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黄荣生:打到枪身发烫 泼冷水降温接着战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5日 08:28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黄荣生

  出生:1922年1月

  地址:泉州市永春县

  参军:1941年

  部队:国民革命军第94军35师某团机枪连4排8班

  云销雨霁,我们终于达到黄荣生老人高山上的家。门前梯田连连,远山云海涌动。94岁的黄荣生老人趿着拖鞋迎接我们。据他孙女说,这两年老人身体还不错,但记忆已大不如前。

  “我是20岁参的军,33岁因为生病才退伍回来。那年保长、甲长带了三四个人,晚上来敲门抓壮丁。全乡抓了五六个人,全县抓了200多个,抓到永春集合、开会,动员大家去打日本。在那里,我们被关了20多天,天天开会,然后送到浙江温州补充到部队。刚到温州20多天,日本人就打过来了。”黄荣生回忆。

一个班只有一挺机枪

  那时候黄荣生在机枪连,94军35师,具体团已记不清。一个连有10支重机枪,每个班1支。每个班大约9到10个人。重机枪很重,一般情况下一人背架子,二人背枪管,另一人背枪身,五个人挑子弹。一串子弹250发,一个人挑500发,一个班5担子弹。子弹分两种,开始弹头是圆的,比较重,后来改换另一种子弹,比较轻。

  黄荣生说:“那时对面就能看到日本人。我们先在地上挖个坑,架好机枪后,只要一按按钮,子弹就像雨点一样打出去,打死了很多。有时候一次打100多发就停,有时候一次就要打5担子弹,打完后还会再补给。打得枪身都发烫,用冷水冷一下再继续打。”

遍地都是尸体

  黄荣生老人说,当时不知打了多少次,很多战友死了,遍地都是尸体。如果班长死了,就从士兵里挑一个当班长。

  “那时候,打得最厉害的是湖北、湖南。日本人的炮弹威力很大,一个炮弹下来,整个山都会塌掉一块,一个班基本要死掉一半。在湖南一场战斗中,我被子弹打到头,血流了满脸,不过只是伤到皮。医生包扎后,休息了十几天就好了。”

  问到老人怕不怕的时候,老人回答道:“怕也没用,怕也要打,不怕也要打,所以没什么好怕的。上战场主要是靠炮弹和机关枪。”

一天只能吃两顿

  “当兵时一天只能吃两顿,有时只有一顿,很少能吃到三顿。日本打败了,我们到了上海,伙食就非常好了。”黄荣生所在的部队在湖南打了十几二十天后,日本就投降了。他们先去了广西柳州,从那边去到上海,接收日本人。当时飞机一趟就能载六七十人,一天两趟。在上海,部队驻扎在郊区。日本的军官、士兵见到他们都要敬礼,还会给他们敬烟。

  部队收缴了很多日本的武器,其他东西都让他们带回去了。

高粱地里被俘投诚

  “1947年,从天津去东北,经过一块高粱地,我们在最后面。突然冲出很多人,拿枪把我们包围了,是林彪的部队。我们被抓后,投诚参加了共产党。”老人回忆起自己部队投诚的经过,他说:“那时共产党的部队和老百姓关系非常好,他们支持穷人,把富人的财产全分给穷人,所以穷人都支持共产党,还把共产党的部队引到高粱地里埋伏。”

  黄荣生后来参加抗美援朝,在朝鲜交界处,被美军炮弹打伤,背锥骨脱节,治好后就回了永春。黄荣生回乡结婚后,育有两男一女。现老人住在小儿子家,身体硬朗,儿孙也非常孝顺。(此文原标题为“黄荣生:一个炮弹下来,全班死了一半”)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