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杨荣治:自愿参军 与飞虎队结下不解之缘

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农业局 申龙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3日 14:1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我的外公杨荣治(1919.5.25-2008.10.21),1919年5月25日出生于湖南省芷江县土桥乡冷水铺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系隋炀帝杨广的直系后裔。也许是血液里流淌着祖先能征善战的基因,也许是脑海里充溢着抗日救国的热情,在“国破山河在”的抗日战争时期,我的外公杨荣治毅然自愿参军,抗击日寇,并在芷江机场与陈纳德飞虎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参与修建芷江机场 死里逃生

  1937年12月,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征调芷江、麻阳、会同、黔阳、溆浦、沅陵、辰溪、凤凰等十一个县的民工1.9万余人修建芷江机场。这年,我的外公杨荣治18岁,身材结实、体格健壮,自带锄头、畚箕和扁担,成了一名修建抗战机场的普通民工。修建芷江机场虽然只有10个月时间,却因其惨烈让人难忘。据统计,1.9万民工中,因疟疾感染死亡达万余人。

  “不能磨洋工,稍微坐下休息,监工就会挥舞皮鞭,非打即骂。”外公回忆说,“因为身体虚弱,伙食太差,有的老乡感染了瘟疫(疟疾),直接倒在工地上死去的人很多很多!”说到这儿,外公声音哽咽,心有余悸。

  “修建芷江机场,死了那么多人,您是怎么躲过这场浩劫的呢?”我满腹狐疑。

  “我不喝凉水,用蒿菜煮开水喝。”外公非常肯定地说,“是你的家太(侗族方言:外曾祖父)的祖传秘方救了我!”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自愿参军 与飞虎队结下不解之缘

  1939年,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LeeChennault)在湖南芷江创办了航空学校,他往返于芷江和昆明两地培训中国飞行员。外公报名参加空军,虽然身体检查合格,只因文化知识欠缺,无奈转空军地勤服兵役。由于外公炒得一手好菜,在飞虎队为中国飞行员做伙夫。自此,有缘结识了陈纳德将军及美国飞虎队员。

  炮弹和硝烟将中美两国军人的命运与感情紧紧地联系起来了。陈纳德将军将美国的罐头、巧克力和苹果送给外公;外公将鸡蛋、猕猴桃、板栗等土特产送给陈纳德将军及其他飞虎队员。外公听不懂英语,但是看见他们津津有味地品尝着酸甜可口的猕猴桃,竖着大拇指连声说“OK!”的时候,他读懂了他们的快乐、开心和信任。在战火纷飞的岁月,外公和飞虎队员结下了同生死、共患难的异国情谊。

  如今,外公虽然去世多年,但陈纳德将军赠送给他的美国铁制罐头盒,依然完好无损地保留在舅舅家里,珍藏着那段难忘的岁月与友情。

日本投降 中美联谊热烈庆贺

  1945年2月25日,从芷江起飞的中美空军混合联队轰炸日本东京,炸中了防守严密的日本皇宫,日本天皇和皇室成员成了惊弓之鸟,动摇了日本天皇的尊严。为此,中美空军官兵举办酒会和舞会,庆祝飞行员凯旋。那天,外公特地加了红烧牛肉与乌鸡肚片汤,犒劳英雄,大家如同过年一般。

  1945年4月至6月,湘西会战(又称芷江保卫战),是中国军人扬眉吐气的一战,是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战。中美空军从芷江机场到雪峰山战场10分钟往返一次,炸弹、汽油弹从天而降;陆军阵地战、包围战、分割战,战战大捷。数据统计,日军伤亡2.7万人,其中死亡12498人;国军伤亡2.66万人,其中死亡7817人。1945年8月1日,陈纳德回国,他在中国8年,协助中国人民抗战8年,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此,蒋介石和宋美龄设宴为他送行,并授予他当时最高荣誉——青天白日大蓝绶带。

  据统计,飞虎队在中国抗战期间,共击落日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商船223万吨、军舰44艘,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芷江县城、芷江机场、芷江中美空军俱乐部,与全国各地一样,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炮声、鼓声、欢笑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开心。外公和中美空军飞虎队员举行了隆重的联谊庆祝活动。

  芷江,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地方;芷江,永远值得纪念的地方。(此文原标题为“杨荣治:与陈纳德将军的抗战情怀”)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