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申晋恒:抗日救国铸忠魂

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农业局 申龙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2日 08:3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我的爷爷申晋恒(1895.3.14-1954.9.2),字晋泰,1895年3月14日出生于湖南省邵东县流光岭乡旸昇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兵荒马乱、军阀混战的年代,举家迁徙至湖南省芷江县城黄甲街居住,主要靠经营布匹、药铺、糖、米等为生。爷爷为人忠厚,诚信至上,生意红火,顾客盈门,为后来抗战救国积累了原始资本。

垫资修建芷江机场

  1937年,“七·七”事变后,民族危亡迫在眉睫。蒋介石临时动议,由南京迁都重庆。他认为芷江这个“西楚咽喉”,对捍卫大西南后方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和战略意义。即以国民党中央航空委员会的名义,电令湖南省政府修建芷江机场。1937年12月,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征调芷江、麻阳、会同、黔阳、溆浦、沅陵、辰溪、凤凰等十一个县的民工1.9万余人修建机场。我的爷爷申晋恒,不是一名普通的民工,而是管理500余名民工的包工头。他既要监管工程进度与质量,又要管民工的吃住。在国民政府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修建芷江机场的拨款迟迟未到,我的爷爷申晋恒毅然慷慨解囊,全额垫资500余名民工工资和吃住伙食。正因为有我爷爷申晋恒这样的爱国人士,保障了芷江机场施工进度的迅速推进。1938年10月,仅用了10个月时间,芷江机场竣工。此后,国民党武汉航空第九总站及南昌飞机修理第二厂相继迁来芷江。

慷慨赈药救死扶伤

  芷江机场位于芷江县城东郊一公里处,占地2000余亩,是抗战时期盟军远东第二大军用机场。芷江城郊山岗、丘陵连绵起伏,山间盆地开阔、平坦,自古以来是校场点兵练兵场。修建芷江机场需征拆民房2800多栋,迁移坟墓32000多棺。1938年夏天,雨热高温,机场工地人山人海。由于大多数坟墓无人认领,开挖后的腐朽棺木和累累白骨随处乱扔,导致臭气熏天,疟疾流行。在卫生条件极差的情况下,大约60%-70%的民工感染了可怕的疟疾,约万余民工死于疟疾传染病。由于害怕疟疾疫情蔓延,大多数民工死后没有运回家乡安葬,“万人坑”便成了客死他乡民工们的最后归宿。

  那时候,我的爷爷开了一家颇具规模的中药铺,郎中和街坊邻居普遍认为,申晋恒老爷该发大财了!但是,他做出了令人惊诧的举动:免费赈药!

  药罐太小无济于事,爷爷便安排伙计们用做饭的大锅熬药;人手太少忙不过来,他租用邻居灶房煎药熬汤。感染疟疾的民工们尽管气息奄奄,但仍然叩头作揖、千恩万谢,感谢爷爷的慷慨之举和救命之恩!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爷爷申晋恒对他尚未成年的孩子们说,“待你们成年后,方知为父的良苦用心!”我的伯父、姑妈和父亲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无不肃然起敬。

为赴缅甸远征军资助军饷

  爷爷是遐迩闻名的忠厚之人,是慷慨解囊的爱国绅士,是有口皆碑的诚信商人。1941年10月,中国赴缅甸作战远征军途径湖南省芷江县城休整。远征军新编38师师长孙立人部一个团的兵力1000多人驻扎在爷爷家里一个星期。爷爷十分热情,像过年一般,杀猪宰牛,犒劳将士。爷爷特别高兴,经常和战士们拉家常,嘘寒问暖,还与孙将军及团部长官饮酒话别。

  “唉,遗憾我的孩子太小,最大的才13岁!”爷爷说,“否则,随同你们赴缅作战,报效祖国!”爷爷声音哽咽,眼含泪花,举起酒杯,“我将毕生积蓄捐给贵军抗击日寇。”爷爷豪情满怀地说。“申兄大义,我等铭记!”孙立人将军说。

  据伯父、姑妈和父亲回忆,爷爷申晋恒将家里的全部现金捐献给了孙立人部作为赴缅甸作战的军饷。同时,他还组织街坊邻居欢送远征军踏上万里征程。

责任编辑:梁秀君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