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贾兼善:钢筋铁骨锻炼就 正义岂能怕杀头

河南省商丘市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0日 08:3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组织抗日游击队 踏上革命征途 

  贾兼善烈士墓位于宁陵县乔楼乡小贾楼村西北隅。至今,贾兼善的事迹仍在他挚爱的那片土地上流传。贾兼善烈士墓是个衣冠冢。石碑的正面刻着“万古流芳 贾兼善烈士墓”等字样。石碑后面刻着贾兼善的生平事迹:1938年至1942年春,在宁(宁陵)柘(柘城)商(商丘)一带活跃着一位年轻的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亡工作负责人,他就是宁陵县籍人士贾兼善。1938年9月,20岁的贾兼善奉命到沈丘组建县委,并由他担任首任县委书记。之后,贾兼善又奉派到宁商柘一带开展革命活动,亲自组建了宁陵县委,先后任宁陵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和宁商柘中心县委书记等职务。1942年5月,贾兼善壮烈牺牲,时年24岁。

  贾兼善,字达夫,1918年农历九月初九出生于小贾楼村一个书香家庭。贾兼善自幼资质聪明,他的名字来源于“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又因是善字排行,故取名兼善。1931年,贾兼善考入商丘中学。同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祖国山河破碎,人民受苦于水深火热之中。贾兼善在同学中发起“读书会”,研讨时局,组织创办了《洪钟》校刊,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暴行,号召民众抗日救国。

  1934年,贾兼善以优异的成绩公费考入省立淮阳师范。在校期间,贾兼善被诬以“煽动赤化,诽谤国府”的罪名,受到推迟毕业、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爆发后,贾兼善在宣传抗日救援的活动中更加积极,也更加坚定了抗日的志向。

  1937年7月,贾兼善到鸡公山参加了地下党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开始了在党的领导下有组织的活动。1938年,贾兼善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日寇步步逼近,豫东部分地区沦陷,淮阳也危在旦夕。贾兼善在时任淮阳县委书记刘作孚的领导下,组织起了抗日游击队,直接受豫东特委领导。从此,贾兼善踏上了革命征途。

被捕前吞下名单 保护地下党员

  1938年夏秋之交,贾兼善被组织派往西华县担任豫东特委秘书。9月,贾兼善前往沈丘组建县委,并任沈丘县首任县委书记。任沈丘县委书记期间,贾兼善发展了一大批中共党员,加强了党的地下组织建设,而他制定的“面向基层群众,控制在上层发展”的组织路线,保证了沈丘地下党免遭敌人破坏。

  1940年,贾兼善被调到处于沦陷区的家乡宁陵县组建县委,并任宁陵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很快,他又被任命为宁柘商中心县委书记,开辟宁、柘、商一带抗日根据地,领导并组织人民群众开展武装抗日斗争。回到宁陵后,贾兼善很快便和在睢(县)杞(县)太(太康)从事抗日活动的王建一同志取得了联系,进一步发展、扩大抗日武装根据地。当年,贾兼善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主要活跃在张弓至毛堌堆之间的地带。

  1941年,贾兼善由进步青年王儒先介绍,到商丘县西南郭村集小学任教为掩护继续开展抗日救亡工作。

  到郭村后,贾兼善与地下共产党员郭庆华一起建立了党的秘密联络站,搜集了敌人的大量情报。同时,他们一边为解放区输送短缺物资,一边积极宣传党的抗日政策,秘密组织抗日武装和群体团体,发展党的组织,并派地下党员打入敌伪内部,做鼓动起义和收集情报的工作。

  为广泛发动群众,迅速扩展宁柘商这片沦陷区的抗日根据地,贾兼善在郭村也建立了地下党和抗日武装组织。1941年2月初,贾兼善转移到宁陵县南小路庄,以教私塾的教师为公开身份,继续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斗争。3月9日,因经吉昌在商丘日本宪兵队投敌叛变,贾兼善被捕。

  当时日本宪兵和伪军共乘坐两辆车,经吉昌领着,先去了郭楼村,一看贾兼善不在就转去了小路庄的学校,当时贾兼善正在学校召开秘密会议,准备第二天去延安。

  在敌人进屋的紧急关头,贾兼善吞下了他所掌握的60多名地下党员名单,避免了党组织遭受更大损失。同时被叛徒出卖的地下党和进步青年还有贾洁善和郭庆华、郭雨一、王伟亭、刘信深等。被捕之后,贾兼善在狱中同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铁骨铮铮英勇不屈 惨遭日军杀害

  曾被抓到日军宪兵队打杂的村民杨永贵回忆,他曾看到贾兼善先后多次被日军施以老虎凳、辣椒水等酷刑,但贾兼善“很倔强,问啥都不说”。

  后来,据和贾兼善一起被抓的难友讲述,从入狱那天起,贾兼善就抱定了舍生取义的决心,誓与日寇斗争到底,并在狱中写下诗句:“抗日烽火燃中州,中华儿女怒气吼。钢筋铁骨锻炼就,正义岂能怕杀头?”

  贾兼善的父亲前往狱中看望他时,他安慰父亲说:“我已无生还之理,家中不要指望我了,望二老多保重。”不久,贾兼善又让狱中取保释放的难友带出一封简信给家里,信中说:“吾志早决,当以死报国。今儿深为憾者,不能杀敌于疆场,救民于水火。二老膝下尚有两弟并二男,可事农耕,以取温饱,并赡养二老。但决不可教之于汉奸走狗,儿死亦瞑目矣!”

  1942年5月,除贾兼善和郭庆华二人外,其他9人先后全部取保释放出狱。这9位同志之所以被保释出狱,还是因为贾兼善的机智。日军用酷刑逼问贾兼善这9位同志的真实身份时,他坚称9人是他儿时的伙伴,自己要去延安了,他们是来送行的。

  9位同志被保释出狱之前,贾兼善对他们说:“请转告其他同志,不要忘记我们与日本帝国主义的血海深仇,中国人民一定能把日寇赶出去!”最后,他含泪说:“我最大的遗憾是不能为党继续工作了,请你们把革命工作的担子挑起来,日寇灭亡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同志们,继续努力吧!”

  日寇驻商丘宪兵司令佐久间对贾兼善一案特别重视。为了拿到我地下党员名单,日军对贾兼善实行了惨无人道的审讯,包括装入麻袋在水泥地上摔打,用狼狗咬、电椅烫、火棍燎。贾兼善多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曾经和贾兼善关押在一起的难友还回忆称,每次审讯回到牢房,贾兼善都会劝慰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流血牺牲没有什么可惜,敌人的酷刑只能触及我们的皮肉,绝动摇不了我们的信仰。在法西斯面前绝不能屈服!”

  日寇看严刑逼供不行,便以金钱官位为诱饵试图让贾兼善投降,他们先将贾兼善由囚禁改为软禁,每顿给以饱餐,可不带刑具在院内随意活动。不久,又指派日本培植的大汉奸宋大为,设酒宴以交朋友为由对其进行劝降。贾兼善斥责宋大为的卖国行为,并严词拒绝投降。

  日寇对贾兼善软硬兼施,多次威逼利诱均以失败告终。1942年5月,贾兼善被日寇押解到济南,最后被日军杀害,时年24岁。(此文原标题为:钢筋铁骨贾兼善 视死如归不屈服)

责任编辑:梁秀君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