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李守英:秘密从事情报工作 九死一生矢志不渝

山东省费县退伍军人 李成文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05日 14:34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李守英

李守英

  我姥爷在外边枪林弹雨打日本鬼子,因为家贫,母亲李守英在本村——山东省沂南县砖埠镇南薛庄村给地主做佣人。她耳闻目睹山河破碎,民不聊生,日本侵略者侵我国土,烧、杀、抢残害中国人的恶行。因年小机灵,不易被人注意,1942年,仅10多岁的母亲加入了秘密抗日队伍,任中共铁山区委等秘密交通情报员。她经常身穿破衣,手挎破篮子,不论寒冬酷署、暴风骤雨,日夜奔波在秘密交通线上。

  当时是山东抗日根据地最困难时期,作为山东省中共党政军群首脑机关常住地、抗日中心的沂蒙山区,更是日寇据点林立,汉奸特务横行,土匪、顽固派肆虐乡里,抗战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随时准备为国捐躯。那时南薛庄是个千多人的大村,也有日寇据点,炮楼上是荷枪实弹的鬼子哨兵,气势汹汹的日伪巡逻队日夜在村里巡查。偶有不慎,就会被人告密或被凶神恶煞的鬼子、汉奸识破,面临杀身之祸。

  1942年秋,有一次,母亲在交通线铁山子村附近偶遇下乡扫荡的鬼子、汉奸,因躲避不及,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硬着头皮往前走。日寇、汉奸不由分说,将小小的母亲打倒在地,一顿枪托、皮鞋、棍棒的雨点般毒打,母亲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母亲被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伪军毒打得昏死过去,敌人仔细搜查了伤痕累累、满身血迹的母亲、破篮子及篮里的糠菜饼子,却一无所获。敌人又毒打了昏死的母亲一顿,才气急败坏地离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母亲被剧痛疼醒,全身疼痛难忍,一条腿也被日本鬼子打断,拖着伤腿走路极其吃力。秋夜中虽有繁星,昏昏沉沉的母亲还是费了好长时间才辨清方向,为了完成党交给的传送情报的艰巨任务,她忍着剧痛,一瘸一拐地走一阵,再爬一阵,身后留下长长的斑斑血迹,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在上级规定的时间前到达目的地,将秘密情报安全送到领导手中。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母亲带着胜利的微笑又昏死过去。

  后来,母亲听说因为这次情报上级机关及时转移,避免了被日寇、伪军重兵包围的重大损失,还消灭了十几个日本鬼子。在母亲的秘密抗日工作中,这种九死一生的历险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上级党组织依靠母亲与秘密战线的同志们在极其险恶的境况下搜集、传递的秘密情报,消灭了很多日本侵略者和伪军、汉奸,也解救了我方不少干部、战士和乡亲们。后来我问母亲,“当时你这么小,不怕吗?”母亲回答,“怎么不怕,可只要想到,能早一天把穷凶极恶、烧杀抢奸淫、无恶不作的日本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家园,我们老百姓能过上安定的生活,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东躲西藏而吃上一顿安稳饭,就死也不怕了。”

  母亲说,日本侵略者侵略沂蒙山区时,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所到之处,尽是断壁残垣,房屋被烧毁,粮食被抢光,大片庄稼被砍倒;青壮年或被抓去当伪军、壮丁出苦力,或被当作共产党游击队而抓去坐牢、杀掉;妇女不论老幼,都会被奸淫。当时一听说鬼子要来,大家都会跑掉,来不及跑的都躲起来,女人还要将脸抹上锅底灰,将身上弄脏,以免遭鬼子、汉奸污辱。母亲参加的秘密情报交通工作,当时规定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儿女,还要求,不论和谁接头、搜集的情报及内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准说,永远保密,以保护提供情报的人。

  母亲还有半公开的职务,就是抗日村政府财粮委员,经常为八路军、抗日政府筹粮藏粮、做军鞋、站岗放哨等,冒着生命危险,坚持抗日。之后母亲又担任村识字班队长等职。1947年,母亲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多种职务。解放后曾任区生产委员、团委书记。

  汶川地震时,母亲还借钱交了200元支援灾区的特殊党费。巍巍沂蒙山,滔滔沂河可以作证,母亲那代人不仅在国家民族危亡时能挺身而出,在同胞危难时也有大爱无疆。母亲人虽苍老,但她的心还是红的。(此文原标题为:秘密战线上的抗日巾帼红妹李守英——我母亲的抗日故事)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