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郑恒标:淞沪会战耳朵被打穿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4日 14:0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郑恒标

  住址: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

  出生:1917年3月

  参军:1933年

  部队:18军67师398团

  1931年8月的上海,乌云密布。“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妄图三个月消灭中国的日军正从北往南推进。此时的南京,已在谋划一场主动反击。这场战斗将打破日军部署,把敌人由北向南入侵转为由东向西,进而拖入长期作战。

  黄浦江两岸日益诡异。此时的福建浦城人郑恒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几个月后将在这里经历生死考验。

战友抱着手榴弹,和日本坦克同归于尽

  大概是1937年8月(8月13日淞沪会战开始,详见备注),郑恒标所在部队驻扎在上海。当时部队下令不让他们穿白色的衣服,怕被日本人看见,容易挨子弹。

  “开始打仗了,日本人用飞机丢炸弹。当飞机过来的时候,我们就趴在战壕里躲飞机,后面再用高射机枪和高射炮打他们的飞机。”

  “飞机炸完以后,日本人开始用大炮轰。我们躲在战壕里,战壕底下流了很多血。很多人死了,没人收尸,我们只好把人堆起来用泥盖上当掩体。还有的尸体只能丢到河里。”

  “大炮轰完,日本人开着战车、装甲车和坦克过来。那时候,日本兵也不怕死,他们的步兵拼命冲上来。”“我们没坦克。当敌人坦克开过来,我们事先在坦克经过的地方挖个洞,上面用草皮伪装,人躲在里面,把手榴弹捆起来炸他们的坦克,我们的战士也跟着牺牲了。”

那年16岁,被抓壮丁去当了兵

  在来上海之前,郑恒标一直在浙江当兵。他很小就没有了爸妈,爷爷奶奶过世得也早,兄弟姐妹六个,靠哥哥种地生活,家里很穷。1933年,16岁,就被抓壮丁去当兵。最早的时候,他所在部队是在浙江江山一带。20岁那年,郑恒标随67师398团去了上海,在无锡的小南厂集合。

所有当官的,都和士兵一起冲锋

  “我所在的连是步枪连,连长袁连彪(音)。一共一百六七十个人,用的是步枪。那时候我们一人带200发子弹、两个手榴弹、多斤炒米。打仗的时候,伙夫饭送不上来,有一次七天没吃饭,我们就挖番薯吃,后来只能吃番薯叶。”

  “那时当官的,也都和士兵一起冲锋。冲上去打一段,撤下来休息,然后再上去。战士死了一批,又补充上来一批。在上海打了一个多月后,连长、营长都中弹死了。”

  “当时我们死了很多人。日本人还在战场上放毒气炮弹,有的人闻了烟就死了。中毒以后,有的战士身上起了莫名其妙的毒疮、脓包,身上溃烂后死掉。还好,我那时候有戴防毒面具。”

  就在这场大会战中,郑恒标老人的耳朵被子弹打穿,随后下了战场。郑恒标是幸运的,这场持续3个月的大会战,中日双方共伤亡30多万,“四行仓库”等战斗则直接被称为“绞肉机”。

  郑恒标受伤后,辗转苏州、杭州、江山伤兵医院治疗。伤养好后,他又跟着一个当营长的老乡,去到另一个部队当炮兵。(此文原标题为“郑恒标:尸体太多没人清理,堆起来当掩体”)

  备注:

  淞沪会战:又称八一三战役,日本称为第二次上海事变。这是中日双方在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中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战斗始于1937年8月13日,持续三个月。其中日军投入8个师团和2个旅团20万余人,宣布死伤4万余人;中国军队投入最精锐的军队80余万人,统计死伤30万人。

  此次会战,标志着两国之间不宣而战,也是全面战争的真正开始,卢沟桥事变后的地区性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彻底粉碎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计划。由于遭到顽强抵抗而损失惨重,日军攻占上海后又直奔南京,并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