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谢水福:参军到部队 游击抗日寇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6日 08:1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谢水福

  籍贯:福建省三明市

  出生:1921年5月

  参军:1939年9月

  退伍:1947年1月

  部队:28师补充团1营1连1排

       第28军独立游击队第1大队第1中队第1分队

  在国民革命军的编制序列中,历史上曾先后出现过2个第28军,分别为川军和湘军。在湘军第28军中,有这样一段历史:1939年5月,陶广担任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第三战区第一游击区总指挥兼28军军长,率领62师进入浙西杭嘉湖地区,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他与新四军共同作战,多次粉碎了日军对游击区“扫荡”。

  福建老兵谢水福经历的抗战,正是发生在陶广的独立游击队,这是国民党军队中一支比较独特的部队。

参军到陶广部队

  那时候,保长通知我们家3个孩子要送1个去当兵,父亲送我到县政府,对县长说,我儿子送给你了,去保卫祖国。然后父亲对我说,去了以后要保卫祖国,争取胜利。那年是1939年的9月,我19岁。我们县里一共去了32个人,都在28军。后来只回来4个,我、祝齐标,付农根,张坈士。

  县长送了我们五华里,之后我们被送到南平团管区,团管区把我们分到28军补充团。我所在的28军是湖南的部队。那时候补充团在浙江金华府南溪县余步山(音),我们就从南平走到上饶,坐车到金华,到那住在祠堂里开始训练。军长下通知说,这一批要训练好一点,就训练一年半。

  军长是陶广,湖南人。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就知道陶广是红军。他以前来我们村开会时说,要打土豪、分田地,还问我:“小鬼,你要不要来我们这当兵啊?”没想到,我当兵的时候,还真去了他的28军。

  营长叫刘连升,他到这边开过会时,帽徽都是红军的。后来,国民党、共产党合作了,他们的部队归国民党管,改成了28军。我1939年去的时候穿的是灰色的军服,训练了一年多,换成黄的。

全军中游击队的武器更好一点

  1941年,训练结束后我们到了杭州,改为军部独立游击队,我在第1大队第1中队第1分队,打游击一直打到1946年。

  我是步兵,打游击时候军装脱掉了,就穿便衣。鞋子是胶鞋,有的穿皮鞋。每个兵都戴钢盔,有4个手榴弹,4个枪榴弹,枪榴弹很小。1个掷弹筒,2个炮弹,250发子弹,1把大刀,1把中正式步枪,每个人还配1把小刀。我们这支队伍人不多,有2个大队,2个营不到,相当于5个连。我们是4个步兵中队,一个重机枪中队,重机枪中队有3挺机枪。

  当年我们军长说,国民党全军的游击队就我们的武器更好一点。弹药很充足,不够的话打电话会有人送过来。当时还有个74军,他们是王牌军,每个班长有一把冲锋枪,装备也很好,他们打仗也很有名。

  我们一天吃三顿,三餐干饭,每个礼拜吃一次肉,浙江有什么菜就买什么菜来吃。春天时候,湖南部队都要吃辣椒炒的菜,像辣椒炒猪肉。

日军死了骨灰带回家,我们没有

  平时没打鬼子的时候,都是在山沟里面躲。白天日本的飞机很多,我们就藏在壕沟里面。到晚上,天黑了,我们再策划。一天不一定睡几个小时,有时候白天睡觉,晚上策划。

  当时打日本人,碰到就杀,经常拼刺刀。日本人武力更好,比较强。我们部队也还可以。一般的部队训练2个月就上前线打战了,我们这个补充团训练了一年半,所以更强。

  在杭州那一带,有一天晚上,看到日军和跟团的60炮分开,我们就主动打他们。日本人几十个人,我们也几十个人,拼起了刺刀。日本人在拼刺刀前,把子弹退出来,但我们不退。他们的枪是三八式的,很长。我们的枪短点。但这一仗我们还是打赢了,不过,也有战友牺牲。

  日本鬼子死了,他们会把尸体、房子烧掉,骨灰拿回去,寄回日本。我们战士的尸体,有的在阵地埋掉,有的直接烧掉了。有的会寄阵亡通知书回家,但一般都没有。我们县里去了32人,只有4个人回来,其他死了,骨灰也没回家。

日本人聚在操场等我们接收,都羞恼地趴着

  日本投降那一天,我在杭州一带。我们胜利了,大家开始游行。我们很高兴,一个子弹一个子弹地放,放了五六个,庆祝祖国胜利了。前线的老百姓跑回家了。我们去杭州接收,日本人的武器、弹药、人马很多。

  抗战胜利后,1947年1月份,父亲写信让我回家去。过年时,我就退伍了。(此文原标题为“谢水福:国民党也有游击队?”)

  备注:

  1、陶广:1926年,任北伐军第8军26团团长,参加汀泗桥、贺胜桥等战役。1937年9月,奉命率28军由湘西开赴第三战区浙江东海前线布防。日军在金山卫登陆,遭到陶部顽强抵抗。天马山、凤凰山之役,日军伤亡惨重。陶广升任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第三战区第一游击区总指挥兼二十八军军长。1939年5月,率62师进入浙西杭嘉湖地区,在敌后开展游击战。陶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与新四军共同作战,多次粉碎日军对游击区“扫荡”。因未卷入1941年1月蒋介石、顾祝同制造的“皖南事变”,蒋介石对陶广猜忌更深。抗日战争胜利后,陶广退役,隐居杭州。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