钻进庄稼地里。等附近据点的敌人倾巢而出时,耿兆江早已带着胜利品回家庆功了,并把得来的文件转交给地方抗日政府。

冒险冲锋 威震群敌

  由兵痞组成的满洲讨伐队田忠队,长期活动在青龙县以南青龙河一带。他们较为熟悉游击战的规律,乘我军转移之机,到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

  一九四四年初,得悉田忠队住在东河口,要去青河口拖山一带讨伐。我常胜部队正在青河口活动,准备抓住这个有利战机把它消灭掉。考虑常胜部队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吃掉二百多敌人有困难,所以,一面拖住他们不让跑掉,一面向司令部请求增援。援兵没到,战斗已经打得很激烈。狡猾的敌人依仗人多、地熟,已占据了小山丘的制高点,正在分兵诡密地向我阵地迂回,妄图偷偷包围我军。正在这紧急关头,耿兆江率领特务连赶到。经过简单的商谈确定,只有登上山丘,夺回制高点,然后向左右包抄,才能置敌于死地。然而,攻下制高点是有困难的。只见耿兆江同志大喊一声:“跟我来!”就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山丘。敌人拼命反抗,冲上、撤下反复三次,仍没能拿下制高点。在这危急的时刻,耿连长命令用所有机枪火力压住敌人,趁敌人抬不起头的一刹那,他跃身闯进敌人阵地。阵地上,手榴弹像暴风雨似的向敌群投掷,敌人狼嚎鬼叫地向四面逃窜,我们终于攻占了制高点。然后部队火速进军,分兵夹击,激战半个小时,除七十多人举手投降外,其余人皆被击毙。战斗结束后,耿兆江的手指上还套着三十多个手榴弹弦。(此文原标题为“耿兆江:冀东抗日战场上的一员虎将”)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