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梁惠国:在滇缅生命线上转运物资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9日 15:24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梁惠国

  出生:1924年

  籍贯: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

  参军:1940年

  部队:陆军辎重兵驾驶兵教育团

        陆军辎重兵汽车第五团第五连

  到梁惠国老人家时,天正下着瓢盆大雨。窗外雨打芭蕉,梁老就在这座几十年的老屋里,向我们讲起70多年前的那段历史,声音几度哽咽。

一个月内,父母双亡

  1940年,是在梁老心中刻下最深伤痕的一年。出身贫寒的他,那年屋漏偏逢连夜雨。1940年8月,他的母亲发烧,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病,也没有药吃,就去世了。父亲心里一急,胃痛又难过,不久也离世了。父母分别在同一年八月、九月去世相继离世,到现在想起来,都让梁老难过。

  70多年已过,“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痛,至今仍在梁老心里萦绕。讲到这里,90多岁的梁老已泪流满面。双亲去世后,他住在外公外婆家,外公外婆不让他去当兵。老人说,你哥哥被抓去当兵,死了;你弟弟也死了;你再去当兵,家里就没人了”说什么也不让他去。梁惠国求了三天,对老人说:“外公外婆,你们对我好,我不会忘记的,以后不管到什么地方,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第二天我要走了,外婆早晨烧饭,捏了一个大皮球那么大的饭团给我。外公拿了5块钱,跟我讲,饭团你先拿去吃,吃完了不够就去买。外婆不肯放我走,抱着我一直哭。”那时二老都已六十多岁。抗战胜利后,思乡心切的梁惠国马上申请回家。“但是看不到了,都走掉了……”讲到这里,梁老再次泪雨滂沱。

那时候,国家很困难

  说服家人的梁惠国于1940年报名加入陆军辎重兵驾驶兵教育第一团,来到贵州都云县墨冲镇训练。“那时候国家困难。我们1500多人从浙江金华出发到墨冲,全靠走路,走了一个多月。我们当兵的也知道国家困难。没有房子住,就自己盖,搭泥墙,盖茅草。国家给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一天吃两顿,早上十点多一顿,下午四五点钟一顿。可以吃点青菜,没有咸菜,肉是看不到的。”这是梁惠国老人对那段经历的回忆,“没办法,国家困难,我们当兵的人都知道,是记在心里的,对日本人也都是恨在心里的。”

  房子搭好以后,没有汽油,他们用木炭车训练。木炭车是美国的汽油车改装的,动力差,爬坡要垫三角木。当时一辆车两个人,副驾驶负责垫三角木。爬坡时车子上不去就垫一下,然后加木炭,驾驶员在前面踩油门,下面用风吹木炭,让它烧得旺一点,然后再往前冲。

  1941年训练结束,梁惠国加入云南下关的陆军辎重兵汽车第五团第五连,参加惠通桥到下关的伤兵转运和物资运送。“那时候沿着中缅公路这条路,日军从外面打过来,我们这边打过去。”

  “那时候,国家困难,部队都穿草鞋,叫草鞋兵。一人带两个手榴弹,木柄手榴弹;子弹袋,79步枪的子弹袋;一个炒米袋,打仗没有饭吃,就吃炒米;还有一个水壶,就着炒米吃。”一个多小时里,梁惠国老人不停地向我们重复着“那时候,国家很困难”。一颗与国家共度时艰的赤子之心虽已过70多年,依然滚烫。

10公里峡谷,全是尸臭

  1941年起,滇缅公路成为国际援华的唯一通道。1942年初,日军入侵缅甸,中国远征军应邀入缅作战。梁惠国所在的汽车连负责远征军士兵与物资的转运。“我们一车装去40多个士兵,大多数没有回来,回来都是断手断脚的伤兵。惠通桥那里有一个伤兵转运站,我从那里运伤兵到下关。那时候美国在下关有个伤兵医院。” 梁惠国回忆:“有两次伤兵死在车上。那时候天气热,白天人死掉,就会变臭。押运的人就把他们抬下来,丢到峡谷里。晚上就有豺狗出来吃死人。从惠通桥开始,从上到下,十多公里的路,臭得不得了。”

  那时滇西、缅北高山作战十分艰难。“作战时一只手要抓着茅草,一只手又要抓着枪。我们车子开过去,看到茅草都倒下去了,茅草被都被抓断了,只剩下茅草根。”

  1942年5月5日,日军从缅甸攻陷龙陵,逼至惠通桥西岸。我守桥部队炸断该桥,日军直捣昆明、重庆的企图就此止步怒江西岸,双方开始隔江对峙。 

松山只剩老人,年轻妇孺全被杀害

  惠通桥往西不到10公里就是松山。1942年5月,日军攻占松山后,在那里修建了坚固的防御要塞。“他们修得相当好,掩体是一层钢板,一层木头,一层盖土。日本人可以把车子开进掩体。”

  “日本人占领松山后,美国佬就用B29轰炸机,每天对其轰炸,用的都是1000磅的炸弹,但还是炸不下去。能看到的树一棵棵都被炸秃了,但炸不到下面。”

  1944年6到9月,坚固的松山要塞和1000来个日军,让中国军队付出了血的代价,伤亡7000多人,其中死亡4000余人。“日本人在山里面,水是从怒江打上去的。怒江的水管是中国人修的,修好就给你杀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开车子去把村民接出来,老百姓家里没有什么人。年轻人也没有,妇女也没有,都是老年人。抓去的人就没有回来了,都被灭口了。所以松山的村民被救下来以后,里面什么情况也搞不清楚,情况相当惨的。”

  1944年5月,滇西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反攻。为支援前线,当年10月,惠通桥紧急修复通行。“那时通知我们明天12点通车,我们9点多就到了惠通桥。等到11点,突然来了10多架日本轰炸机,想炸惠通桥。美国的高射炮部队守在惠通桥周围,打了10多分钟,日军没办法就走了。”梁惠国老人回忆。

  惠通桥通车以后,梁惠国就主要往返龙陵到腾冲、到邙市运送炮弹、子弹、粮食等物资。

  抗战胜利后,梁惠国考入福建运输局南平保养厂,定居福建南平浦城,上世纪80年代初在福建运输局南平运输处浦城保养厂退休。(此文原标题为“梁惠国:10公里峡谷 全是尸臭”)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