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陈耀强:学习防毒防化对付731部队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4日 13:53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陈耀强

  出生:1927年3月

  住址:福建省永泰城关

  参军:1945年

  部队:青年远征军第31军209师防毒排

去当兵,母亲心疼痛哭

  小时候,我家在广东兴宁的山里。有一天,日本人的飞机来炸,死了四、五个人,所以我从小对日本鬼子就恨之入骨。

  1945年,我在兴宁的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读化学,念高中三年级。那时候,美国把大批美式装备给蒋介石,但史迪威将军要求,中国军队要有知识份子,于是有了“十万青年十万军,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号召,计划组织200师到209师十个师、十万新军,这就是青年远征军。

  招募青年远征军(防毒兵),是因为当时日本在缅甸、印度布置了731部队,计划决战时在东南沿海投放化学武器。如果我们没有防毒排,损失会很大。所以青年远征军设有防毒排,从200师到209师每支部队都配备了防毒排,当时国民党其他军队没有防毒排。我正好被选中,去了209师防毒排。

  我父亲是个教育家,他非常痛恨日本鬼子,知道我要参加抗日,很高兴,拉着母亲一起送我上战场。母亲当时心疼大哭。因为我们是知识分子,全县开欢送大会,我们戴着大红花,全镇百姓也挥着旗子欢送我们。

防毒兵是怎么练成的

  我们从广东兴宁出发,走路去福建上杭,大概四、五十个人。我那时才十八九岁,算年纪小的。上杭驻地是一个宗祠,除了师资部队外,工兵营、骑兵营、辎重营等全在上杭周围。从1945年起,我们开始了近四个月的培训。

  除了要学习数学、理化、日文、英文,我们还要重点学习防毒化学。日本人很喜欢用各种毒,一大串名字,现在只记得住芥子气。此外,我们还要学打步枪和机关枪,甚至还要学习使用那时最先进的卡宾枪。

  学防毒防化就是针对日本731部队。我们防毒排要负责教部队官兵,日本放毒气时应怎么防范。用汗巾、毛巾浇了小便捂在口鼻上,是最简单也是比较有效的方法。

师长说,抗战胜利了,但不要高兴太早

  没想到我们刚学了4个月,日本鬼子就投降了。

  消息是师长温鸣剑宣布的,但他制止了大家想要放枪庆祝的冲动。他说,每一个子弹都要留着消灭敌人,不要浪费,同时不要高兴得太早。眼下,青年远征军的首要任务是接管俘虏,接收日本人的投降。

  那时没有交通工具,我们连夜从上杭前往福州。到福州时已经是9月,福州已被其他部队接管。209师便驻在西禅寺,我们团则驻在柳桥新村。

  1945年10月底,209师接到命令,坐船到浙江去接受训练。我们是新式部队,读了那么多书也不能浪费,所以高中的就送到大学去,初中的就送到青年远征军去。

  1949年3月,我离开了国民党部队,到浙江大学补习班读书。(此文原标题为“陈耀强:日军喜欢用毒,我们只好组建防毒排”)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