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吕英杰 吕书林:白衣兄妹携手奔赴抗战前线

陕西省商洛市国家税务局 王宪琴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0日 16:0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部分队员 前排右为吕英杰

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部分队员 前排右为吕英杰

  在1937年国难当头民族危急时刻,年仅17岁的母亲吕英杰和舅父吕书林,兄妹俩在西安参加全国第一个抗日救护队——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在陕西省委和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的支持、引导下,应朱德、彭德怀之邀,于当年11月由西安奔赴华北抗日前线,参加八路军,开展战地医务救护工作。正如《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一书所述:“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上,在枪林弹雨中,他们献青春,洒热血,出生入死,救死扶伤,浴血奋战,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诗篇,在中华民族救亡图强的悲壮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树立了不朽的丰碑。

  我的母亲吕英杰,又名吕庆茹,舅父吕书林,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保安街人,出生在一个文化家庭。外祖父吕彦启在他们十几岁时,送兄妹二人到西安学习医学并从事医务工作,当时,母亲在省立医院,舅父在西安广仁医院。

  母亲和舅父到西安以后,结识了很多同乡和同行。当时有几个洛南同乡在西安学习医学或从事医务工作,其中有罗锦文、催海潮、曹民哉、罗惠民、罗惠文、阎玉珍等。同乡间常来常往,相互照顾,互诉爱国之情。母亲在省立医院还结识了同在省立医院工作的同事胡秀英(又名胡敏)等人,他们都有着强烈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责任感,很快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经母亲介绍,胡秀英认识了罗锦文,后来,母亲成了胡秀英与罗锦文之间抗日救亡活动的联络人。

  抗战时期,母亲和胡秀英等在西安地下组织和陕西省委秘书长崔廷儒(又名崔健仁)的教育培养下,接受革命思想的启迪,思想不断进步,接受党组织领导,服从组织安排,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母亲和胡秀英、刘世杰、翟碧文、贾秀英、李素卿、李秀莲等,经常到崔廷儒隐蔽“住院”的病房,听他讲国际国内时事政治和革命道理,启发民族意识,鼓励他们积极为抗战多做工作,宣传鼓动周围的同学共同斗争。我母亲和胡秀英、刘世杰、翟碧文等,为从抗日前线送到西安的红军伤病员义务就诊,积极为党工作。1937年,他们还自动到火车站、大街上宣传抗战,为伤兵敷药喂汤,慰劳安慰,为抗战工作。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以后,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西安民众抗日热情倍加高涨,时任西安广仁医院副院长的罗锦文和看护员苏道理,奔走于同仁医院、省立医院和培华职业学校间,与崔海潮、吕书林、吕英杰、胡秀英、罗惠文、曹民哉、阎玉珍等,商讨医务工作者抗日救国之良策。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抗日怒潮席卷全国。当时,罗锦文与同仁加强联系,加快了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的组建工作。经罗锦文发动,母亲和胡秀英积极响应,还联系了省立医院翟碧文等人一起参加了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

  舅父吕书林,当时在西安广仁医院工作。当年他和洛南同乡崔海潮一同到省立医院,与胡秀英、赵玉莲、吕英杰、翟碧文等商谈组织抗日前线救护队之事,母亲和胡秀英等异口同声地说,上前线搞战地救护谁还不愿意,我们早与罗锦文联系好了。得知妹妹早已报上名后,兄妹为能一同上前线十分高兴。

  1937年10月下旬,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准备集结出发。当时白色恐怖十分严重,为遮掩国民党特务的耳目,出发前大家都像往常一样,坚守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对外保密不透露消息。是夜,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成员:罗锦文、崔海潮、苏道理、胡秀英、翟碧文、阎玉珍、吕英杰、吕书林、罗惠文、罗惠民、曹民哉、董志侠、荆璞、刘世杰等共计14人,其中男青年9人,女青年5人(胡秀英、翟碧文、阎玉珍、吕英杰、刘世杰);洛南籍8人(罗锦文、崔海潮、阎玉珍、吕英杰、吕书林、罗惠文、罗惠民、曹民哉);年龄最大的24岁,最小的16岁,全部集中到位。14名队员隐蔽在西安西华门基督教教会。

  西华门集中的第二天,队员们三三两两分头赶到西安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在会客厅里,伍处长与大家见面并进行了亲切交谈,他说:“前方战士多么渴望医务人员,你们去,那真是雪里送炭。”罗锦文代表救护队队员表示了决心:“不打败日本侵略者,不回家园。”当时确定了罗锦文任队长,崔海潮任副队长,舅父吕书林负责总务,罗惠文为文书。

  193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14名队员冒着凛冽的寒风,怀着拳拳之心,带着“八办”发的介绍信、车票和路费,由“八办”两位同志护送,以抗日救亡的名义坐上了东去的“闷罐子”火车转道北上,奔赴抗日前线,踏上了革命征途。

  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14名队员坐火车当晚到了潼关,第二天队员乘小木船渡过黄河,来到风陵渡,又和受西安办事处指点的山东医生徐汉山、刘绍九一同乘北去的火车到山西临汾,由兵站派马车送队员到山西洪洞县高公村八路军总部卫生部。救护队员参战心切,立即到附近的医院看望伤员。嗣后,八路军总司令部举行了欢迎会,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致欢迎词,让救护队员深受鼓舞。

  第二天,八路军总部卫生部将救护队员分配到八路军各个医疗单位,他们参军入伍,成为八路军战士,开始了军医生涯。母亲和罗锦文、曹民哉、苏道理、胡秀英、阎玉珍、翟碧文、罗惠文、罗惠民等留八路军总部前方野战医院,舅父吕书林和崔海潮等分配到延安十里铺八路军后方第二陆军医院。大家立即按照组织安排分赴各自的工作岗位,投入紧张的救护工作。到前方医院后,母亲为外科主管护士,罗锦文任八路军前方医院外科手术室医师兼医疗学教官,曾与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一起,救治八路军伤病员。

  1938年春,临汾失守后,总卫生部抽调母亲和胡秀英、翟碧文、阎玉珍过黄河赴陕甘宁边区八路军卫生学校学习,为12期6班学员。1939年4月毕业后,她们又被分配到八路军卫生部各个卫生单位,母亲被分配到延安当医助,继续军医工作。

  抗日战争胜利后,母亲从前线回到商洛,因参加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到延安,参加八路军抗日,遭国民党当局逮捕入狱,吃尽了苦头。经多方努力,母亲终于被取保候审,直到商洛解放,母亲才真正幸免于难。

  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战友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奉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全国解放以后,他们都保持着当年的理想信念和革命精神,分别在不同的岗位上继续努力工作,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贡献。母亲和舅父在商洛默默无闻,继续从事医务工作。(此文原标题为:参加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 母亲兄妹一同奔赴抗战前线)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