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魏儒田:地雷战 麻雀战智斗日军

福建省莆田市离休干部 魏儒田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2日 14:38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魏儒田(1941-1991),河北省临城县赵庄乡人。早年投身抗日武装斗争,1944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并随军南下。1954年10月起任仙游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等。1964年5月任仙游县委书记,并兼任县人民武装部党委第一书记。1978年4月任莆田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同年11月任地区纪委副书记。1982年10月离休。

  我的家乡在河北省临城县,抗日战争时期属晋冀鲁豫根据地太行山区,是对敌斗争的最前沿。日军先后在我县修筑了三道南北走向的封锁线,大小炮楼、碉堡密密麻麻,驻有重兵把守。根据地在临城县境内被压缩得只剩下靠近太行山一带很小的一片地方,我村离鬼子的第二道封锁线只有10余华里。

  鬼子平时对根据地扫荡十分频繁,几乎三、五天就是一次,实行野蛮的烧、杀、抢“三光”政策,在临城境县内先后制造了“石城惨案”、“三歧惨案”、“郝庄惨案”。1938年1月9日,日伪军400余人蹿进石城村,杀死23人,1000多间民房被烧毁,200多头牲畜被抢走。1939年4月5日、6日两天,日军追击冀西游击队进入南、北三歧村,杀死村民27人,房屋被烧毁800余间。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最残酷、最艰苦的阶段,河北、山西日军联合行动,分兵九路合围,向我太行山区大举扫荡,企图一举摧毁根据地,消灭抗日政府和八路军。1942年1月18日夜,日伪军300余人侵袭郝庄,未及撤出的村民7人惨遭杀害。郝庄村房子被日寇烧过三次,郝庄群众基本上都逃出去,变成了无人村。

  日本鬼子的残暴,更加激起老百姓抗日救国的决心。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区武装和保家民团,配合正规部队和县独立营,抢仓库,砸医院,打弱点,捉汉奸,消耗敌人的弹药,打得敌人日夜不得安宁。

  我们同敌人的斗争是经常性的,主要办法有:

  空室清野。即把所有的粮食全部藏起来,使敌人摸不到、抢不走。我家的粮食开始是藏在村外,因下雨会坏,后来就在炕底下挖了一个地窖藏粮食,窖口在锅灶里,敌人扫荡时就在灶里安上地雷。

  开展地(石)雷战。这玩艺对鬼子威胁可大了,因为这玩艺炸了敌人,使他白吃亏,找不到人干着急。有时我们也搞真真假假的地雷阵,使敌人吃了很多亏。有一次鬼子到我村“扫荡”,我在村口埋的地雷一下炸死两个敌人,我们在山上看到鬼子拖着尸体狼狈不堪地撤回去,高兴得直跳。当时我们编的地雷歌是这样的:“一块青石蛋,当中凿个眼,装上四两药,安上爆发管,敌人来扫荡,叫它上西天”。我们看过的《地雷战》电影,就是像那样炸得敌人寸步难行,不敢轻易行动。

  开展麻雀战。我村地形很好,村东边有个山头。县独立营常驻我村,有一挺机枪,营长是北上抗日的红军,四川人,非常勇敢坚决。敌人一出动,我们就配合独立营抢占山头和敌人周旋。经常占几个山头,到处打冷枪,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敌人如果冲上来,我们就转移到别的山头,反正我们熟悉地形。有时我们还转到外村袭扰鬼子,有一次敌人到下围寺村去抢羊,我们在山头上打了两枪,虽没打着,但敌人听到枪声,吓得马上缩回去了,这样就警告了敌人,保护了群众财产。

  破坏敌人封锁线。敌人在封锁线上,筑有碉堡、工事,还有电话联系,不论白天夜晚,都有人巡逻看护。我们经过侦察,选择一些薄弱和有利的段落,经常晚上带领民兵、群众,上了封锁线,迅速摆开阵势,一声令下,唏哩哗啦就给拆了几百米,等到敌人惊醒机枪乱放,我们早已拨马而回。就这样一直闹腾到抗战胜利,消耗了敌人大量弹药,封锁线上的敌人对此一筹莫展。(此文原标题为:战斗在太行山上)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