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张宝玉:12年戎马征程

山东省临沂市 张宝玉 口述
黑龙江省中西医结合研究所附属医院 张旗 整理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6日 14:10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1924年,我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县眼壮区岳家旦村。1926年,我一岁半时,失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母亲改嫁后,我在奶奶家长大,经常要靠讨饭生活。

  17岁时,我多次听说: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闹革命,求解放,闹翻身,领导中国人民抗日救国。我决心去找共产党,找毛主席的队伍八路军。那时正是抗日战争最激烈、最困难时期,敌打我退处于相持阶段。1941年3月,我参加了山东军区鲁南沂河支队警卫连,成了一名普通的战士。

  一次,我在集镇上看到八路军的一个兵正在树下站岗放哨,没想到这个士兵竟然是我认识的刘加强,外名刘麻子。于是,我便跟他说我也要抗日,说服他带我参军。在刘加强的介绍下,连长、指导员同意收留我。就这样,我成了八路军的成员之一。

  参军后,我们经常行军,爬山过河、打仗,出操练兵学打仗,站岗放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参加了几次战斗,后来给我发枪支和子弹,真正成了军人。因为我出身好,表现积极,作战勇敢,不怕死,不怕苦,学习好,团结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做的好。连队首长决定把我送到小眼家庄青年学校学习。入校后,因为表现积极,进步思想好,在青年学校副指导员的帮助介绍下,1941年8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1941年3月到1952年5月,12个年头的战斗历程,共参加各种大小战斗75次。其中有不乏一些有代表性,有深远军事意义和战斗意义的军事行动。

小王庄村与日伪军展开激战

  1942年冬天,日军集中大量兵力,分成几路,向抗日根据地疯狂进发。我全部沂河支队集中驻小王庄村。行路一百多里,士兵累得筋疲力尽,王司令下令在此村休息一天。睡着还不到一个小时,很远的村外传来枪响。部队紧急集合,向东突击。我们连队负责支队部警戒保卫工作,紧急掩护司令部向西转移,可是西边的日军和日伪军也冲上来,双方打得炮火连天。七连从东撤下来,和我们连会合,两个连队加上司令部400多人冲进小王庄,死守小王庄。当时,村北、村南是日本兵,村东、村西是伪军。他们从四面八方把我军全部包围起来,喊话叫我们交枪投降。当时我在村内拿枪向日军射击,一天就打死7、8个敌军。我军在村内死守不动,一直坚持到太阳西落。日军为了逼我们投降,用了催泪弹(毒气弹),弄得我们打喷嚏泪流不止,全身难受极了。

  正当这时,王保川司令员下令从小西门冲出去突围。连长扒开小西门,王司令和警卫员在前,我连加司令部从小西门冲出,七连从北门冲出。日军紧急射击,我不幸负了伤,流血不少,全身无力支持,仍然自己努力带着枪,绝不能丢。当兵打日本,扔枪支不是共产党员战士做的事。

  天已经黑了,部队集合在一个安静的地带,整顿了一番。我们士兵死了不少,枪支弹药损失不少。当时虽然是敌强我弱,但是敌人的死亡和损失也是很严重的。部队向北转移,决定去根据地修整。

东朔战斗重击日伪军

  在1942年夏天,鲁南首长命令我们支队去一个连配合主力军作战,司令员立即命令我连去鲁南军区参加东朔战斗。一夜急行军到达了鲁南地区,与我主力军相遇。我们的战斗对象是国民党24军,因为鲁南军区政委赵波被国民党24军活埋在地下。全军围困在东朔村内,连战三天三夜,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无处存身,最后一夜打了突围,我军在后猛追击不放。在山顶上我军和敌军一个师团进行了肉搏战斗。只进行20多分钟的激烈战斗,敌我双方伤亡不少,特别是敌方损失严重,剩下一小部分敌人跑掉了。在这场激烈的肉搏战斗中,我用刺刀刺死了三个敌人,用子弹打死一个敌人,共打死四个敌人。肉搏中,我的头部被敌人偏刺一刀受伤。这次战斗打死打伤不少敌人,缴获一些武器、弹药,抓了一些俘虏,取得了胜利。在战斗中因生活特别困难,三天三夜只吃了三张山东煎饼,喝了几碗没有成熟的高粮米稀饭。战斗结束后,我连回到了沂河支队。

