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王翠兰:刘胡兰式的女英雄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财政局 李百超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6日 14:2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王翠兰

王翠兰

  王翠兰是曹妃甸区滨海镇(老王庄子)东北街人,是一位刘胡兰式的女英雄。王翠兰烈士陵园位于曹妃甸区滨海镇,是曹妃甸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烈士陵园和纪念碑由革命前辈、原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同志题写:“王翠兰烈士永垂不朽”!2004年4月26日,该烈士陵园被命名为第二批唐山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0年三八妇女节,王翠兰被评为唐山百年十大女杰。

  王翠兰烈士是被敌人捕杀的,这是世人的共识,但被捕的原因、细节、经过或言之寥寥,或陈述不详,成为未解之谜。笔者有幸走访了至今仍健在的当年冀东抗日“三女杰”之一、王翠兰烈士的副手王淑兰同志,谜底终于揭开。

  金秋十月的一天,在曹妃甸区第十一农场(落潮湾)的孙家灶村,我作为电影剧本《黎明前的落潮湾》的编剧,和区委宣传部、第十一农场党委有关同志以及《唐山广播电视报》的记者见到了王淑兰老人。老屋正在修葺,84岁的老人暂住在儿子家中。老人精神很好,面容稍显清瘦,思路却依然清晰,她淡淡的讲述让那段往事愈加悲壮。

  王翠兰16岁时投身抗日斗争,并被选为村妇女救国会主任。老王庄子的“三兰”是当时支援前线的模范。王翠兰、王淑兰、王文兰三个女孩儿年龄上相差一岁,是同村的发小。积极上进的王翠兰是村里的妇女救国会主任,王淑兰是她的左右手,是妇女救国会副主任。三人组织村里的妇救会员一起为伤病员喂水喂饭、缝补浆洗,给一些重伤员端屎倒尿也毫不嫌弃,她们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伤病员吃好住好、安心养伤。

  王翠兰办事认真,只要有了任务,总是设法完成,从不叫苦叫累,更不在困难面前低头。在当年那个封建思想浓重的年月,女孩子出头露面,和男人们一起工作,难免引起人们的闲言碎语,地主、富农、敌特、汉奸们更是对她造谣中伤。这使得淳厚的父亲也加紧了对女儿的看管,但是她冲破重重阻挠和非难,坚定地为民族解放事业辛勤地工作,她的耿耿忠心赢得了党的信任。

  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她的思想觉悟得到很大提高,1944年5月3日,王翠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她工作更加积极,对敌斗争也更加勇敢。她用实际行动赢得了群众的衷心爱戴,妇女们也把她当作自己的旗帜。在她的领导下,村妇救会各项工作都走在前头。军鞋、军袜做得又快又好,站岗放哨、传递信件,从不落在男子后边。特别是照顾伤病员,更是广受称赞。当时老王庄子是伤病员们的常住地之一,每当伤病员转移到村里,她就带领妇救会员,帮助伤员找房子,尽快安顿下来。那时,伤员都是晚上进村,她总是把伤员都安置好了才肯休息。为了让伤员住得舒服,她把自己的铺盖先拿出来给伤员用。遇到个别不愿把暖房子腾给伤员住的老乡,她亲自动员,耐心说服。伤员住下来之后,她又带着妇女们给伤员做饭、洗衣服、做鞋袜、烧开水。侍候重伤员,她从不嫌脏怕累,洗血衣、洗伤口、喂饭,总是抢着干在前头。在她的领导下,村里的妇女们对伤病员照顾得特别周到细致,以致在伤病员们转移的时候,对这个小村庄恋恋不舍。

  当时村里妇女支援前线活动做得有声有色,鬼子恨透了她们,悬赏百元“现大洋”抓捕“三兰”。她们多数时间都在随战士们转移,三年没敢在家睡个囫囵觉。就这样,一直坚持斗争到抗战胜利。

  1946年5月,老王庄子开展土地改革。当时,由于本村地主造谣威胁,加上人们怕“变天”,工作开展得不顺利。王翠兰认识到,必须先斗倒本村地主父子,扫除障碍,改革才能发展和深入。她积极搜集地主父子的罪恶材料,动员本村妇女群众坚决地和恶霸地主做斗争。在斗争地主父子的大会上,她勇敢地站在最前面。在她的带领下,男人们也随着妇女们行动起来,斗倒了村里的反动势力,群众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翻了身,人们从此对她也更加爱戴了。

  1946年12月9日,本村逃跑出去的地主父子,带领国民党军队侵占了老王庄子。敌人得知这个村子是共产党的党政干部和财经部门常驻之地,保存着大量物资,竟妄图将区、村干部一网打尽,把存放的物资抢光。由地痞、流氓、地主组成的“伙会儿”(还乡团)血腥报复,咬牙切齿地要抓住王翠兰。敌人知道王翠兰是共产党员,以为抓住她,就可以从她嘴里知道全村共产党员名单,就可以摧毁这个村的党组织。

  在敌人这次大规模“扫荡”中,王翠兰表现出过人的机智和勇敢。她发动妇女藏好公家和自家的东西,做好各项应对工作,才最后一批离开村子。

  敌人的进攻铺天盖地而来,附近的村子也被敌人侵占了。王翠兰只好带领群众躲藏到苇泊里去坚持斗争。这一片苇泊方圆10多华里,芦苇又高又密,人藏在里边,外边很难发现,敌人也难以形成包围。

