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沈伯康:招抚敌伪 惨遭杀害

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组织部 桂枫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2日 14:0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在国难当头之际,武昌县训所有许多学员,振臂而起,自动会合于青山镇不远的张家铺,公推武昌挹江区(原武昌王家墩)第四保沈伯康作为领导自动组织抗日团体。会议通过决议:一方面派人赴梁子湖与湘鄂边区游击队总枢纽取得联系;另一方面组织人员探取溃军弃藏于湖之中的军火武器,并招集流散在乡间的溃散士兵。

  1938年12月底,他们到张家铺成立抗日游击队编组后潜伏活动。1939年2月,沈伯康到武丰乡武圣宫人民自卫团(伪组织)探取消息,不幸被该乡维持会长赵文斌(即赵质卿)识破,密告日军宪兵营。日军宪兵营很快派一队宪兵开赴武丰乡,包围武圣宫,将游击队分队长罗雨阶等五人捕获,并捕捉当地100余人。沈伯康因脚疾是日未能前往,幸免于难。敌宪兵酷刑拷打罗雨阶等人,并将其杀害。

  沈伯康此次脱险后潜往武昌东湖疗养院难民区,不幸又被当地汉奸张宗耀探悉。沈伯康自知难于匿藏,到永丰乡联络同学及旧游击队员十几人,到梁子湖集合,参加湘鄂边区游击队,在方步丹部下工作二年。1940年秋,沈伯康调往漫江受训,毕业后奉派至三民主义青年团武昌分团部工作,兼任武昌县政府国民兵团指导员职务。为开展抗日工作,沈伯康潜往青山镇、铁铺岭、张家铺、豹子澥地区,招收无组织的游击队员。

  沈伯康一开始还在八吉乡招抚过肖磊(春庭)携众归顺国民兵团。同时,沈伯康之兄沈伯赓也在武昌城内专门负责收集敌伪情报,随时通知沈伯康。此间,有一个叫李化民的长春区人,曾毕业于军校,任南昌市地下工作者,常往来于嘉鱼、蔡甸、武汉间,与青山地区的游击队取得联系。不幸的是,李化民于1941年秋在青山活动时被敌人发现,被捕后牺牲。

  1942年阴历八月十三日午后,汉奸引导宪兵队长佐野率兵十余人到挹江区抓捕了沈伯康的兄长沈伯赓(当时化名沈春山)父子二人,解至武昌日宪兵队宪佑班内严刑拷打,沈伯赓父子坚定不屈,日宪兵一无所获。当时,有一名叫三谷的日本翻译,经常与大后方有联络,后经努力,通过这一翻译救出沈伯赓父子。

  一次,武昌县长吴芝生与国民兵团谋事想调肖磊(春庭)到梁子湖商议游击办法,乃派沈伯康赴青山召调。但没想到肖磊(春庭)因受谢军等人收买,有投靠日伪之意。沈伯康派人与肖磊(春庭)内部人员联系,劝其携枪械归顺沈伯康的游击队中。当沈伯康到达青山镇后,得知肖磊(春庭)已投靠日宪兵武昌队度边部,改番号为驻八吉人民自卫团。但沈伯康仍暗中与肖磊(春庭)部下青年黄金苟等四人保持沟通,劝导他们携枪械归顺,展开抗日活动。可是,这些秘密事情终被肖磊(春庭)发现,于1943年9阴历五月十四日将黄金苟等四人押赴铁铺岭枪决。第二天,又突袭八铺乡王家屋将沈伯康抓获,当即用步枪刺杀,弃尸于八吉乡袁家湾。

  沈伯康组织游击队抗日五年,终遭敌伪毒杀,实乃大为不幸,实可悲也。这一时期,乡间游击队只好潜归梁子湖,从事湘鄂边区游击工作。(此文原标题为:抗日志士沈伯康罹难)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