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朱青川:3次亲历日军飞机轰炸巫家坝机场

中国石油福建青年志愿者 陈上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1日 14:25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朱青川

  出生:1921年11月

  住址: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小溪镇

  参军:1942年

  部队:昆明吴井桥空军防空无线电情报总台军需股

        巫家坝空军官校高级班学生队

  朱青川老人出生在平和县九峰镇,父亲朱绍三是黎元洪时期的省政府议员,家境殷实。1942年春天,空军官校(驻巫家坝机场1)特务团营长曾梦华来广东韶关一带招收学生兵,排长曾俊达回到平和九峰家乡,招募人员。正在读高二的朱青川听到消息报了名。

  “一九四二年四月初三,我们十多个人从平和九峰出发。花了一个多月,农历五月十七到昆明。”

飞行员,不好当

  中国空军军官学校本来在杭州笕桥,抗战时搬到云南。初级班在云南,中级班在四川,高级班在昆明。等级划分是按入伍训练飞行,按阶段培养。初级是驾驶杆,最后阶段是高级班螺旋测速(螺旋降落,快到地上的时候再次起飞)。

  最高级的动作是强迫降落,教官指定地点降落(没有跑道,关掉动力,都能降落,名为强迫降落),主要测试学员在条件不好的时候会不会处理,看是否合格。

  我当时想当飞机驾驶员。当驾驶员要体检,我牙齿不合格,有两个牙齿坏了,高空时气压不同,会触动牙齿中脑神经,人会昏倒。

用最好的条件,培养飞行员

  因为牙齿不合格,在教官曾梦华的介绍下,我暂时到昆明吴井桥空军防空无线电情报总台军需股,当了一名军需上士。几个月后,再经他介绍,我进入巫家坝空军官校高级班学生队当庶务长,和一个助手,负责照顾3期飞行学生的吃住等。每期120人,包括厕纸都是我们发的,牙刷、毛巾等三个月换一次。

  空军的伙食是最好的。早上三个菜,一个人一个鸡蛋,还有稀饭馒头。稀饭不是天天有,有时候是豆浆牛奶八宝饭。学生四个人一桌,官长两个人一桌,天天有肉和鸡,鱼比较少。

  当时第五路司令部司令官王淑明兼航空学校教育长,他是黄埔学校第一期,飞行学校也是第一期。后来燕玉忠接任空军司令官,航空学校的教育长刘慕群。

第一次昆明轰炸

  我在昆明巫家坝机场经历了三次日本飞机大轰炸。自美国支援中国以来,昆明上空一直平安无事。但日本一直想破坏我们在昆明的飞机根据地。1943年9月16日,日本两架侦察机从缅甸基地飞过来,指挥官赶紧打信号过来。我们的飞行员都在飞机下等待,命令一下,马上上了两架P40飞机,但日本侦察机很快,没有炸到。

  9月20日早晨6点多,学校突然接到防空无线电台发来警报信号,航校所有官兵开始疏散。当时飞行生正在膳厅吃早饭,我搭队长的车去疏散3辆空军第五总站卡车。这时车已开走2辆,只剩下1辆,我爬了上去,先走的2辆已到飞机场出口处。这时一阵爆炸声传来,飞行生从膳厅四散冲出来,向学校后门跑去。我从车上跳下,也向后门跑去。大家感到奇怪,只听到一声爆炸。为何没有第二声呢?正在议论中,忽然从空中投下两颗黑东西,大家以为是炸弹,但却没有听到爆炸声。我们赶紧爬起来,从后门跑出学校。后门是体育运动场,满满的都是人,有官兵也有学生。有人捡起炸弹保险,是铜的,上面钉有“昭和几年”,才知道是日本飞机投下的炸弹。因密集投,一起爆炸,所以只听到一声。

  他们对准跑道轰炸,但跑道很长,有20多华里,可允许6架P40同时起飞。因为日本人对昆明气候环境掌握的较差,炸偏了一点。但是机场附近的关上村,整个村都被毁掉,老百姓死了很多。

第二次昆明轰炸

  第二次大轰炸是1943年10月,警报响了,飞机场将人通通疏散到乡下。美国派了500多人,四个人一组,专门攻击日寇伞兵,怕日本人用降落伞跳下来,攻占飞机场。

  日本18架飞机从昆明湖方向飞来,我们的轰炸机在固定方向、固定高度,还有战斗机四面包围着,保护昆明。日军飞机刚好飞到昆明湖时,被我们飞机打下两架,掉到湖里,很远都听得到掉下来的声音。因为日军第一次轰炸时没有炸到飞机场,这次他们提前投弹,但还是没有炸到飞机场。却炸到了苜蓿村,老百姓吃亏了。我们一个学生队的勤务兵,16岁,他的父亲、母亲都被炸死了,只剩下一个小妹妹,无家可归了。

第三次昆明轰炸 打下日本70多架飞机

  1943年12月5日晚,我们收到越南河内的谍报:敌人机群匆忙到达河内,试图偷袭我们国内,需密切注意。上面命令:今天晚上和衣就寝,随时准备疏散,重要东西放在汽车、马车上。疏散时,学生先撤。,疏散到第二次,特务又打无线电来,敌人机群正向我们进攻。日本来了一队轰炸机,一队战斗机,直朝昆明。我们机场马上警报。当时云南有40多个飞机场,中国和美国的飞机一齐起飞,让日本进来,不让他们出去,开始关门打狗。飞机场指挥官是不能走的,要指挥,当时是一个中校美国指挥官,日军的飞机炸到指挥室,指挥官尸体被炸的粉碎。炸弹炸出的坑有2人高,用了4小时才填平。当天早上八点多发生空战,直到下午三点半,空中还有战事。

  根据中央日报登载消息,我们那天共打下的日本飞机70多架。他们的作战地图也被我们捡到,上面写着支那昆明某某机场,9月16日。这时,我们才知道9月16日他们来侦察过。

  1944年5月,朱青川回家探亲,计划去印度机场考取飞行员,但因日军切断粤汉路,未去成,随后到福建师专念书。1949年9月,在平和二中担任体育老师。(此文原标题为“朱青川:巫家坝机场保卫战”)

  备注:

  巫家坝机场: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中央空军航空学校由杭州迁至昆明巫家坝机场,此后,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也因战势所迫,向昆明转移,巫家坝机场成为国民党航空总指挥部所在地和民航的聚集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久,巫家坝机场更成为当时中国唯一的国际进出口机场。

  1941年,陈纳德从美国招募第一批飞行员来到昆明,编成“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美籍志愿空军总队”,即后来的飞虎队,其总队设在昆明巫家坝机场。因其特殊作用,抗战期间,日本想方设法破坏巫家坝机场。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