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李学开:两次被抓壮丁 多次参加重要战役

贵州省电网公司凤冈供电局干部 李忠强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0日 15:4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母亲送儿上战场,妻子送郎打东洋!”70多年前,面对民族存亡的历史关头,无数中华儿女前赴后继、共赴国难、抗击日寇、甘洒热血,除有名有姓的抗日英雄、英烈外,还有无数的无名英雄。由于战争本身的残酷及历史的诸多原因,许多九死一生回到大山深处、或英年早逝的抗战老兵自然就成为“抗战隐士”,世人无从知晓他们的英雄事迹。我的大伯父李学开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也是凤冈8000多名抗战健儿中的一员。

  今天,我有幸拜读了刚出版发行的《凤冈儿女的抗战记忆》一书,读到了两处关于自己伯父简要的记述,其中一处是《远去的抗战英雄》一文中有“石径乡青滩村的李学开,约在1941或1943年,他在一亲戚家吃喜酒,被乡丁强行抓走,从此杳无音信……”仅仅几十个字,虽不够准确详尽,却字字凝泪。作为抗战老兵的后代,让我感到极大的欣慰和自豪,更由衷感谢作者的奔走采编,为凤冈的子孙后代留下了那段刻骨铭心、弥足珍贵的民族记忆。

  现在,我就将从小听到外祖父、家父及家乡长辈们曾经摆龙门阵中泄漏的一些“秘密”信息写出来。只想通过他的“秘密”,引出更多相似的抗战老兵的“秘密”,让我们代代相传,勿忘国耻,振兴中华,捍卫和平!

  我的伯父李学开,贵州省凤冈县石径乡青滩村三阳村民组人,生于1915年(农历乙卯年),在5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年长家父李学文18岁,于1960年病逝,育有一女夭折。邻居今年83岁高龄的曾茂华笑着说:“他的小名就叫卯年,今年正好100周岁。”

  据曾茂华讲,我伯父曾两次被抓壮丁,第一次大约为1939年初,在一亲戚家吃酒帮忙时被强行抓走,服役时间大约在1939-1945年间。最先在“凤冈县保安警察大队”服役,其间因病重被要求回家治病,病愈后归队。

  据有关史料记载和综合目前掌握的信息,我伯父于1939年秋冬主动请缨参加了由凤冈县长陈势涛任团长共1500多人的“凤冈抗日志愿兵团”(或1941年参加抗战,待考证),1940年2月开赴湖南前线,被编入薛岳将军指挥的第九战区,先后在国军第85师、99师、102师、103师、57师、90师等部参加抗战(具体所在部队名称不详)。他先后参加了长沙第二、第三次会战和常德保卫战等,并多次转战,英勇杀敌,负过伤,据说还是被身背的水壶救的命,水壶被日军子弹打了个对穿。他回家后曾讲述战斗中被打死的敌人与牺牲的战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悲惨场面,部队多次被日军罪恶凶猛的飞机大炮打散后又集结,在攻防阵地上,与日军拼死厮杀,阵地几度异手。在一次阻击战中,他所在的班共11名战友在打退日军多次进攻且毙伤敌人10多名后,大都壮烈牺牲,只剩下伯父在内的3个人了,他们便找到了另一个部队继续战斗。虽然几次长沙会战都狠狠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歼灭日军大量有生力量,但中国军民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他亲历了日寇的凶残,感触颇深。伯父十分思念自己的亲人,抗战胜利后返乡,回家时,他离家老远就大声哭喊“妈妈,我回来了!”

  伯父寡言少语,他参加抗战之事,邻里知之甚少。更可惜的是1962年老家的房屋不慎毁于大火,伯父的一些抗战实物和资料化为灰烬。与他同年被抓的同村的曾长城(在抗美援朝战中负重伤被俘后去了台湾,八十年代末回家探亲)、安克兵等均已病故无考。现在,我只能从老人们零星的口传中,想象70多年前伯父冲在救国前线的情景。

  伯父回家一年多后结婚,在女儿未满周岁时,即1948年9月18日,第二次被强行抓壮丁加入国民党军队,在渡江战役时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阵营,1949年夏秋时节回家。此时,他的女儿也夭折,妻子患病,不久去世,伯父因长年战乱悲恨交加,不久也病逝。

  伯父与凤冈8000多名优秀儿女怀着救国之情,奔赴抗战前线英勇杀敌,虽然今天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些零星的记忆,但在他们如一尊不朽的历史丰碑,永远矗立在我的记忆深处。(此文原标题为:伯父的抗战“秘密”)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