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杜贵生:武装股长“老抗联”

新疆兵团第四师绿华糖业公司绿华社区 蔡永瑞口述 张星斗整理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1日 14:3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六十年代后期,从事连队文教的我曾在可克达拉农场七连(宣传队)工作,当时的宣传队演员都是从各连队挑选出来的文艺积极分子。那时候都是白天紧张工作,晚上加班排演文艺节目。可克达拉地处边防一线,为此,我们经常去边防站、边境农牧团场和人民公社,为边防官兵及农、牧群众演出,被称为边防线上的文艺轻骑兵。

  宣传队的名誉领队、编外“导演”,可克达拉团场值班部队负责人武装股长杜贵生,是一名老抗联战士。早在1938年,15岁的他就在老家东北参加了抗日联军。每当我们晚上排演节目时,首先传入耳朵的就是那熟悉的男中音,听到的是“九一八”事变后誉满全国的歌曲,“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满山遍野大豆高粱……”

  一听到这歌声,大家就知道是老股长来指导节目来了。果然老股长给我们下达了排演现代京剧《沙家浜》、《红灯记》的任务。那么先排演哪一个呢?杜股长提出先排演《红灯记》,剧中的主人公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祖孙三代,是我们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地下工作者,他们勇敢顽强,不怕牺牲,千方百计地为我抗日联军提供情报,传送文件、解密电码,为抗联战士打击日寇的提供了大量情报保证。他们前赴后继,不怕牺牲,充分体现出了抗联战士,抗击日寇,保家卫国不做亡国奴的精神。宣传队队员深感任务重、困难大,提出:“老股长,我们宣传队虽然都有文艺才能,可那是南腔北调,如何用好京白、京腔、京韵呢,简直是太难了。”

  老抗联杜股长说:“有困难,可这能难住有着光荣传统的兵团值班连队的军垦战士吗?三年前我身着戎装,肩上扛着大尉军衔来到了可克达拉武装股,组建了五个值班连,从正规军到兵团武装值班民兵连,没有困难吗?有,但这是祖国的需要,屯垦戍边的需要。当年,我15岁参加了东北抗联,这帮狠毒的侵略者不但施行残酷的“烧光、抢光、杀光”政策,最为人类不耻的毒气、细菌也被他们利用,甚至将一村、一屯的百姓作为他们屠杀的试验品。有几次,联军领导让老侦察员带我去侦察情况,我们来到了失去联系很长时间的堡垒户、屯子、村子,一打听才知道,这些为我们抗联做出很大贡献的抗联堡垒户、屯子、村子已经被豺狼成性的日本鬼子用毒气、细菌屠杀了。在侦查敌情时,我看到一群一群穿着怪衣怪帽的鬼子,后来才知道那是鬼子防毒气、细菌的保护装备。抗联军杀不完,抗日军民杀不尽。我的家人和支持保护抗联的保垒户都被日本鬼子用不耻手段屠杀了,但中华民族是杀不完、屠不尽的。今天我们排演《红灯记》、《沙家浜》,就是要铭记先烈,不忘历史,强我中华、屯垦戍边,新疆兵团的生产队、工作队、战斗队就是由我们军垦战士组成的。”

  杜股长讲完这段抗战历史后问大家:“今天我们作为光荣的军垦战士,为了边疆的安宁、为了边疆各族人民大团结,不忘历史,热爱和平,强我中华,你们排演这个节目还困难吗?”听完这段话,编导组长谢兴华、副组长底贵塋、编导蔡永瑞集体表态:“老股长请放心”。宣传队的全体同志也都站起来,一同承诺,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演好《红灯记》、《沙家浜》,铭记先烈,不忘历史,屯垦戍边,强我中华。

  仅用了一个星期,我们编导组五个人就用山东“吕剧”唱腔排演《红灯记》,山东吕剧唱腔中音多,唱腔丰富,需根据剧中人物安排唱腔,当我们完成唱腔人物安排后,已是深夜两点。不久,《红灯记》先后在伊犁古城惠远边防八团、红卡子边防站、农牧乡、伊犁军区军人俱乐部演出。演出后受到伊犁军区领导、老将军、老红军司令员肖飞的赞扬,他说:“了不起,谢谢你们把《红灯记》送到边防团、边防哨卡,这是你们牢记先烈,不忘历史,把中华民族大无畏的精神和感情融化在剧中。军区和兵团是一家,要跟着你们的领队、侦察英雄、老抗联永葆兵团光荣传统,真正发挥兵团战士工作队、战斗队、宣传队的积极作用。”

  现在的可克达拉已实现了40多年前“草原之夜”歌声中的梦想,大家不会忘记当年老抗联、老革命、老军垦们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他们当年屯垦戍边的精神和故事永远教育着下一代不忘历史、强我中华、热爱和平。(此文原标题为:我们的“编外”导演是“老抗联”——纪念抗日战争曁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