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宋虎:为民族独立而从军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6日 08:23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宋虎

  出生:1919年11月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

  参军:1940年

  部队:黄埔军校三分校18期化学科特科大队五队一区队

        30军军部参谋处防毒科

        30军军部防毒排

  96岁的宋虎先生一人住在一座明朝老房子里,里外4间,地面是土,但很干净。木制小餐桌已有些年代,不过没有一点油渍。一间逼仄的小屋就是他的卧室,整整齐齐。宋先生坚持先进里屋换件衣服,他说穿太随便是对客人不尊重。聊天就这样展开,说话时始终用手掩着嘴。

参军,为了民族独立

  我是1940年考的军校。当时日本侵略中国,飞机到处轰炸,难民到处都是,老百姓生活的非常痛苦。为了报国,为了中华民族生存、独立和自由,年青人都去考军校,抵抗侵略。

  我当时在福建建瓯小学教书。那时年青人有两条路,一条去延安,一条路去军校。我当时也想去延安,但因为太远,又没介绍信。刚好军校也来招生,我就报了军校。

  我们三个同事一起考上的,当时化学科在福建招了400多人。考上后从建瓯出发,坐火车到广西柳州,然后走了三四个月。都是白天走,靠着路两边走,怕日本飞机。日本飞机一般是9点多出来。我们就早上6点多开始走,中午10点种左右停下,飞机一来我们就赶紧躲起来。

  到了军校,休息几天就开学了。当时一个队100多人,吃住在一个地方,上课在一个教室。当时吃四季豆、土豆最多,很少吃到肉。

军人,不怕牺牲

  1943年3月毕业,我被分到第6战区30军,当防毒排排长。布防宜昌一带,军长池峰城。我们三个同学有两个去了印度,新6军在印度,是远征军。我们这一届有50多人去了印度。当时我们也有化学兵总队,下面设有6个团,军政部直接领导,一个团有2000多人。

  在宜昌时我们在南岸,对岸是日军,互相打榴弹炮。日本人一整个师团有2万多人,都驻在城里,长江对岸的防线守卫都是汪精卫和平军,都是中国人,所以我们侦察兵来来去去很方便。

  军人是不怕牺牲的,战场上两军对垒,不知道子弹、炮弹会从哪里来,又有那么多人,所以指挥员要指挥部队,看地形,判断从哪里走伤亡最少。最怕的是飞机,飞机威力非常大,炸弹扔下来,你看见都来不及。相反,地上的子弹、炮弹就没那么很危险了。

常德,日军用了化学武器

  常德会战很激烈,日本人攻不进去,就用了化学武器。常德部队便打电报给重庆,要求派防化部队。当时派了我和其他5个人,但等我拿到派遣令时,常德已经沦陷了。

  芥子毒气杀伤力很大,只要粘到就会中毒。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人使用过,被全世界禁用。这东西对敌方、对自己都会有伤害,所以很少用,但日本人做了很多这种毒气。据我了解,日本人主要是用暂时性的化学武器。因为如果杀死我们,他们占领后也会受感染。

要出战,我们很高兴

  1945年1月,我被调到远征军。当时号召知识青年从军,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那时候共编了9个师,201到209师,我去了202师。 

  我先在重庆綦江训练了8个月。突然有一天通知我们行李要减负,只能带5公斤,我知道这是要出去打仗了,很高兴。当时缅甸局势很紧张,准备8月初出战。不过日本人很快就投降了。

  胜利,我们狂欢

  1945年8月15日是个不眠之夜。晚上8点多得到信息,日本投降了。大家鸣枪庆祝,打了十几分钟,直到11点多才睡觉。

  日本投降后,远征军解散,我去苏州城防指挥部当参谋,呆了3年多。后来又调去上海城防指挥部。1949年1月,部队投诚解放军29军,我在29军教导大队当军事干事。1951年,调到解放军14步兵学校当教员。(此文原标题为“宋先生:参军,为了民族独立”)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