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陈跃:装死躲过一劫 多次死里逃生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4日 08:55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陈跃 

  出生:1922年1月

  住址: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

  部队:第20军133师318团6连9班

  5月28日,我们一行前往漳州拜会陈跃老人。沿着小路,七折八拐,抵达位于中学旁的陈跃老人家里。听说有人来看他,陈老一家很是高兴。陈跃老人还穿了一身唐装,像是过节。

  陈跃在部队的名字叫陈清福。1937年国难当头,年仅17岁的他被抓壮丁,从漳州经龙岩至湖南,编入20军(见备注1)133师318团6连9班,辗转湖南、河南等地抗日。

长沙会战,人死了一批又一批

  “长沙大会战,日本人准备了很多马兵。大会战人死了一批又一批,没死的,日本人就用刀再插一次。”陈跃老人激动地说。

  有一次,退兵号吹响,部队开始撤退。但前面都是百姓,没办法,日本马兵追上来了,人死了非常非常多,人叠人。陈跃受过训练,虽然一直拼,但日本骑兵已经到了,只好倒在死人堆里装死,才躲过了一劫。 

打仗时,老百姓给东西吃

  有一次在凤凰山,部队打了三天三夜。下来时,整个团的人基本都死了,只剩陈跃和连长(或营长)两个人。陈跃的耳朵也被炮弹炸到。他当时是机枪手,因为队伍已经散了,晚上从山上下来,便躲在老百姓家里。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对面山又炸起来,他又冲上去,趴下开枪。

  那天打到很晚才爬回来,住在老百姓家。老百姓给了陈跃很多东西吃,让他吃到饱,又给他吃的带着走。后来陈跃和连长又上山住了两三天,可是天下起雨,他们两个只好又下山去,虽然老百姓给了很多东西吃,但是却不让他们住,因为一旦被日本人发现,会把这里几户人家的房子全烧了。

  “因为一直下雨,没地方去,我们决定住到老百姓家里。要睡的时候,老百姓叫我们不能睡,因为村里已经是日本占领区,随时会有日本兵。老百姓拿了一块门板,我和战友一人一条毯子,一人睡一头,在屋檐下很快就睡着了。早上起来,发现战友被刺刀刺死了。我一直哭,想着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如何上山。然后请百姓帮忙,把战友的尸体抬起来,我背到山上埋起来,然后寻找部队。老百姓跟我说,沿着水沟一直走,大约10公里就能到国军区。我就沿着水沟走,最后找到了部队,接着打。”老人回忆说。

山林迷路,幸运逃生

  陈跃老人说,在长沙三年,参加了多次战役,最后一次死里逃生,是在一座山上,他在山林中迷了路,最后遇到部队。

  “好在部队走这条路,让我遇见了,是133师318团第6连第8班。我跟着部队,又驻到江西上饶,驻了两三年,后来到浙江金华。后来就没怎么打仗了。再后来日本投降,大家都很高兴。上面命令我们将队伍移往浙江宁波,接收日寇遗留的军火。”

  1946年后,内战在即。陈跃因为耳朵在湖南长沙时被日本炮弹炸伤,听不到,于是要求回家。1946年3月回到漳州,五十年代陈跃成为漳州糖厂的一名油漆工,工作至退休。现和老伴生活,育有四子一女,儿孙孝顺。(此文原标题为“陈跃:打了三天三夜,全团都死了”)

  备注:

  1、川军20军: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川军20军出川,先后参加徐州会战、武汉会战。1939年,该军又参加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和1939年冬季攻势。1941年9月起,又参加了第二次、第三次长沙会战。1943年起,参加了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和桂柳会战。1945年4至5月,参加了湘西会战和桂境追击战。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