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刘家桂:被俘两个月 幸运逃生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9日 15:13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刘家桂

  出生:1919年4月27日

  住址: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四都镇溪口村

  参军:1941年

  部队:第4军59师175团迫击炮连2班

  刘家桂老人的家大约是福建抗日老兵中最偏僻的。6月19日下午5点,我们从上杭出发,先走高速,再走省道、县道、乡道、村道,赶到老人家里已近晚上8点。

  “我父亲平时睡得早,下午我和他说等会儿有人来看你,他好高兴,就一直等着。”得知97岁的老人因我们来访而迟迟未睡,我们不胜惶恐。穿过黑漆漆的村庄小路,见到嘴唇敷着纱布的刘老颤巍巍地从床上艰难坐起,我几欲落泪。原来已近失明的刘老当天刚摔了一跤,嘴唇磕破,流了好多血,但因山高路远,老人不堪长途奔波,其儿子只好买些云南白药先帮他敷着止血。

  “我是23岁(1941年)去当兵的,一直在长沙,在迫击炮连。我们是团部的迫击炮连,没有营。一个82迫击炮有3公斤半。”由于嘴唇受了伤,刘家桂老人讲话含混不清,又夹杂着方言。所幸前些日子,刘老趁自己还清楚,让人写下了当年的抗日战事。

  1941年8月,刘家桂按政府“三丁抽一”应征入伍,编入湖南第4军59师15团82迫击炮连2班。刘家桂回忆,当时军长是张德能(应为副军长),师长叫林贤察,团长曹府权(音,下同),连长刘楚山,班长叫苏其红。

  “在一次战役中,我们要攻上山头的一个碉堡,于是反复往上冲,第一次没有冲过去,第二次我们一个团往上冲,全团的人都死掉了。团长当时脚受了伤,为了不拖累大家,他让战士把他扔到河里,但战士下不去手,最后团长自杀了。”

  经查,当年第4军先后参加了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从时间上看,刘家桂参加的应是1941年底的第三次长沙会战。当时第4军从外地抽调到长沙,于1942年1月4日晚抵达长沙南郊,向北追击溃败的日军,其间反复拉锯,战事惨烈。

  第三次长沙会战后,第4军在长沙一带休整,后又参加1944年5月到9月的长衡会战。“有一次要过河,团里让我们14个人去侦察。刚过一半,就被日本人发现了,机枪扫过来,当场就死了几个。过完河,只剩下3个。”

  在另一次战斗中,刘家桂所在部队被日本兵包围、俘虏。“那时,二三千人在岳麓山被日本截住了,没办法走。被日本人抓住后,一点也不敢犯错。你稍微不听话,日本人就会用指挥刀砍头,我的战友被杀掉很多。”

  “那两个月,他们每天都杀很多人。杀的时候,他们还让我们去围着看。日本人也杀掉很多妇女,有一天,一个大概只有10来岁的小孩哭着找妈妈,日本人看到他,一枪给打死了。”

  “我被日本人抓了2个多月。他们不给我们吃的,只能自己能找,找到就吃,没找到就饿肚子。当时我被日本人安排去放马。有一天晚上,日本人杀了一头牛,在分着吃的时候,我逃了出来,藏在稻田里,日本人的枪一直打一直打。然后我一半打工,一半讨饭。花了2个多月时间,才回到了长汀。”

  回到老家后,刘家桂再没回部队,留家务农至今,育有3子。“我有本书,叫《国家记忆》。”路上,刘家桂老人的这一句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此文原标题为“刘家桂:日本人天天杀人,还要我们围观”)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