  我在日常工作、学习、练兵中,在每次作战中都表现积极,坚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和战斗作用。在战斗中,我曾带领全班缴获敌军一挺机枪,一门火炮,多支步枪,受奖多次,并两次当选模范受到连队和上级领导的好评。

痛击来犯伪军

  1943年春节前,我们的部队为了转移到比较安全的地区和村庄,通过一夜的快行军,总算到达了目的地。到达村庄后,找房子,拆门板,捆草,搭铺睡觉,各班派人去炊事班领菜、肉、面,各班自己包饺子。大年初一早晨,刚要下饺子,村外打来了枪声,果然是我们的岗哨兵打来的紧急敌情通知枪令声。紧接着连部通信员来通知,紧急集合立即进入战斗。几秒钟的功夫,村外传来了炮声、枪声和机炮声,原来是日军知道了我们在这里驻军的消息。我们军队立即出村拉开战线,猛击抵抗,那时敌军的兵力不大,只有20多日伪军,几匹战马。因日军对地形不熟悉,老百姓也不听日军的话,并把日军带向不准确的方向。我军集中火力射击,打得日军焦头烂额,当日我们缴了部分枪支弹药,抓了几个俘虏兵,五个伪军、两个日兵。随后急忙进行了军事转移。

山东军区的战斗生活

  1943年初,山东军区要向我鲁南军区各部队调选一批好青年队伍。当时连长命令我到山东军区去当班长。我是一个共产党员,组织相信我,又当了班长,认识到自己任务的重大和光荣。我带领全班经过两天两夜的艰苦行军,总算到达鲁南军区驻军地。,经过几天整顿,我们班和鲁南军区选出来队伍,进行了连队组织上的合编,成为一个整连队含三个排、九个班,我班编为一排第三班,我任班长。

  1943年初,山东警卫团转移阵地,我连队保护团部紧急集合出发。为了打败日军侵略者,保卫革命根据地,进行多次长途行军作战,有时一天吃不上一顿饭,边打仗边转移。日军侵略者配合伪军进行“三光”扫荡,我连为了保存力量,消灭关东军和汉奸走狗卖国贼,警卫团大部队进行了转移,以此混淆敌军视线。在这时我连队和团部在山东军区总指挥部会师。日军在我八路军和根据地人民的积极打击下,狼狈逃窜,我军修整队伍,准备再战。

  1944年10月,我山东军区发动了莒县城战役。我军在党组织领导下,从山东四面八方并来莒县城附近集合会师。军区罗荣桓首长交待了三天三夜攻克莒县城的战斗任务,号召干部共产党员努力作战,消灭城内的日军侵略者,解放莒县城。全军向莒县城架了一个炮围圈,我连担任主攻部队,我警卫连担任正面主攻。其余部队有的负责半攻,有的担任打出水和打增援。

  当天晚间天已经快黑,我连所有人员和其他的配合部队都准备完毕,等待指挥部开战的命令。这时全军主要火力都集中力量指向敌人的火力点,指挥部机关枪的三声炮响,我连主攻爆破任务开始。我们抱着50斤重的爆炸药,坐在土坦克上,用力推着前进,我们要通过战壕和封锁线铁丝网,从而接近城墙进行爆炸。敌人的火力也很强,在这关键时刻,敌人飞来一颗子弹,打中了我的左拇指掌侧部。我一鼓作气,顺着火光冲上去放好炸药包,一拉头,打开了一个部队千军万马冲锋的突破口。第二天、第三天,日军顺着地下通道逃跑了。我军打了三天三夜,终于取得了莒县城战斗胜利,我军死伤不少,我全班只剩几个战士。

  到1945年8月份夏天,天刚开始热,我军正在练兵准备打仗的期间,接到党中央朱总司令要求停战的命令。部队休息,准备迎接新的进军任务。

  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的投降,8年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1952年前,我仍在东北军区政治部担任连长,后转到东北军区司令部警卫营任连长。从1941年3月参加抗战到解放战争,再到1952年5月以前,打了十二年仗,担任十二年机关的首长警卫工作。行了十二年的军,参加过大小80多次战斗,负伤三次,南征北战总算是解放了全中国。当时我30岁,身体也不好,在军队坚持工作有困难,经过多次要求,1952年5月,部队批准转业。(此文原标题为:我的一生——抗战和战火年代)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