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庄言:血战华容阻断日军水上补给线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6日 13:58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庄言

  出生:1919年6月

  住址:福建省平和县五寨乡

  参军:1939年

  部队:73军77师230团炮1连1排1班

  “当年长沙的南大门华容失守,73军暂5师血战华容,日本人有飞机助阵,武器比我们好,暂5师某个团打得剩不到一个连。我们77师奉命增援华容,接到命令后,我们从长沙出发,日夜兼程,徒步火速赶往华容县增援。”庄言是漳州平和人,家中有三个兄弟,他排行老大。5月28日,我们去拜会老人,他就在乡间小院里静静地回忆起74年前的那场战斗。

血战华容 阻断日军水上补给线

  “到达华容县后,我们作为主战斗力的炮连,驻守在南山乡藕池河的河边。这河与长江相连,河面宽大约六七十米,是当时主要的水面运输通道。日本人用运输船往华容城里不断运送补给物资。一听到电渡船嘟嘟嘟的声音,我们就根据距离,调整平射炮的高度,炮轰日本人的运输船。”

  “那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是阻击切断日本人的水上补给线。白天战斗,晚上放哨护炮,经常日夜都不能睡觉,有时候只可以睡一两个小时。”

  庄言老人是1939年被抓的壮丁,不久与同乡被抓的20多个青壮年,徒步出发。1940年抵达长沙,编入国民革命军73军77师230团炮1连1排1班,并投入战斗。“当年长沙打得很惨烈,在战场上随时就会送命。”庄言老人说,“我们20多名老乡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后来再没见过面。解放后,回到老家,才知道原来一同应征入伍的,只有我活着回来了。”

  “日本人的飞机多得和蜜蜂一样,轮番对我们进行轰炸和低空扫射。炊事班白天不能生火,也不能往阵地送水。战士们只能忍饥挨饿。只有等到了晚上,日军停止轰炸和进攻了,我们才能获得少量的食物和短暂的喘息。但是第二天天一亮,就要重新投入战斗。”

  时隔多年,庄言老人回忆起当年战争的惨烈,仍不停地叹息:“那时我们苦战了一个多星期,和日本人的火力相差太悬殊。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都牺牲了。有一次战斗后,我们看到无数的尸体,只能在山头挖个坑,把他们埋进去,再插上一块木块。”

  “飞机多得像蜜蜂,要吃饱钻地缝,要见父母恐怕要下辈子……”庄言用一段闽南语顺口溜向我们讲述了那段枪林弹雨的经历。

迄今体内仍有七八块弹片

  庄言老人挽起右手的袖子,只见手臂上有一块碗口大小的“凹槽”。“这是当年在一次战斗中,被日本山炮炸伤留下的。当时我被山炮炸得遍体鳞伤,浑身都是血,差点把命留在战场上,后被送到怀化市沅陵县的医院治疗。那时湖南的气温高、医疗条件差,伤口重度感染,里面长出了小虫子,右臂上不得不挖出一大块肉,但我还是硬生生忍了过来。当时我被诊断为三级残废,虽然命保住了,但手臂伸缩却不方便。那时候部队受伤的人很多,大伤口会有人处理,小伤口都是抹一下药,等着伤口愈合就好了。”

  “在怀化沅陵的医院治疗一年后,我的手臂伸缩不方便,不能继续上前线参加战斗,就被部队安排送到后方的张家界王家坪镇第五疗养院编草鞋。直到1949年解放后,我才回到平和五寨的老家”。  

  庄老的儿子说,2014年带他去医院检查时,发现他背上还有七、八枚弹片。因为长在肉里,没什么影响,而老人年纪也大了,医生建议不要再动手术。

  庄言老人家的客厅正中央,挂着一张四代同堂的“全家福”。安享晚年的庄老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道,“当年战争是十分残酷的,现在的好日子都是战士们用血和命换来的,不能遗忘。”(此文原标题为“庄言:伤口长了蛆,生挖掉一大块肉”)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