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董修正:从煤窑工到八路军

山东省邹城市匡衡路小学 李伯喜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1日 14:28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董修正

董修正

  1942年,董修正在日本人开的小煤窑里当矿工,那年他才12岁。从小就没了爹娘,吃尽了苦头,挨饿是经常的事情。董修正哥哥15岁,弟弟9岁,三个苦孩子没人管,没人问,被迫成了日本人奴役的矿工。他一天干活20多个小时,经常吃不饱,甚至有时不给饭吃,受尽了日本人的苦,吃尽了苦头。在深深的巷道里,在掌子面,一个12岁的孩子,浑身弄得黢黑,挨着饿,挥舞着镐头挖掘着。有时候,嘴里闲着嘎斯灯,用袢带来着装满煤炭的筐子,弓着腰,趴着拉。

  那时,在董修正幼小的心里,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日本人丧尽天良。他的一个邻居,因为和日本人对抗,被活活饿死。董修正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还有一次,差一点要了他的小命。那天,在煤窑里干活时,突然来了洪水,董修正在水里整整坚持了七天。被其他矿工发现的时候,董修正已经奄奄一息。出来后,他发誓要活下去,长大后一定要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就这样在小煤窑里一干就是三年。日本人把煤炭从博山经淄博至青岛,然后把煤炭运到船上,走水路运回日本。

  有一次,董修正和20多名矿工被选中要到青岛崂山的一个山上去干活。工头领着,让他们挖山洞,每天都是往山岩石上打钎子。他们干了两个多月,一分钱的工钱也没给。

  到了1945年正月,叔叔董怀宝找到他,让他别再挖煤了,去参加山里的部队,那支部队不打人,不骂人,官兵平等。董修正知道叔叔是个好人,听叔叔的话没错。董修正清楚的记得他参加八路军的情形。

  那是正月的一天,董修正刚过15岁,叔叔董怀宝给了他五毛钱。他将钱藏在一个烂了的袖口里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山里走去。由哥哥陪他去参军,弟兄俩走在向山里的路上。这时,哥哥发现了日本人所设的岗哨,并小声告诉弟弟,别跟我这么紧,离开一点距离。他们走到鬼子的岗哨时,董修正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恐惧地发抖。他慢慢地调整自己的情绪,使自己冷静下来。日本人让他举起手来,在他前身后身,摸了一遍,看到他浑身穿得破破烂烂,没有找出什么可疑的东西,就让一个伪军问他,干什么去?他说,我到东庄找我姥娘去。哥哥看到弟弟安全地走了,默默地返回了。就这样,董修正躲过了敌人的封锁,走了三四里路,就找到了八路军。

  找到八路以后,穿上了八路制服,接受了短时间的训练。董修正得到了一杆枪,5发子弹,三颗手榴弹。不久便参加了一次小规模的战役。一天晚上,八路军和日本人相遇,展开了战斗。由刘班长带队,一行人,打了三天三夜。这次,他用掉了3 颗子弹,剩下2发。原来“武昌”制造的枪质量不行,枪膛一热,拉不开枪栓。他们和敌人周旋了很长时间,我军很多人受伤,鬼子撤退了,打了一次小胜仗。通过这一次,董修正锻炼了自己的胆量和勇气。

  天气寒冷,董修正穿的衣服依然单薄。一天他发现自己的脚冻伤了,往外流着脓,脚面也肿胀了起来。在一个老乡家里,一个老大娘,把自己的裹脚布给了他当袜子。

  还有一次,董修正为了把自己的粮食节省下来给伤员吃,他看到野外的柿子树上还挂着几个干巴的柿子,他也是饿坏了,就爬上树,找了几个柿子吃了起来,回到部队,又喝了热水。到了晚上,上吐下泻,又发烧昏迷,原来是中毒了。在一个老乡家里,老乡见他饿成这样,就想给他弄点吃的。董修正则说,部队的饭马上就会送过来。老乡仍坚持给他吃了些煎饼。董修正就挑起钩担,帮老乡打满两缸水。

  董修正参与的第二仗也是在野外。这天,董修正和班长摸到了鬼子的营地附近,有几个鬼子在站岗放哨。顺着营地,他们来到鬼子的一个据点,也是鬼子的指挥部。他俩先用钳子切断了鬼子的电话线,阻断了鬼子的增援小分队,让鬼子失去与外界的联系。他们一行人,还在鬼子从淄博到青岛的铁路线上做了手脚。悄悄地把钢轨切断,把鬼子的铁轨道移开,阻止了鬼子的多次进攻,为部队赢得时间,延误鬼子的多次战机。这次战斗,敌我也没分出胜负,我军没有伤亡。

  一天,连部找董修正谈话,命他们一行5人到军地医院去。就这样,他成了军地医院的一名男护士。一次,他带队把伤员送到黄河北边的医院救治。这一天晚上,正是高粱抽穗的季节,他们一行人,正要强渡黄河。突然日本鬼子的飞机,超低空飞了过来,打着照明弹,地上亮得连一根针都看得清,敌机在照明弹的掩护下,突然向他们打了几枪,民工都跑到高粱地里躲了起来,董修正没跑,依旧守护在伤员旁边,直到敌人的飞机飞走,他们才又开始过黄河。

  这年夏天,他们正在给伤员包扎伤口,一个读过小学的姓魏的护士,拿来一张报纸,念给他们听,日本鬼子宣布投降了。董修正哭了,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胜利的泪水。

  董修正后来当了护士长,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和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念在部队通过自学,考上了上海医学院,1954年分配到邹县防疫站筹建处,一干就是几十年,后在防疫站退休。他说,是共产党培养了我,我是党的孩子。(此文原标题为:从煤窑工到八路军)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