  但是参加反动武装的“伙会儿”有当地人,了解苇泊的情况,他们经常派人化装混进苇泊,企图捉住王翠兰。王翠兰的处境异常危险,组织上叫她出去暂时躲一躲。但是,王翠兰舍不得抛下群众。她说:“我一定要和乡亲们一起坚持斗争!”当时全村男女老幼差不多都隐蔽在苇泊里,日夜生活在结着冰的苇泊中,群众情绪很不稳定。她坚决地留下来,继续耐心做好群众的工作。她与乡亲们同甘共苦的实际行动,感动了群众,稳定了乡亲们的情绪。

  那是一个奇冷的冬天。腊月十五夜里,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大雪连着下了两天两夜,平地上雪深达两尺。天气酷寒,苇泊中的群众没遮没盖、又冷又饿,有的人甚至冻掉了耳朵和脚趾。在这危难关头,王翠兰表现了超乎常人的坚强和共产党人的气魄。她日夜不休地在群众中积极活动,宣传国内外形势,宣传各解放区战场的胜利和敌人的弱点。夜里,她不顾疲劳,还替人站岗放哨。

  不料,敌人又改变了进攻的花样,在叛徒的带领下,采取对苇泊炮轰的毒辣手段,企图用炮火把人们轰散,然后再分别捉捕。王翠兰为了挫败敌人的阴谋,把妇女们动员到各自亲戚家隐蔽,自己则潜回村里,住在一位王姓大娘家,装作她的女儿,决心和敌人进行隐蔽斗争。

  谈到王翠兰的牺牲,王淑兰深情追忆:“王翠兰是刘胡兰一样的英雄。我们早就约好,不论谁被捕都不交待一句话!不当软骨头!活下来的要为死了的报仇!”谈到自己的好姐妹、好战友被捕牺牲,老人红了眼圈。村里的“伙会儿”诱骗两人的父亲:“别在外跑了,现在不抓了。没事了,回家吧!”憨厚老实的王翠兰父亲信以为真,找到王翠兰让其回家。久未回家的王翠兰刚回到家便被捕了,而王淑兰则因为父亲心存疑惑、厉声喝止其回家,留在亲戚家侥幸躲过一劫。

  12月25日,王翠兰不幸被捕。敌人捉住了王翠兰,如获至宝,以为这样一位年轻姑娘,只要吓唬吓唬就什么都说出来了。他们绝没有想到一位共产党员的革命意志会是如此坚定。从被捕的那一刻起,王翠兰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决心保守党的秘密,决不暴露革命同志和隐藏物资的线索。

  敌人把她五花大绑,连推带打地拉出去审讯。一阵凶残的毒打之后,敌人问她是不是共产党员,王翠兰坚定地回答:“当然是共产党员!不是共产党员,你们怎么会这样到处抓呢!”

  敌人问她:“为什么参加共产党?”她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了穷人翻身,为了打倒地主恶霸,为了实现共产主义!”

  敌人想从她嘴里抠出村里还隐藏着哪些村干部,她回答:“不知道!”

  敌人绕着弯套问县干部和区干部哪里去了,是不是藏在村里,她回答:“不知道!”

  敌人问她军鞋、公粮都藏到哪里了,她还是坚决地回答:“不知道!”

  在这生死关头,王翠兰没有任何畏惧。斩钉截铁的回答显示出,她的信念是多么坚定!

  敌人完全没有料到,更不会理解,他们如此的凶狠毒辣,在一个年轻女共产党员面前,竟然会完全失败!

  敌人见刑讯不成,又换了软办法。他们抓来王翠兰的父亲和奶奶,企图用亲情来软化她,王翠兰强忍悲痛,对亲人们说:“你们回去吧,我不会给咱穷人丢脸的。”

  敌人见所有恶毒手段都不能动摇她的坚定意志,恼羞成怒,兽性大发。他们用灌凉水、辣椒水、煤油的凶残手段摧残着王翠兰,灌死过去,再弄活过来。他们还用烧红的烙铁烙向王翠兰满是伤口的身体,用竹签钉进她的手指缝里,用香火烧她的乳房,用火烧她的头……王翠兰被敌人摧残的血肉模糊,就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她的意志仍然是那样的坚定,回答敌人的话始终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敌人实在无计可施了,决定将其杀害。他们把王翠兰吊在屋檐下,剥去衣服,让来往的匪徒任意踢打,用水往身上泼。直到临刑前,敌人才把她从屋檐上放下来。此时,王翠兰身上的血和水冻在一起,已经无法走路。敌人把她抬到刑场,摔到地上时,冻僵的耳朵被摔掉了,有的手指也摔掉了。在场群众不忍看她,低下头,偷偷掉泪。王翠兰却以惊人的毅力,挣扎着站了起来。

  凶残的匪徒们狞笑着问她:“疼不疼?”她像一个巨人一样,轻蔑地嘲笑着敌人:“一点都不疼!共产党员就不会怕疼!”

  敌人让她跪下,后枪杀她。她正气凛然说道:“死,不算个啥!就是不跪在你们这些土匪畜牲面前,不能给党丢人!”她又鼓励同时受难的四位同志:“咱们死的值得,会有人给咱们报仇的!”在她英雄气概的激励下,四位同志也都表现得非常坚强。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王翠兰的脸上泛起胜利的微笑,昂首向群众说道:“叔叔、大爷们,不要难过!记住敌人杀害我们的仇恨……我啥也没告诉他们,我死了也光荣,天下是咱们的!”

  惊慌失措的敌人慌忙向她开枪。王翠兰倒在血泊里,在停止呼吸的最后关头,仍然瞪着眼睛,吃力地呼喊着:“共……产……党万岁!”

  讲到这里,王淑兰同志眼含热泪。

  但愿多少年以后,人们还能记起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曾经的英雄和红色的传奇故事。(此文原标题为:刘胡兰式的女英雄、冀东抗日“三女杰”之一王翠兰被捕之谜)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